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那个油茶林里的自己——追求的跟失去的都在哪里相忘……

  我们湖南人大都见过油茶树。
  油茶树不仅产茶油,还有两种零食:一种茶花蜂蜜,一种是茶耳和茶苞。
  这两种油茶树上的零食就像上帝送给我们乡下伢子最美的零食之一,清脆淡甜的味道是今天商场人工制造的食品无法比拟的。
  我的童年没少从油茶树林得到快乐。
  油茶林不仅有甜蜜的茶花蜂蜜以及清脆淡甜的美味茶耳和茶苞,还有无穷乐趣的游戏。
  一排排成行的高大原生油茶树,整齐划一地生长在山脚下的平地上。
  我们童年时代,一到周末就一起邀约到油茶树林捉迷藏或爬树比赛。
  那些快乐恍如隔世,又仿佛就在昨天。
  我们童年时代,农村生活物质条件没法跟今天的农村生活物质相比,那时候农村孩子没有零钱去买零食。
  孩子们想吃零食,只能自己上山去采摘野果解馋。
  虽然今天我已经有近二十年没有再采摘野果,但是我仍然记得小时候跟小伙伴们采摘的野果名称,有野草莓、野山楂、野梨、野葡萄、牛卵子、野猕猴桃、覆盆子、刺树莓、地瓜子等等,许多野果都不知道怎么用普通话表达出来。
  油茶树上的零食是我们小时候最容易得到的零食之一,那时候农村很多地方种了本地油茶树,不像今天的良种油茶树很矮,本地油茶树高大,茶耳和茶苞又多又厚实,因为枝丫多也方便孩子们爬树采摘。
  我们那时候七岁才进学校读书,从会走路到进学校读书,我们有近七年的野性生长期,父母也不管我们,任由我们在乡下野性成长。做错事情,父母一声断喝立马乖乖听话躲一边,那时候乡下民风淳朴还没有人外出打工。村里男女老少,都在一个村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男人女人还有孩子和老人,都和谐共处,没有今天的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人与人之间尊老爱幼,三纲五常的乡土社会礼节都主次分明。那副田园的生活风景,已在我心里扎根,再也不适应今天沦落的田园生活。
  我们那时候没有一件像样的现代玩具,我们的玩具是捉的鸟抓的虫甚至有大胆的孩子玩四脚蛇。
  我常常拿自己的童年反观当今的孩子,现在的孩子穿得好吃得好又被娇生惯养;他们跟我们比起来,就像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人生的风吹雨打。
  我至今记得很清楚,小时候组后面有一大片油茶林,隔壁组也有一片油茶林,在去集市上的林场区也有一大片油茶林,都离我们家不远。
  那时候每个村都有自己的油茶林,我们走到哪里都能吃到油茶树上的零食。
  每年农历10月底,茶花会开满枝头,一朵朵洁白如雪的茶花被野蜂采过会在花蕊里装着沉甸甸的蜂蜜。
  我小时候常带着妹妹还有隔壁邻居家的孩子,一块去油茶林吸食茶花里的蜂蜜。
  我们把茶花扳开吸吮花蕊里的蜂蜜,有时候吸到一点点蜂蜜,有时候吸到一嘴蜂蜜。
  我们每次去油茶林,都能吸得满嘴是蜂蜜。
  油茶树的花期有两个月,花期一结束,我们不用等到茶花来年再开就能在来年的夏天吃到油茶树的茶耳和茶苞。
  茶耳又称茶挂,这是一种油茶树叶的变态体,它未熟的时候是红的此时吃起来很涩,只有白嫩而又肥大的时候吃起来爽滑可口。
  茶耳在油茶树上不像茶花一样挂满全树,而是每棵树上会有那么几片或几十片,这需要仔细寻找。
  我们小时候的每年清明后,一放学或放假,几个小伙们就相约去油茶林里采摘茶耳。
  我们本地的油茶树不像现在嫁接的油茶树那么矮,我们本地油茶树大都跟柚子树一样高大。我们农村孩子个个都是爬树高手,无论男孩女孩看到茶耳都会跟猴子一样爬上去采摘,摘到手先坐在树上吃饱再装进口袋带回家跟家人分享。
  我们有时候带上弟弟妹妹的哥哥姐姐们,会把采摘到的茶耳分一半丢给站在树下巴望的弟弟妹妹尝一尝。
  茶耳在油树茶上并不罕见,只要仔细寻找,我们每次进油茶林都能吃饱装满口袋回家。
  只有茶苞非常稀少,一般很难在油茶树上找到。
  茶苞跟茶耳一样是同树所生,是油茶树果叶异常生长而成。
  茶苞长得跟果球一样,如果茶苞蜕皮变成白色,口感非常滑爽可口,一般那时候谁要采摘到手会很值得炫耀一番。
  今晚我偶然跟些子聊天,谈起油茶树的故事,那些尘封的童年乐趣不由得被一点点地翻开。
  小伙伴们如今各奔东西,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劳累,也没有人再去吸茶花的蜂蜜去吃茶耳和茶苞。
  如今的孩子压根不知道茶花里还有蜂蜜,油茶树上还有茶耳和茶苞。
  他们可以用钱去商店买他们想要吃的零食。
  他们也不会去油茶林里玩游戏,他们会有大人花钱带他们骑摇遥车逛儿童游乐园。
  如今我的故乡,嫁接的油茶树也取代了产油低的本土油茶。
  那些低矮的嫁接油茶树看上去跟茶叶山一样无趣。
  那三座给我们童年留下美好回忆的本土油茶林,如今也被成片成片的新农村居民房霸占。
  新的本土油茶林再也没有出现。
  一起从油茶林里出来的孩子们,再也聚不起来,再也没有人提过油茶林里的往事,每个人见面只有剩最现实最糟糕的一句话:“发财了吧?!”
  我再也不想去见到长大的孩子们,我有了仓央嘉措的了悟: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忘……

标签

发表评论

six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