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还是豆沙包

  常在日常生活中发现趣事。但是仍不思写大块文章,偷懒,大致写几百字吧。关键词:方言翻译
  小伙子有点纳闷,问,肉包?少妇说,豆包不是肉包。小伙子还是纳闷,其他人不理解,我更是奇怪,听起来都是东北银,如何小伙子不知豆包为何物?小伙子继续问,豆沙包?少妇曰,不是豆沙包,是豆包。小伙子又问,你直接说,馅儿是咸的还是甜的。我一听越发糊涂,豆包似乎没有咸的。问答拉锯数分钟。
  所以中国还是方言太复杂。东三省我没去过,那地方面积很阔大人口众多。交过东北朋友,也没弄清细致的方言区分。也许今天这两位,在南方生长的我听来,都是东北腔,其实不是一个省市的。小伙子也许来南京早,不知北方常见豆包为何物。少妇是刚来南京没多久,不知南方面皮裹着豆沙馅儿只有豆沙包一种。
  总而言之,我至今听不懂上海话,苏南话,苏北话勉强听懂一些,因为南京话中有很多苏北音,而苏南话属于吴方言,和属于北方方言的南京话区别很大,如同国与国之间的语言差异。皖北话稍微能懂,而皖南话则勉强。还是因为皖北靠着北方近,而南京方言里有一些淮河流域的方言基因。
  关于方言名称差异,我关注饮食似乎多一点。比如说,在南京叫青菜的蔬菜,长得也是绿油油的,在北京超市里写作小白菜。我研究一番,联想到小白菜呀地里黄啊古老民歌,确认这是南方的青菜无疑,也许品种稍有不同。比如南京青菜也分菜秧子鸡毛菜上海青瓢儿菜,也不知是否一种。但形状确有不同。
  说是不做大块文章,还是拉拉杂杂乱写这么多废话。写美文,拟古诗词,像是琢玉,精雕细镂,甚至几年功夫琢磨一千多字散文、十几字拟古诗。写生活类的杂事,比较轻松,好像是随手捏制一件朴素陶器吧。

标签

发表评论

12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