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孙中山“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变化记起发展----推翻帝制建立

谈谈孙中山“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变化记起发展----推翻帝制建立
  呵呵,上来看看,看见『关天茶舍』 [人文]我为什么不遗余力的宣传民族团结――关天最后一贴
  
  
  
  
  
  
  
  可是就在此信发出不久,孙中山“噌”的跑了,说是跑到檀香山,参加了檀香山兴中会。高叫:“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倘有贰心,神明鉴察”。这离他孙中山《上李鸿章书》时间不长啊?^_^
  那么这时孙中山的思想是怎么样的呢?孙中山的革命思想可以从他与宫崎寅藏平山周的谈话中看个端倪:“夫共和主义岂平手而可得,余以此一事而直有革命之责任者也。况羁勒于异种之下,而并不止经过君民相争之一阶级者乎。清虏执政于兹三百年矣,以愚弄汉人为治世第一义,吸汉人之膏血,锢汉人之手足,为满奴升迁调补之符。认贼作父既久,举世皆忘其本来,经满政府多方面之摧残笼络,至民间无一毫反动力,以酿成今日之衰败。……   方今世界文明日益增进,国皆自主,人尽独立,独我汉种每况愈下,滨于死亡。于斯时也,苟非凉血部之动物,安忍坐圈此三等奴隶以与终古。”。
  
  孙中山也在变,在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至三十三年间,所谓资产阶级革命派和资产阶级改良派之间有过一次大论战,其中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派就表示:“排满”只是“仇一姓”,“不仇一族”,比较明确的提出了“排满”,排的是爱新觉罗氏统治,种族革命并非尽杀满族数百万之众,而是“倾覆其政府,不使少数人扼我主权,为制于上之谓也”,明确地把满族平民与满洲贵族区分开来。呵呵,难能可贵啊。
  听话听音,这里提出了一个政权,可见孙中山的思想在变化,这个变化就体现在革命组织领导者从将整个满族作为自己的革命对象,向以满族统治者为革命对象的转变上。
  不止是孙中山在变,其他的革命者们是如此,杨天石的《从“排满革命”到“联满革命”》、《民国掌故》两处均有记载:当时同盟会会员刘揆一在其《提倡汉满蒙回藏民党会意见书》中提出:在帝国主义瓜分的危机面前,不仅满汉之间,其他民族之间也应当团结,而且明确指出:满、蒙失,则东北各省不易保全;回、藏失,则西北各省亦难捂,是吾人欲保守汉人土地,尤当以保守满、蒙、回、藏之土地为先务。他建议,中国各族人民之间广泛展开交流,在此基础上组织一个包含各民族的革命政党――“汉、满、蒙、回、藏民党会”,大家共同进行革命。可以看出,《提倡汉满蒙回藏民党会意见书》完全没有了早期革命党人那种狭隘的种族主义情绪,而是主张“联满”、“联蒙”、“联回”、“联藏”,把中国各族人民都看成是推倒清政府的革命力量。这是一个可喜可贺的正确的见解!
  
  也正是这些质问和反对,促使了同盟会改变誓词为:“推翻满清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实行民生主义。”,通过了修改后的、具有重要意义的《中国同盟会总章》,其宗旨为:“巩固中华民国,实行民生主义”。可以说,这次修改有利于减轻革命可能带来的破坏性,有利于维护中国的统一和多民族团结的局面,善莫大鄢。
  孙中山此电发出次日,蒙古王公会议即回电道:“若以中国国体而论,本宜于君主,而不宜于民主。惟全国人心既皆坚持共和,且各亲贵亦多赞成此事,我辈犹何所用其反对。今惟全听御前会议如何解决,如决定共和,我蒙自无不加入大共和国家。”《辛亥革命始末记.要件》。1921年2月5日,蒙古王公会议发表声明,赞成共和,共建民国。
  这里请注意一句:“群起解除专制,并非仇满,实欲合全国人民,无分汉、满、蒙、回、藏,相与共事人类之自由。究之政体虽更,国犹是国”。推翻清政府,是解除专制,并不是仇视满族,全国人民是包括汉、满、蒙、回、藏滴,还有“究之政体虽更,国犹是国”,更是明明白白的昭告天下:清政府被推翻,成立民国政府,不过是国家政府发生了变更,国家的政体由封建君主制变为民国共和制,可是国家还是那个国家,中国还是中国,不过政府、政治体制变了而已。皇汉们看懂了没有?^_^
  2月23日,孙中山布告国民,号召南北统一,“合汉、满、蒙、回、藏为―家,相与合衷共济,丕振实业,促进教育,推广全球之商务、维持世界之和平”,为实现这一目标,孙中山号召各方“务当消融意见,蠲除畛域,以营私为无利,以公益为当谋,增祖国之荣光,造国民之幸福”。《中国国民党大事典》。
  再看此时袁世凯设立的蒙藏事务管理机构,其性质与清朝有了一定的区别,宣称:“现在五族共和,凡蒙、藏、回疆各地方,同为我中华民国领土,则蒙、藏、回疆,即同为我中华民国国民,自不能如帝政时代,再有藩属名称,此后,蒙、藏、回疆等处,自应通筹规画,以谋内政之统一,而冀民族之大同。民国政府于理藩不设专部,原视蒙、藏、回疆与内地各省平等,将来各该地方一切政治,俱属内务行政范围,现在统一政府业已成立,其理藩院事务,著即归并内务部接管。”《中国大事记》,
  这一切的变化,正是中国各民族历史上行成的实际存在的依存关系使得包括蒙古王公在内的各族人士对“驱除鞑虏”提出质疑,孙中山们发现“民族国家”的确无法包容王朝国家多民族的现实、脱离了中国的历史事实,况且,任何政治力量一经进入现实政治层面,又不得不面对边疆和民族在国家构成中的地位问题,而全面承继王朝国家的遗产才是其最有利的选择。因此,孙中山们从汉族主义到五族共和的转变际上是其民族观的重大转变,而促使这一重大转变发生的核心因素是革命组织政治角色的转换所导致的政治策略的变化,这是一个正确的变化,顺因历史现实的变化,不变化,孙中山们将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
  1919年10月10日,中国国民党改组,孙中山再次全面提“三民主义”出,他说:“夫汉族光复,满清倾覆,不过只达到民族主义之一消极目的而已。从此,当努力猛进,以达到民族主义之积极目的也。积极目的为何?即汉族当牺牲其血统、历史与夫自尊自大之名称,而与满、蒙、回、藏之人民相见于诚,合为一炉而治之,以成一中华民族之新主义。”孙中山:《论三民主义》。诸位同学,是否看到其中消极积极的区别?汉族当牺牲其血统、历史与夫自尊自大之名称,而与满、蒙、回、藏之人民相见于诚,合为一炉而治之,以成一中华民族之新主义才是积极滴,不好好看书学习的皇汉们啊,俺都替你们着急啊!^_^
  驱逐鞑虏不提了,改成五族共和,纳闷五族共和怎么样呢?呵呵,孙中山又变了:1919年孙中山“声明放弃‘五族共和’观念。因为第一:中国境内居民不只有汉满蒙回藏五族,所以‘五族’名词不恰当。第二,五族的区别不应存在,而应使汉满蒙回藏同化而构成一个大民族”吴相湘:《孙逸仙先生传》。
  国民党立马跟风,在其《中国国民党宣言》中称:“盖以言民族,有史以来,其始以一民族成一国家,其继乃与他民族糅合搏聚以成一大民族,民族之种类愈多,国家之版图亦随以愈广。”,指出要改变历史上“民族无平等之结合,民权无确立之制度,民生无均衡之组织”的状况,宣布依“三民五权之原则,对国家建设计划”,同时指出“前清专制,持其‘宁赠朋友,不与家奴’之政策,屡牺牲我民族利权,与各国订立不平等之条约,至今清廷虽覆,而我竟陷于列强殖民地位矣,故吾党所持之民族主义,消极的为除去民族间之不平等,积极的为团结国内各民族,完成一大中华民族,欧战以还,民族自决之义日愈昌明,吾人当仍本此精神,内以促进全国民族之进化,外以谋世界民族之平等”。呵呵。
  到了1924年1月20日至30日,中国国民党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孙中山主持了这次会议,发表了大会宣言。宣言回顾辛亥革命时指出:“故知革命之目的,非仅在于颠覆满洲而已。乃在于满洲颠覆以后,得从事于改造中国。依当时之趋向,民族方面,由一民族之专横宰制,过渡于诸民族之平等结合;政治方面,由专制制度,过渡于民权制度;经济方面,由手工业的生产,过渡于资本制度的生产。循是以进,必能使半殖民地的中国,变而为独立的中国。”、“今后国民党为求民族主义之贯彻,当得国内诸民族之谅解,时时晓示其在中国国民革命运动中之共同利益。今国民党在宣传主义之时,正欲积集其势力,自当随国内革命势力之伸张,而渐与诸民族为有组织的联络,及关注种种具体解决民族问题之方法矣。国民党敢郑重宣言,承认中国以内各民族之自决权,于反对帝国主义及军阀之革命获得胜利以后,当组织自由统一(各民族自由联合的)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史稿》。
  
  
  
  这点要说明。
  综观孙中山及国民党的前身组织和其未执掌全国政权时期的民族观,俺们可以看到一个复杂的变化轨迹,他们的民族观是经历了一个不断调整的过程,从最初的汉族主义,完全排拒满族及其他少数民族的错误思想,转向主张五族共和、汉族同化少数民族,并进一步转向主张民族同化和平等,大中华民族主义和建立统一的大中华国家。即汉族排满主义----五族共和、汉族同化少数民族----民族同化和平等这样一个轨迹过程。
  其实,这完全可以被视为西方资产阶级民族国家思想与中国资产阶级边疆民族观结合的动态过程,是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思想的验证过程。通观其变化轨迹,充分证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理论在中国这样有着悠久、统一、多民族国家历史的国度根本不符实际,单一民族建国断难实现,也从一个重要历史侧面证明,在俺们中国这样具有统一多民族国家传统的东方社会中,从历史上的王朝国家向主权国家的转型不可能遵循欧洲民族与国家精准对位的民族国家之路而发展,民族与国家精准对位的理论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在中国就玩不转。
  再者,孙中山们的这个转型,实质上也展现了一个重要的变化,便是从理论上对中国传统“夷夏”观的挑战,标志着中国传统边疆民族观随着国家转型发生了重要而意义深远的变化。
  这点搞不清,自然糊涂,自然不明白孙中山驱逐鞑虏的历史定位是指推翻封建皇权。只会和某些人一样,抱着孙中山穿过穿破丢掉的烂鞋奉为瑰宝。
  ^_^
  

标签

发表评论

17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