诽谤木

美国人写了《丑陋的美国人》,美国政府拿着书去对照检讨自己的不对,日本人也写了《丑陋的日本人》,结果作者给免职了。台湾的柏杨先生写文章揭批中国人的丑陋,却被抓了起来,这是东西文化的不同。

国人总喜欢说:“自古就这样”,论批评政府这话不对。山西临汾的尧庙大殿前树立了一根方木,导游说是“诽谤木”,是尧让大家给政府提意见的。尧庙里很多说法要存疑,明显带有旅游景点的浮夸与牵强附会。

“诽谤木”百度的说法是:又称“华表”。尧初设立诽谤木,是让人们把意见写在上面或者敲击出声,让他出宫当面听取意见,以便改进政务。

而360有不同意见:诽谤木又称“华表”。舜继位后,在朝廷前设立木牌,名“诽谤木”,让百姓把批评意见写在木牌上。因舜名重华,诽谤木又称华表。

百度与360两个说法不一致,网络词条的编辑也像导游一样信口雌黄。

无论是尧庙的导游或百度、360词条,对诽谤木的功能说法一致:都说是古代帝王用来听取批评意见,以便改进政务。

《贞观政要》中,唐太宗李世民对侍臣说:“看古之帝王,有兴有衰,犹朝之有暮,皆为敝其耳目,不知时政得失,忠正者不言,邪谄(音产)者日进,既不见过,所以至于灭亡。朕既在九重,不能尽见天下事,故布之卿等,以为朕之耳目。”这位盛唐贞观之治的开辟者的话大约印证了诽谤木的真实用途。

唐太宗明白:“天子者,有道则人推而为主,无道则人弃而不用。”自尧开始,诽谤木就是要作为君王耳目,听取时政的得失,以便做一个有道,受万众爱戴的君王。

唐太宗有句名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唐太宗非常愿意听取不同意见,他问魏徵“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对曰:“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兼听,不仅要听得《大海航行靠舵手》颂扬,更要听反对意见,甚至要与臣子争得面红耳赤,君王也要有不自信,听得进反对意见,像唐太宗“魏征每犯颜切谏,不许我为非,我所以重之也。”如蜀汉后主刘禅(音善)偏信宦官黄皓一味专事谄媚说好话,只落得亡了国,在他乡“乐不思蜀”。

中国自秦代设置“谏议大夫”的职位,专掌议论。谏官的职位虽不高,但并不是摆设,唐代的谏官有权力驳回明显不合理的诏书,“文死谏、武死战”,中国古时不缺冒死劝谏的果敢之士。唐代谏议大夫王珪说:“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是故古者圣主必有争臣七人。”

随着专制皇权的不断强化,中央政府越来越有“自信”,听不得反对意见了,谏官制度日渐式微,明初尽管设置了谏议大夫及左右司谏,不久,朱元璋干脆废除了。

大约在汉代,诽谤木变成了石头柱子,越来越华丽,叫华表到是相当的形象,写不得字,也敲不响了,徒有华丽的外表。

诽谤木变为华表,原来的作用也逐渐被忘记,竟然有专家称华表耸立是对阳物的图腾,网络名人拆姐讽到:宫殿前立阳物,难道是要日天吗?

弥尔顿在《建设自由共和国的简易办法》提到:史书上没有任何政府,也极少有暴君,在讨论国家大事时竟如此自弃,以至于拒绝倾听别人的意见,甚至于认为别人提意见就是无礼犯上。

按照弥尔顿的说法,世上的君主无论明君还是暴君都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自然也包括反对意见。

弥尔顿的说法绝对了,中国的诽谤木很早就变成了华表,中国的谏官制度废止了六个多世纪。

弥尔顿更没有预见到,在现代的中国诽谤是贬义词,诽谤罪是要判刑的,讨论国家大事叫“妄议中央”,有人为此丢官免职,民众为此受处罚。

参考文献:

唐代,吴兢,《贞观政要》

【英】约翰·弥尔顿,《建设自由共和国的简易办法》,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6页

备注: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检索,不一定可靠,欢迎指正。

作者:王瑜

2017年7月27日作于北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