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樛木》里的上通下达

  国风·周南·樛木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樛木》在《诗经 周南》里是第四篇。潘雨廷先生用《剥》卦的象来支持《毛序》的观点,即后妃有逮下之德。《剥》卦六五爻的“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后妃管理宫女们需要有谦虚的德行。一个阳爻高高在上,其他五个阴爻整齐排列 在下,符合最后葛藟萦之的象。

      柯老师从樛木下曲和葛藟上附的象,引出上通下达之义。如易经里的《泰》卦,乾下坤上,“乾在下而天气自升,坤在下而地气自降,所以天地交泰”;相反的情况《否》卦,坤下乾上,则上者自上,下者自下。​在这里上和下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上和下都是自性,自己的德行,以及通过进取和学习得来的德行。

    上位有德者居之,时时有下达的动作和谦虚的自性,犹如樛木下曲,“南有樛木”和庄子里的“北冥有鱼”都是方位代表所处位置的表示。身处下位需要 上通的环境和进取的自性,犹如葛藟上附。君子能上能下,上有上的德行,下有下的作为。

    这样理解上位的人需要得到应有的尊重,如果德不配位应该下,让有德者上。下位之人积极学习和培养自己德行能力,《礼记 儒行》说”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夙夜强学以待问,怀忠信以待举,力行以待取。其自立有如此者。”就是该诗里的葛藟,“累之”,“荒之”,“萦之”,对樛木大树攀缘,覆盖,最后互相缠绕为一体。“绥之”,”将之”,“成之”这是对上位的德行要求,能俯身听民意,能帮助和培养下位,最后成人之美。

    但没有证明其没有德行之前就开始谩骂,并视为最高贵的自由是侮辱自由二字,不是下位之德。而自称为“人民公仆”又是上位一种不自信了。“如果把骂总统视作自由,就只得到虚假的自由和失去德行的尊严。

    这是这首诗的一个解读,自古以来的大学问家都有对此诗的不同认识,也有单纯从艺术美学角度的欣赏。美是客观还是主观的还有很多争议,但社会的规则从自然中得到启发也是科学的一个方面。在得出一个结论或者选择一个认同的观点时候,是否可以全面考察和深思熟虑,独立思考则是考察一个人是否了解”自由“​的真实含义。对此英国哲学家密尔《论自由》里肯定也表示认同。

   《明儒学案》说”孔子安仁,而乐在其中;颜渊不违仁,而不改其乐;程子令人自得之“,学问需要通过学习不同的学说,最后通过自己的实践来验证和升华为自己的思想。”自得“是最终的目标。对比”自得“,居上位和居下位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世人迷恋权位,总想去上位试试,但实际上一方面往往会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德行和能力,另一方面又少了很多”自得“得机会。

 《明儒学案》里介绍了一位真儒者,名曹端。刘宗周在《师说》里评价,”虽谓先生为今之濂溪可也”,把他比作理学开山鼻祖周敦颐。但曹先生的学习和实践之路很曲折,到40岁还“渺茫浩瀚之苦”没有领悟,一直到50岁才终于悟道。在《明儒学案》和《明史  曹端传》大致可以看到,17岁读遍《五经》,中举后授山西霍州学正,在位19年,其间践行儒道,言传身教,造福乡里”不同与很多学者强调修身,他强调力行,达到的效果非常明显,比如路人拾到金钗会物归原主,说因为怕见到曹端内心羞愧。同事想出去看戏,想到曹先生说看戏不好就不去了。在学术上成就也很大,不会迷信学术权威。

    曹端先生的官职不高,也没有名师和宗派,但一生师法古人之学,践行儒学之道,是“自得”的典范。樛木和葛藟的自由需要通过上通下达来实现,否则就是违背自然规律,自取灭亡。顺应自然才是真正的自由,君子的自得就是了解这些自然规律,了解“道”。知行合一来不断调整自己的认知,面对质疑和反对有时候需要反驳,有时候需要接受。“以水济水,岂是学问“​,学问需要日新,最后樛木和葛藟纠缠到了一起,君子成了真的君子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