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的京杭运河要赚钱

  申遗的京杭运河要赚钱

  京杭大运河,都说是隋炀帝命令挖成的,其实这是错误的历史认识。运河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当时吴王阖闾为了向西扩张势力范围,下令开凿自太湖直达长江的胥溪。以后在这基础上不断向北向南发展、延长,尤其经隋朝和元朝,两次大规模的扩展和整治,基本上完成京杭运河的规模。京杭运河的许多河段,是利用原来的天然河流和湖泊,部分河段是人工开挖的,运河水流主要从沟通的天然河道中得到补给。李扬认为现在的南水北调工程,有个弊端,就是没有充分利用地势和天然湖泊。看看古代京杭大运河的取势、取材、取道,当今的水利专家们,应该感到脸红吧?

  隋朝亡于隋炀帝,史料介绍他残暴、杀害亲人、奸淫亲戚,因此定论“隋炀帝劳民伤财,挖大运河导致民不了生,国家财富耗尽,只是为了自己的穷奢极欲的下江南”。请大家看看历史,大运河完工后,隋炀帝才通过运河,下了几次江南?实际上,江南是鱼米之乡,一旦北方发生大饥荒,江南的粮食顺着运河,直达北京,缓解北方饥民的暴动、造反,避免中国频繁发生大内战,导致中国人为改朝换代疲于奔命、丧家、亡国。而江南地区一旦发生谋反,北方的兵马,乘坐运输船,顺着运河直下江南,迅速平定内乱,让中国人长期处于安定、富足的生活中。李扬不认为隋炀帝的私德不好,就掩饰了其公德无量的光彩;隋炀帝私德是私德,这是他的家事,而动全国之力,完成大运河的疏通,则是功在当今、利在千秋。他表兄弟唐太宗李世民,一方面赐他谥号“炀”,一方面享受着完工大运河的便利,以及坐享其成隋朝留下无数的大粮仓,实为缺憾。

  从2001年开始,中国大陆规划利用旧运河,发展南水北调工程。在利用京杭大运河古河道时,没有学习祖先们的宝贵经验,过多地使用了机械化地运水工具;但在古代,没有机械运水、取水工具的情况下,祖先们更能奇思妙想,充分利用地理环境,来解决运河水源的困难。请大家看看地图,黄河悬于水平面上十几米,而年年制造洪灾的淮河,也高悬水平面很多;淮河的治理,从毛泽东在建国初期就开始了,至今没有出海口的淮河,仍然每逢雨季,造成淮河下游的大涝灾;如果黄河、淮河,利用自己地势高、河道高悬的优势,与京杭大运河对接的话,李扬认为运河水源困难,运河流畅困难,淮河涝灾问题,还有南水北调中的费钱、费力、费工问题,应该能得到解决,因为黄河和淮河,正好在运河两端呈“丁”字形流过。李扬愿意向水利专家学习,看看他们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南水北调工程中,有近半人力、物力、财力,消耗在治理污染上了。新运河所到之处,属于城市纳税大户的企业们,怨声载道,各城市管理者们,对治污不感兴趣,对流经本城市的新运河不感兴趣,这直接导致中央的南水北调工程,费尽了心机,非常疲劳。尤其有些城市,总想利用运河在旁边的优势,借着河水渗透地下的自然现象,挖大量水井间接盗窃地下水。中国人的智慧,根本挡不住呀。到了现在,南水北调工程,仍然是中央和地方的博弈,这成了伤脑筋的每日必练。李扬认为只有在南水北调工程、大运河工程上,让各地方城市,尝到了甜头,得到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实惠,才能调动沿河各城市的治污热情。马哲讲得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李扬希望经济学家们,能够参与到运河、南水北调工程上来,这是成功的基础。

  世界有名的“北京烤鸭”,有个符合中国人传统的“一鸭三吃”,大受欢迎,一点没浪费。南水北调和大运河工程,同样可以如此的,以充分调动地方城市的积极性。在南水北调、运河沿岸,给各城市规划一大片沼泽区。沼泽俗称”地球之肾”。一提起“地球之肺”,所有的中国人都不以为然,“不就是森林嘛,我知道,大气中的氧气,需要森林提供,所以要保护好中国的森林资源”。但是,一提到“地球之肾”,所有的成年人都眼睛亮晶晶的。“肾”在中国人群中,总是能引起不同凡响。各城市管理者们,要求中央提供便利和优惠政策,以确保城市郊区或农村的沼泽,不会带来负面效应。沼泽确实在治理污染上,有着非同寻常的功能,有关这方面的常识多了去了,建议中央向各地宣传一下,李扬相信仅凭“肾”字,就能提起地方管理者们的兴趣。

  在为建设沼泽征地时,可以就近安置动迁户,让他们在沼泽边安居乐业,充分利用沼泽的野生鱼虾卖钱,还有大量的鸟类观赏,另外在南方,还可以野放“四不象”这类濒危动物;至于居民们大量饲养鸭、鹅,借着沼泽“”近水楼台先得月,李扬认为没啥不可以的,沼泽中的食物有的是,不愁养不好鸭、鹅。沼泽边的居民们,拿少部分政府补贴,看护沼泽,看护里面的保护动物、飞禽走兽;同时允许他们开办“农家乐”、“渔家乐”这类自谋生路、发财致富的光明大道。1901年,“水葫芦”被作为观赏植物引入中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被作为猪饲料、鸡鸭鹅饲料推广;“水葫芦”对其生活的水面采取了野蛮的封锁策略,挡住阳光,导致水下植物得不到足够光照而死亡,破坏水下动物的食物链,导致水生动物死亡。2000年初的珠江水系已经遍布水葫芦。“水葫芦”鲜品每百克含水分95.2 克,蛋白质1.1 克,脂肪0.7 克,纤维素1.4 克,钙30 毫克,磷80 毫克,还含有多种维生素。水葫芦具有清热解毒、除湿、祛风热的功效,还是味中药呢。实在不行,重金属污染太重,可以大量搜集造纸嘛,也是一笔大财富。

  只要南水北调、运河工程可以看到现钱,李扬保证各城市争抢建沼泽,中央政府所提供的优惠,就是卫星拍摄城市郊区或农村地貌,派出专家们勘察设计沼泽规划,并协调巨兽般挖地机,迅速挖出巨大面积的沼泽。中央政府提供这样的优惠,已经不错了,李扬劝各城市管理者们,见好就收吧。20世纪九十年代,大连这个沿海城市,有一百多条臭水渠,经过管理们者们不懈地努力,到了今天,已经开始打最后攻艰战,全部变成清水流淌的小河沟;以前,挨近臭水沟的楼房,房价低也没人买,现在小河旁边的楼房地价迅速攀升,沿河居民们散步、锻炼身体,游览沿河风貌。至于辽宁省省会沈阳,在20世纪九十年代,那条“浑河”河如其名,全市出名的大臭水沟;在21世纪初的治理中,变得鸟语花香,“浑河”成了沈阳市内最著名的景点。李扬请各城市管理者们,亲自来大连、沈阳调查了解一下,相信会有新的认识和思路。

  “人亡政息”,是一个形容词。实际上,大连的河沟、沈阳的“浑河”,从来没有过“人亡政息”,反而是“欣欣向荣”。各城市管理者们,在沿岸开挖的大沼泽,会逐渐被接任者们,改造成“后花园”的;附近居民们靠此发财致富,城市人节假日纷纷去旅游、渡假。退休后的管理者们,可以混在人群中,欣赏自己开创的“功在当今,利在千秋”。只要规划的好,群众不满的声音会消失怠尽,赞美声一片,是绝对的真实的可以实现的。看看大连和沈阳,就全明白了。有些东西,你是打不垮的,那就是美丽、花园、“地球之肾”。李扬希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能够完美运用到南水北调、新老运河的开凿上。“申遗”反倒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李扬的一家之言,还请各路专家们指正。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李扬

标签

发表评论

4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