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政敏律师2014年经典案例之赵某、吴某诉张某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

  谢政敏律师2014年经典案例之赵某、吴某诉张某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
  导读:这是本律师2014年办理的一起经典案件。被告人张某驾车将被害人吴某撞死,经当地交警部门认定,张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应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后本律师接受被害人家属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向法院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在和被告人一方进行谈判时,本律师牢牢抓住了被告人经济实力雄厚,又是家中顶梁柱,宁肯花钱也不愿服实刑的心理特点,识破了被告人主动走进看守所,公开表示宁愿服刑也决不赔偿,公开向死者家属示威纯属假像,目的在于少赔偿甚至不赔偿就要求被害人家属出具谅解函的假像,牢牢把握了案件的主动权,态度强硬地提出了赔偿50万元的要求,并针锋相对地提出若被告人拒绝赔偿,将以肇事车辆挂靠单位为被告,提起民事赔偿,被害人家属仍然能够得到足额赔偿,最终赔偿责任仍要落到被告人头上,但被告人将不可能得到被害人家属任何谅解文书,相反,我将作为被害人家属的诉讼代理人,配合公诉机关指控犯罪,要求对被告人从严惩处。被告人将因交通肇事并存在逃逸情节将会被判3-7年,而且不可能有任何减刑、判缓的机会。
  2014年3月份的中原大地,呼啸的北风却依然肆虐,狂风将沙尘、垃圾等杂物吹到空中,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尽管办公室窗户紧闭,办公桌上依旧蒙了厚厚一层灰尘,拂了一层还满。天已转暧,为了避免风沙的侵袭,那些爱美的女士出行时,仍不得不把全身蒙得严严实实,戴着厚厚的口罩外出。立春虽已多时,但我们所期盼的春天似乎还远远没有到来。
  老人的女儿患有重度智障,但是生活尚可自理,后来找了一个丈夫吴某,老实厚道,肯吃苦,爱干活,也知道体贴妻子,懂得孝敬老人。后来又生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更为这个残缺的家庭增添了几分欢乐。平时吴某在外打工赚钱养家,其妻子赵某在看孩子,岳母(即本案那位老者)也时不时帮忙照看孩子料理家务,这个家庭虽然残缺,倒也幸福和睦。
  事发后,肇事人依仗其是荥阳当地人,有钱有势,态度蛮横;而吴某及其家人均住农村,家庭困难,吴某的妻子又是重度智障,还有一个5岁的男孩,孤儿寡母,又没有得力人员帮其处理交通事故,显然处于弱势。其岳父母拖着年迈之躯,多方奔走,经多次调解,对方只同意拿10万元钱,并蛮横的说,中就中, 不中一分钱都没有,你随便告,我有的是人,你告也告不赢,气焰十分嚣张。后来,因被害人家属未答应对方的调解方案,对方索性主动走进看守所,声称宁肯把牢底坐穿,也不赔偿一分钱,公开向家属示威。
  万般无奈之下,老人才向我求助,“谢律师,你可要帮帮我呀,我们一家就全靠你了”那个小男孩懂事地来到我跟前,“叔叔,那个坏蛋把我爸爸撞死了,你们把他抓起来吧,等我长大了,挣好多钱来给你”。看到老人无助的眼神,看到小男孩天真的话语,看吴某智障妻子憨憨傻傻的样子,我心里面酸酸的。
  送走吴某某的家人,我查看了吴某家人送来的书面材料,对案情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凭我的经验,在涉嫌交通肇事犯罪的案件中,主要就是赔偿问题。如果被告人(嫌疑人)赔偿到位,征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就可以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将来法院可能会判缓刑,被告人也就不需要羁押了。如果被告人拒绝赔偿,得不到家属的谅解的话,就不可能取保,判缓基本无望,被告人铁定的要服实刑。
  而本案被告人张某经营了两辆公交车,算是有实力的了,却宁愿坐牢,也不愿赔偿,着实令人难以理解。我分析,张某很可能是看到吴某家人孤儿寡母,吴妻又是重度智障,没有得力人员帮其处理交通事故,而作出的姿态,其目的是逼迫吴某家人接受他们苛刻的赔偿方案罢了,依我判断,张某并不愿意服实刑。我们完全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为切入点,以案情为基础,与对方展开谈判,迫使对方作出合理赔偿。
  在阅卷时我又发现了一个疑点,那就是肇事人张某在事故发生之后即离开了事故现场,由他的一个朋友出面处理交通事故,直到两个月以后才露面并主动走进看守所,期间不知所踪。而依照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肇事司机负有三项法律义务,即及时报警,保护现场,抢救伤者。而张某在发生事故后,既没有报警,也没有保护现场,更没有抢救伤者,却自行离开现场,直到两个月以后才露面,这不是逃逸吗?而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致一人死亡应负主要以上责任并逃逸的,应处三至七年有期徒刑。如果张某拒绝赔偿,他所应负的刑期应当是在三至七年之间,服刑两三年一般人都受不了,让他服刑三年以上,他受得了吗?
  畅律师当然是替张某说话了,什么他家里没钱呀,他老婆体弱多病,多次住院呀,他儿子刚结婚,最近又办了满月酒,花了很多钱了等等,畅律师的本意是替张某哭穷,要我们答应他们苛刻的条件,避免鸡飞蛋打,一点赔偿也得不到。不经意间却给我透露了张某的基本情况,那就是张某是家中的支柱,他的家庭很复杂,如果他服刑两、三年,家中必定是乱成一团,他妻子体弱多病,由谁来照顾?家中生意谁来照顾?那不乱了套了吗?
  可是万一他铁了心,一定要走那步路怎么办?我们还有民事诉讼这条路可走。在司法实务中,对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法院只支持物质损失,精神损失基本没戏,赔偿数额极其有限。
  这时从荥阳法院传来了消息,法官称经过多次作工作,张某同意就赔偿问题进行调解。我再赴荥阳,与张某进行了正面交锋。张某的辩护人畅律师和张某老婆和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吴某和我进行了交流。吴某态度傲慢,称本来不想赔偿,但是看在吴某家庭生活困难,法官又作了他的工作,才同意进行调解。但是,原来答应赔偿17万元是在张某没有被羁押的情况下提出的数额,现在张某已经被羁押了两个多月了,所以他们只答应赔偿10万元。听他说的,好像赔偿是他给我们的恩赐,我们还得感谢他似的。
  相反,如果张某赔偿了被害人家属损失,征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我们将第一时间按张某的要求向法院出具谅解函,要求法院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将会很快走出看守所,与其家人团聚,继续经营他的生意,摆脱牢狱之灾。
  一席话讲完,那位不可一世的吴某脸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再也牛不起来了。倒是那位畅律师过来说起了好话,让我们给他们几天时间考虑一下,即便赔偿,筹措50万元款项也还需要时间。这还像句话,我答应了,同时声明只给他们一星期的时间,如果一星期以内不给答复,我们将立即终止谈判,撤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不会再给张某任何机会。张某不是主动地走进看守所了吗,他不是要将牢底坐穿吗?成全他,让他在里面住个够。
  见他们如此说话,我也生了气,“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是你们没有抓住,那么就对不起了”。我马上当着他们的面起草了撤诉申请书,向法院撤回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同时当着他们的面整理起诉公交公司的相关材料,摆出一幅要起诉的架势。看到我动真格的了,他们慌了神,就托法官找我们求情,让我们再给他们一点时间好好考虑虑。正好第二天就是清明节,法院放假,我就给他们讲,过了清明节后我等他们答复,如果过了清明节,他们如果还不答应我们的条件,立即停止谈判,起诉公交公司。
  若达不成调解,只有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吴某尽管在荥阳市区打工已一年有余,符合按城镇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的条件,但至今我们也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若无确切的证据证实,吴某的死亡赔偿金只能按农村标准计算,这样算来,即便走民事诉讼,吴某家人得到的赔偿只有18万左右,而且还要通过旷日持久的执行才能得到,费时费力费精神,还不一定能完全得到。而若与张某达成调解,张现在已经答应赔偿35万元,而且是现金支付,吴某家人马上就能得到这35万元现金,免去了起诉、执行的烦扰,何乐而不为?
  过了清明节后,突然接到法官的电话,讲被告人的老婆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法官特别申明,他们还是希望与我们达成调解的,只是家中出现了变故,只能先缓缓。这个电话传达给我们两个信息,第一运对方没有更大的能力来进行赔偿,50万已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若再坚持,谈判很可能破裂,张某老婆住院已经说明他们已经绝望。第二,对方并没有把谈判的大门关上,如果我们作出适当的让步,谈判仍然有可能成功。
  过了两天,我打电话给法官,完全充满了对张某老婆生病住院的关心,我告诉法官,我和被害人家属听到张某老婆生病住院的消息,心里边也不好受,不管张某再怎么着,不能株连到他的家属。尽管其老婆住院与我们无关,但肯定是因为家中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精神压力太大所致。我们请法官向张某家人转达我们对其老婆的问候之情,同时愿意作出适当让步。
  次日上午九时许,我们来到了法院,张某的女儿、儿子、女婿等家属在法院门口迎候着我们。看到我们来了,热情地迎上来,陪我们进入了法庭。他们首先代表张某向我们表达了歉意,表示愿意以最大的能力赔偿我们的损失。随后双方进行了坦诚友好的交流,我首先对张某老婆因病住院表示关切之情,阐明张某老婆住院非我们之意,我们不愿意把张某及其家人逼上绝路,只要张某有赔偿的诚意,我们愿意作出适当让步。张某家人自是感激不已,经过多方协商,最终商定赔偿额为40万元(不含保险),一次性现金支付。
  走出法院,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蒙蒙细雨,街心花园里,树枝发出了嫩芽,青草泛出了新绿,花坛里杏花、梨花迎风怒放,处处弥漫着花香的纷芳,处处洋溢着春的气息,春天来到了,春天真的来到了。吴某岳父母紧紧握着我的手,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摇,眼睛里边分明倘出了泪花。此时无声胜有声啊,这紧握的双手不正体现了他们对我们工作的肯定吗。吴某某的家属成功得到了应有的赔偿,其妻子、儿子以后的生活有了保障;经过两个多月的辛苦工作,案件有了相对理想的结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律师的工作价值得到了肯定,这不正是我们律师所希望的吧?

标签

发表评论

one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