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平:与不良资产有关的十大串谋

  形形色色的串谋行为背后,有“串谋链成本-收益-风险三大定律”
    串谋与勾结是所有的组织和机构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在中国金融领域,不良资产的产生、处置中的串谋现象表现得尤为突出。总体上,这些行为可以概括为十大方面:
    第三,银行工作人员与企业的串谋。如审贷不严、虚假票据等,例如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的高山一案;第四,银行与监管人员的串谋。例如监管人员擅自降低监管标准、隐瞒不良资产信息等;第五,银行与资产管理公司、地方政府在不良资产剥离中的串谋。例如故意合同要素缺损、虚假申报贷款数量和质量、借破产兼并逃废债等;第六,资产管理公司与不良资产回收机构(相当部分是个人控制的)之间的串谋。例如低估贱卖资产、选择性批发等;第七,资产管理公司与欠贷企业之间的串谋。企业与银行在放贷时串谋一次,在回收环节则与资产管理公司又来一次串谋;第八,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与司法部门的串谋。例如,2003年交通银行锦州分行与法院联手造假核销贷款的案例;第九,资产管理公司与拍卖行、评估机构、律师事务所之间的串谋;第十,资产管理公司与外商之间的串谋。
    定律一:串谋被发现的风险折扣远小于串谋预期获得的收益,串谋收益又小于对应贷款的本息。
    定律三:串谋链越长,范围越广,被发现的风险越小,产生的不良资产越多。
    其一,激励机制扭曲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中国的金融机构经营者面临的是双重激励――货币化激励与行政级别激励。一方面,经营者对此无所适从,最终导致相机抉择问题,即银行家经营好银行的预先承诺是不可置信的,他可以通过自身转移来规避市场风险,易地为官;另一方面,两市场间存在交易可能。比如,银行家为了获得政治认可,而不考虑银行资产的盈利性、安全性、流动性,追逐省长项目、市长项目,导致银行业绩恶化,即“政治性串谋”。
    银行现有的“集体领导班子”体制实际不是防范串谋的机制设计,反而容易形成“内部人控制集团”并产生串谋。相对业绩评价(RPV)机制证明,尽管国家有关部门给银行设定了经营目标,但当银行经营者共同选择增加不良资产时,可以通过一个交互保险的契约(不揭发)以降低委托人(国家)所提供的激励强度,从而避免激烈竞争。为补偿串谋带来的激励强度的扭曲,国家不得不进一步提高激励强度,结果给经营者带来更多串谋收益。
    此外,内部控制薄弱、外部监管不力、串谋行为处罚太轻以及形成社会串谋链条后被惩罚的风险下降等等,也都是出现串谋现象的缘由。
  
  

标签

发表评论

four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