首次揭秘生死关头支付宝的 4 个决定

10 月 26 日 1 万多家投资机构投票确定蚂蚁集团 A 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 68.8 元,市值达到2.1万亿元。

16 年前,支付宝从一笔二手相机的网上交易起步,一路走来看似全程 “开挂”,但实际上它经历过的挫败不比任何一家公司少。过去几年,支付宝至少经历过 4 个生死一线的时刻,而在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刻,都靠着反其道而行之,“杀”出了一条路。

首次揭秘生死关头支付宝的 4 个决定

1、 赚不到 1 分钱,每年还得倒贴几千万

2008 年,支付宝在上海破冰了一个民生业务,在网上交水电煤气费。媒体、用户一片叫好,但整个业务几乎停滞了 2 年。

水电煤机构从省级、市级、县级,数量很多,架构复杂,需要一家一家对接,支付宝的缴费团队,光是一年的出差费就得上千万。有人说,生活缴费业务赚不到一分钱,还得倒贴,性价比太低。

当时的蚂蚁董事长彭蕾最后拍板:“这些苦活累活别人看不上,但这恰恰就是支付宝的命。别问值不值,就问要不要。”

正是因为这个决定,支付宝发展到今天,成为了一个足以对抗 “高频”的 “有用”的生活工具。

2、银行贷款都是动辄上百万,支付宝:那我就做一二十万的

2009 年,金融危机,大量小微企业生死关头,很多人为了三五万的贷款愁破了头,阿里巴巴 B2B 平台以小微企业为主力,成为重灾区,这些小企业主由于没有抵押和担保,在银行很难拿到钱。

于是,这一年,阿里决定成立阿里金融,解决这个问题,筹备会上,马云、曾鸣、王坚等人认为,如果阿里来做,必须真正的微贷款,100 万以下的原因是,100 万以上的贷款社会上还是有解的,100 万以下的贷款是无解的难题。

王坚在现场打了个比方,“我们要做的是直升机,虽然也能飞,但直升机从原理上就不是飞机,直升机从来不比谁飞得高,而是比谁飞得低,这是最难的。”

10 年后这架 “直升机”超低空 “飞行”成为蚂蚁集团的支柱业务之一:网商银行现在一年服务 2 千万家小微企业、个体户、农户,贷款平均额度仅 3.6 万元,最小一笔甚至只有 1 块钱,解决着大量小企业、夫妻老婆店的贷款难题。

首次揭秘生死关头支付宝的 4 个决定

3、不做社交的 app 就活不下去?支付宝:决定不做社交

“对一个 APP 里来说,做不成社交,没有高在线时长,就一定活不下去。”有一段时间,这样的社交万能论深受追捧。

要说对社交的执迷,当年的支付宝可谓无出其右。微信支付快速崛起,让支付宝深感「高频打低频」之痛,所以执迷最深时,支付宝甚至连首屏都和微信极为相似。

直到有一次,踩了一个大雷。2016 年末的「圈子事件」,大尺度照片问题让支付宝引来一片口诛笔伐。

首次揭秘生死关头支付宝的 4 个决定

这次事件对蚂蚁震动很大,大家痛定思痛,决定回归用户价值,坚持不做社交,而是做好一个 “工具”。

没想到,放弃社交后,支付宝的用户量反而指数级的猛增,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非社交 app。

4、二维码支付是落后生产力?支付宝:All in

2011 年,支付宝二维码支付首个 demo 完成,马云看后说:“这个很有意思。”

3 个月后,支付宝在广州召开发布会,准备推出二维码支付,没想到,遭遇了 “滑铁卢”。黑产、钓鱼、盗刷、病毒等问题浇灭了市场的热情。有人画出讽刺漫画,把二维码描绘成新技术猛兽,有着血盘大口和锋利的牙齿……

就在这个关头,一个叫可乐的员工偏不信邪,他得到彭蕾的许可,拉上了几个年轻人,开始研究支付宝无线化。声波支付,扫身份证快速注册、电磁支付、光子支付,还有二维码支付的各种版本,正扫、反扫、单离线、双离线…… 都在这个工作室被陆续研究出来。

首次揭秘生死关头支付宝的 4 个决定

2013 年,支付宝的人到处跑超市、便利店,说服了一批愿意吃螃蟹的人接入移动支付,经过 2 年时间,2014 年双 12,支付宝策动了双 12,直接点燃了二维码支付的用户热情,至此,中国走上了移动支付第一大国之路。

阿里早年流行一种倒立文化,现在来看,如果没有这几次关键的反其道而行之,不会有支付宝的今天。

首次揭秘生死关头支付宝的 4 个决定

为什么支付宝总能在关键时刻押对宝?2018 年正式 “退休”那天,马云的一番话,或许能解答一二:“有人说阿里巴巴真厉害,其实不对,阿里犯过的错误不比任何一家公司少。但我们确实也做了很多正确的选择,每次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刻,我们没有从商业的利益出发,而是看这件事是否可以解决社会问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