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豆皮、水豆腐

今天,我吃到了新鲜的豆汁、豆皮、水豆腐 。在农家。和平时吃到的很不一样,撑得饱饱地,但没丢人地打出咯来,还好,窃笑。
   @ $ % & ^ * #  $   @ & % ^
  昨天午后,梦与现实之间,接到野村的电话,问今天是否有时间,到城市周边的地方散散心,早上8点的火车,7点半要到车站,需较平日早起。
  本打算推掉或不要走得太远,看看开了的桃花、迎春――这里春天的招牌。转念,出去走走也好,稍远些,看看风景。据说还有个大集可以看,于是欣然答应。
  今天,起得很早,刚六点就已睡意全无,梳洗已毕,快7点了,乐乐还在酣梦中,睡的正香,可惜不能带他,因为要走好多路。偷得半日闲。
  出了家门,早上的阳光灿烂的让人不敢相信。没有风。昨天刚下过雨,空气透着清凉、舒爽。想着时间还赶趟儿,走着去车站蛮好,借机晨练了。很久没到车站了,很多地方又在改、扩建,一片忙碌、凌乱。买票:竟然是出奇地便宜。8点零5分开车,耐心地等吧。
  很少早出来,街上比平日少了些拥堵。休息日更多的闲适散播在街头。终于登来了野村,情绪也不错,上车、找座儿。
  一向喜欢坐火车的感觉,只是没尝试过不管车到哪里,随他去的旅行。外加多了这样的知己,更不会觉得旅途慢慢了。她说:我们需要四十分钟才到,我说:一定在我们的聊兴范围之内。果然,差一点儿坐过了头儿。还好,及时询问,迅速下车。
  忽然间有了一种想法,就是约了她专门坐火车聊天,很可惜,我们都没有完整的一天时间可以呆在一起。
  到了一个我们常叫乡下,实际在城乡结合部的镇子,这里并没有想我们想象的春柳春花,有的是记忆中农村的味道,干草、秸秆以及农家肥,家禽、牲畜等等你能想到的农家味道混合型。街道上很少有人,据说大多去赶集了。想着集上可能会有好多好玩儿的东西,城里见不到的。很想马上就去,但接我们的那位朋友说,还是先到她家,再去。一路上走着,朋友絮絮地在我们的询问中,说着乡亲们一家一家的故事,长长短短,是是非非,过眼烟云,属于别人的。
  走了很久,终于到了一座院落。她的家。在我们经过的路上,这样的院落常见,应该是个中等生活水平的家庭。院子不大,大部分地方扣上做猪圈,养了大大小小十几口猪,收拾得很干净。屋子狭长,农家常见的。炕暖暖的,在冬天即将过尽时,这样的温暖令人羡慕。
  她们家早上特意磨了豆子,做了新鲜的豆皮儿、豆汁、水豆腐,闻起来香香地,顿时长出十二分的食欲。但朋友说,平日里,他们自己要吃的话,就出去买,嫌做着麻烦。听的我们心下生出几分过意不去。不过面对美味,我们还是被诱惑征服,迅速进入时刻的角色,煞是投入。吃着、喝着,心里只有一种嫩嫩地感觉,原汁原味。细腻柔滑。
  朋友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农家女,勤劳能干,通情达理。家里上上下下大都要她来侍弄、打理。朋友的父亲老实巴交,不善言谈。他们都笑着邀请我们多吃点儿,再多吃点儿。可惜,我们的肚腑内存空间极为有限,一会儿功夫,就感觉到了饱意。
  吃饱喝足后,还了解到了豆腐脑儿、水豆腐、小豆腐的做法。不错。
  谢过主人的盛情款待,忙去赶集。过去,只是远远地看过集市的大概模样,好像很热闹。这一次走到集上,才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的有意思,因为这里没有太多的土特产,除了一些蔬菜,大多是从城里贩来的东西,所以看着看着也就兴味索然了。再加上我们去时,已经临近散集,人很少了。转了转便踏上回程。
  坐在车上,想着朋友的家人,那种纯朴和亲切让人留连、感动。而那些乡里乡亲的家长里短中,竟让人依然感叹:家和万事兴。
  城市里的包装和面具让人藏匿、隔膜;乡野间的真实和原味又把许多包藏着不堪的表象化了,让人一目了然,不费思量。远离了城市的节奏,哪怕只有须臾、片刻,就可以不再机械、麻木、茫然、迷走。
  

标签

发表评论

five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