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豆包也是干粮

  
  1
  王喜是工长,一个管理二百多人的工段长。王喜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尽管这二百多人百分之九十是女工,因而有人戏称他为“娘子军连长”,王喜说我可比连长大多了,二百多人,相当于两个连呢!
  有些人听他这样说,当面点点头,迎合说,可不是吗,那可是“二百多人”,“二百多人”哪。或者说,你老王可真行,换上我,恐怕连二十个人也管不了。可是一转身,这些人就开始在背后埋汰他了――有啥可吹的,不就是个小工长吗,瞧把他“得瑟”的!
  不是说有些人爱在背后嚼舌头根子,在某种程度上,大家说的也是实情,像工段长这种兵头将尾的角色,在一个七八千人的大纺织厂里,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显摆的。
  这就是说,王喜虽然管二百多人,但他的身份依然是工人,在厂干部处的干部名册上看不到他的名字,就连“以工代干”都算不上。人家那些“以工代干”,不是通过各种渠道,就是凭自身的本事,从工人堆里脱颖而出,进了厂办公大楼坐在了干部的位置――就是提着暖瓶在办公大楼走廊里匆匆而过,或是手脚勤快经常拖地或抹桌子的那拨人,人家虽然属于“杂牌军”,但算是有编制的,归厂干部处统一管理,将来有希望转为正式的国家干部。
  如果以昆虫打比方,干部好像是蝶,“以工代干”是蛹,终归有化蝶的那一天。至于那些在基层终日摸爬滚打的工段长了生产组长了,连条蛹都算不上,根本没有华丽蜕变的可能。
  从数量上讲,一个规模大的企业,尤其像纺织厂这样劳动力密集型的地方,需要很多王喜这样的既非蝶亦非蛹的角色。仅以王喜所在的细纱车间为例,加上维修设备的白班,共有五个工段。五个工段,至少应该配备五个工长。像王喜所在的细纱车间,因为每个工段的都有二百多人,一个工长忙不过来,所以还配备了一名副工长。全厂有八大生产车间,粗略算一算,就是四五十号人。如果再包括那些外围的辅助车间,工长的人数就更多了。按与王喜同在一个工段的修机工“大老黑”的说法,这工长“就和土豆地瓜一个样,叽里咕噜的,一锹下去,就能翻出好几个来了”。
  别人怎么看,王大工长似乎感觉不出来,或许是不在意,他始终保持着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
  张芸算是一个很可爱的女人,至少对王喜来说是这样的。在这个女人的眼里,自己的丈夫是男人中最出色的。作为妻子,她的观念与行为始终与丈夫保持高度一致,就连喜怒哀乐也与丈夫保持同步。
  张芸听了,认真地纠正:我说的可不是羊,是人!
  “和手”,是人们打牌时爱说的一句术语,就是夸赞搭档之间的配合非常默契。

  又于是,辗转来到天涯网站,重新将其贴上。虽然未能善始,但愿这次能够善终。

标签

发表评论

2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