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问(转载)

  1. 两条道路
  西方无时无刻不想做空中国,但做空中国谈何容易。
  2012年底,中国的中央政府仅欠债8万亿人民币,仅占GDP 15%,而财政赤字水平仅占GDP 1.6%。而且中国贸易仍在积累顺差,中国的外汇储备已达3.3万亿美元。中国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平均达到12.2%,银行业利润高达1.24万亿人民币/年。中国在2011年G20峰会上正式承诺在全球首批推行BASEL III协议,且中国版本BASEL III比巴塞尔银行监管协会的官方版本要求更高。做空这样一个国家,可能吗?
  然而,在可爱的温相领导下,经过几年政府引导的经济刺激计划(以下称为天魔大法),中国的确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弱点:地方的债务问题。地方债务问题是金融问题(影子银行),是结构问题(从实业经济向高利贷经济转化),是消费问题(一方面房奴们无力消费,另外一方面郭美美们狂买外国奢侈品),是政治问题(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均衡问题)。所以毫不奇怪,华尔街的苍蝇们早已盯上了蛋壳上裂缝,所谓“中国的影子银行问题”最近成为一个全球热炒的话题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中华民族每个成员而言,这不是一个内债问题,也不是一个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发展不均衡问题,而是一个十分走向拉美化的问题。
  什么是拉美化?拉美化的4大特点:(1)贫富极度分化;(2)政府债台高筑,被迫向外资出售核心资产;(3)金融高利贷化,营商环境恶化,产业资本转化为高利贷或投机资本,进而去工业化;(4)大量资本外逃,国际收支恶化。这几个现象都或多或少在中国有苗头出现了。每天微博上的呱噪--那些美帝控制的僵尸和肉鸡们所发出的海妖蛊惑--更是昭示着我们和拉美化前景是多么尽在咫尺。
  (2) 为何欠债?欠债多少?
  自朱相分税制改革之后,地方承担了大部分事权,但分得了少部分税收收入。而且《预算法》规定,地方政府不得出现财政赤字,一般不得发行债券,如果一定要发,也只能财政部代为发行。理论上,地方的财用不足,只能依靠中央的返还转移支出。但地方对返还转移支出并不满意,一是因为中央仍对这些转移支出项下的资金流向有一定控制权(2012年约4.5万亿人民币,其中2万亿是专项资金),二是因为即便有大量返还转移支出,地方政府仍有大量不足部分,尤其是发展地方经济的项目资金严重不足。这些只要靠"非法"欠债解决
  地方欠债可以追溯到90年代,但在2008年之前,因为不合规,规模是很有限的。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随后中国启动所谓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但这个“4万亿”叫法很不科学,它涉及项目的总规模累计至今何止4万亿!40万亿都打不住,且至今仍在膨胀。今日看来,这个“4万亿”不过是一把钥匙,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把地方欠债从不合规,提升至准合规的地位。自此之后,加速膨胀,什么途径的钱都敢借,至今已无人知晓具体余额多少,只能估计如下。

  2009-2010年,地方融资平台共借银行贷款约9.3万亿。这些钱自2010年末起,余额大致维持如此水平,既不增也不减。不增,是因为银监会绝不允许再贷;不减,是因为地方政府根本还不起,只能借新还旧。这部分贷款利息大概在6.5%-7%/年左右。
  另外还有大约1.8万亿发改委批准的各种债券,其中中期票据和公司债券共1.44万亿。这部分票面利息成本约7%,但市场实际收益率根据资金紧张而定。典型的城投债实际收益率一般在9%-10%/年。
  这两部分在一起大概11.1万亿。这部分是置于国家严格监管之下的地方债务,故称白色途径。

  根据人民银行的统计口径,社会融资总额(TOTAL SOCIAL FINANCING, TSF即某段时间内金融部门对非金融部门提供融资的总额),除了银行贷款和股市融资之外,还有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以及债券发行。
  这个统计数字是很有道理的,它剔除了因融资结构不同而造成了重复计算,所以基本上是“干货”。比如2012年底,银行理财余额为7.6万亿,但银行理财与信托贷款有2万亿明的重复(比如银信合作),有不知具体比例的暗的重复(比如信托受益权回购)。银行理财和券商资产管理约有1.6万亿的重复,这些钱许多投资了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
  西方最近热炒“银行理财”所造成的“影子银行”风险如何。其实完全没抓住核心问题。银行理财总额作为表外业务,总额不足银行业表内资产130万亿的6%,约占银行贷款余额11%,坏掉一半,凭中国银行业1年1.24万亿的利润,3年也消化掉了。
  然而,银行理财仅仅是冰山一角。参照人民银行的TSF口径,到2012年底,中国的影子银行活动至少造成了以下“干货”影响:

  b.委托贷款,6万亿左右。这部分钱就是合法化的企业对企业信贷。比如,国企从银行7%贷款,然后化妆一番,明着10-15%贷出去,国企高管暗地里加多少码不知道。同理,上市公司可以把从股市融资再贷出去,但上市公司融资成本本来就高,这样干的不算太多,仍然以国企贷款套利差为主。

  地方政府还玩霸王硬上弓。所谓霸王硬上弓就是不论融资是否可以落实,先把项目生米做成熟饭。在报批环节,往往把巨型项目分解为小项目先启动,甚至不报批先启动。在执行环节,采用BUILD-TRANSFER等延期付款模式,这就相对于增加了一层杠杆。
  举个例子,深圳地铁3期工程投资600亿,有480亿金额是BT的。也就是说,政府借到120亿(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券等)就完事了,剩下480亿由承包商去解决。这意味着本来就很高的地方融资平台杠杆,再套上一个1:4的杠杆。政府融资平台的的负债只显示120亿。BT项目的融资成本在12%-25%/年之间。
  有兴趣的看官可以搜一下现在有多少城市在上BUILD-TRANSFER项目。这些项目都有地方政府正式回购承诺的,许多是有地方政府财政担保的。

  如果哪位看官觉得危言耸听了,不妨去看看国家统计局数字,2012年固定资产投资是多少?一年完成实际投资37.5万亿!这背后该有多少万亿的项目在规划中啊!地方政府已经玩了5年天魔大法了,屁股后面仅欠42万亿那是保守得不能再保守的计算了。
  (3)谁来还债?

  答案是否!即使以中国政府之强大,也扛不住连续把国家的财富投入到不产出或投资回报过低的项目中去。在农村花数以十万亿计的资金拆猪圈,拆农舍,把农民逼成吃喝嫖赌的无业流民,然后把农田改成富人们开海天盛筵、无遮大会的私密山庄,然后全国人民为此付出数以万亿的利息,还得忍受粮食减产的匮乏,这是蠢得不能再蠢的贴本买卖,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第二步就是逼中央政府为地方政府买单,然后出售国有资产弥补债务,这是拉美化的第二步。

  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中国在繁荣强大的美丽光环中一个致命的弱点已经出现了。这个弱点是朱相的继承人搞出来的。它不是4万亿,而是42万亿。

  (4)应对措施

标签

发表评论

twelve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