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男人的胡子

每个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胡子,在英文里,短的胡须叫“mustache”,络腮胡子则称为“beard”,古代中国曾有绿林起义军叫“黄巾军”,好像是造反者头上都包着头巾,至于有没有以留着胡子为标志而革命的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记得我红军长征时期连最风流倜傥的“万人迷”,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也蓄了一大把胡子,直令我惊为天人,而著名的王震更是有“大胡子团长”美誉,不知道是不是带兵打仗的有点胡子显得很有震慑力,呵呵。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我还是少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惶惶不可终日,因为我发现我的胡子迟迟没有冒出来,这可了不得了,关系到男子汉阳刚之美的重大问题呀。于是时不时偷偷照照镜子,动不动就摸摸自己嘴上细细的茸毛,心里暗暗叹气。那时候很羡慕一个长络腮胡子的同学,他姓庞,本来身材就挺庞然大物的,偏偏还长了满脸的络腮胡,看上去更加高大威猛,经常有女同学夸他很男人,每每听得我妒火中烧自惭形秽。还有一个同学,也有胡子,不多也不密,但下巴有一缕胡须特别长,那家伙跟人下棋的时候总是一手捻着他的长毛做思考状,一派仙风道骨的风范,酷毙了,我也妒忌。
  一直到18岁我的胡子仍然没有冒出来的迹象,我开始安慰自己:“算了,做个奶油小生也不错,总比葛忧好吧。”然而看到古装武侠剧里的大侠们都是留着很有个性的胡子,拔刀弄剑长发飘飘的,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
  就这样过了两年,20岁的某一天早上,一觉醒来,偶然摸了摸下巴,手居然被刺着了!大喜,拿起小圆镜一看,果然,我引以为豪自认为长得不错的下巴稀稀疏疏钻出了一些胡子,中间的很粗硬,靠边的稍微软一些,从镜子上看还蛮像那么回事。那天发现自己长胡子以后我可真是心情舒畅走路生风,兴起的时候还哼哼黄色小调:“咱老百姓,真呀嘛真高兴。。。。。。”
  好景不长,过了一阵我胡子的生长渐渐有规律了,我很恼火的发现我长的是小山羊胡,换句话说,嘴上仍然无毛!这倒罢了,刮胡子终于也成了一种烦恼。先前看电视里吉列剃须刀的广告,里面的帅哥往自己脸上涂了白得晃眼的刮刮膏,剃刀轻轻掠过“历历在目”的胡须,帅哥微笑,闭眼,陶醉,别提有多潇洒了。轮到自己上阵了,我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首先,我天生手笨,刀法粗糙,老是拿捏不好力度,没体验到帅哥那种贴面贴心的“呵护”,再次我乳臭未干羽翼未满还有青春痘,刮着刮着就刮破了脸。。。。。。最苦恼的是,我的胡子生长着很快,一天不刮下巴就满目疮痍了,而每天都刮胡子对于我这种懒骨头简直是一种折磨。
  于是我就打菲利普电动剃须刀的主意,噢,菲利普,男人的世界。好的俺用不起,记得看到最贵的菲利普电动剃须刀居然高达数千元,气得我七窍生烟,想我其他地方的毛发也没这么金贵呀。。。整了个便宜的,开始还挺好,每天都乐颠颠的刮个不停,不久也不行了,那东西老卷住我的胡子,疼,不爽。遂再弃之,再改用手动DIY。
  后来我就偷懒,几天都不刮胡子,放任自流,结果我妹有一段时间对我说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哥,你的胡子好丑啊。”还有好友恐吓我:“老狗啊,该刮刮胡子了,会影响你的职业生涯地!”更恐怖的是有一阵子同事反日情绪都很浓,我那胡子本是小山羊胡,而好像大多数坏坏的日本人都喜欢留小胡子,(可能大家看地道战、地雷战看多了),于是每每有同事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的胡子,恶狠狠的。。。。。。无奈,赶紧剃掉,息事宁人。为此我还沦为笑柄,沉冤至今。
  据说男人的胡子在历史上还闹过几次悲喜剧:
   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因为剃去了胡子,使王后大为恼火,从而导致离婚。她离婚后嫁给了有胡子的英国国王亨利二世,后来还引起了两国间的多年战争。
   在日本,地铁的两名售票员也因为蓄有胡子,违反规定而调去冲刷厕所。
   最有趣的事发生在阿根廷。该国男子素有蓄须的传统,可是政府在1980年却颁布法令:不准蓄须,男人都得定期刮胡子,护照和身份证上的照片都必须是不留胡子的。当年俄国彼得大帝强迫大家刮胡子是为了推行欧化,今天阿根廷这样做却是为了对付罪犯。原来,阿根廷一些年来盗贼横行,犯罪率相当高。许多罪犯大都用满脸胡子来掩盖他们的“庐山真面目”。警察当局对此十分头疼,就不得不求助于立法了。
   他们的胡子就比我出名多了,想来想去,还是有一句话说得好:有胡子的人是可耻的。

标签

发表评论

12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