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一曲可歌可泣的战歌,全面展现神秘的中国警犬部队作战实录...
  一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特警官兵,协同警犬征服罪恶与黑暗...
  警犬是特警的刀刃,特警做不到的事情,由警犬们来完成...
  
  
  
  《特警犬王》
  引子:“幽灵犬”的传说
  “夜歌!回来!回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K军区第863师侦察连长白正林趴在战壕前被炸得满是弹坑的草坡上,泪流满面地大叫,
  月光下,战壕外沿撒满了亮晶晶的弹壳、弹片,草地上散着数不清的手榴弹拉火环。白正林的军裤已经被鲜血染透,他的右手还死死抓着胸前的“光荣弹”。在敌人夜光弹发出的刺眼白光下,他清楚地看到,一个敏捷的犬影正向爬上草坡的敌人们飞快奔去。
  这场军事行动结束后,白正林苦苦央求打扫战场的战友寻找军犬夜歌的尸体,甚至找到被炸飞的皮毛也好,但什么都没有发现。军犬夜歌就这样消失在了战场上。但在后来的战斗中,敌人的腹地总是受到骚扰:仓库莫名其妙起火、哨兵被犬齿类野兽咬断脖子,甚至敌人每次偷袭行动之前我军战士总是能得到暗示――阵地附近总会响起一只狗的吠叫声。
  
  K军区边境军事行动机密档案摘要:
  198X年7月11日18:00――21:00 晴 气温32C 湿度75% 风力小于3级
  
  198X年5月7日13:00――15:00 阴 气温37C 湿度60% 风力3级
  
  198X年11月1日22:00――次日5:00 小雨 气温24C 湿度50% 风力5级
  
  198X年2月17日19:00――23:00 晴 气温29C 湿度65% 风力4级
  (*备注*:是役当夜22:38分,敌军的一个炸药包落到白正林不远处,军犬夜歌迅速叼起炸药包,转身窜入敌群之中,炸死炸伤敌人5名。清理战场时我搜寻员未发现狗尸及皮骨,军犬夜歌认定为牺牲,被K军区追认为“特级英雄犬”。)
  
  绝 ☆ 密
  198X年4月8日17:00时,第863师侦察营长白正林在巡逻途中抓获敌特工两名,其中一人身上携带敌军绝密会议文件一份,翻译大致内容如下:
  XX军长、政委:
  1、哨兵站岗时建议由规定的单人哨改为双人或多人哨,每人携带匕首两支。据统计,去年一年,我哨兵被犬齿类野兽咬死9人,咬伤一人,伤者由于过度受惊,痊愈后精神失常。
  3、在组织突击敌人防线前,敌人屡次掌握我方动态,一年中组织袭击敌人哨所、薄弱防线20余次,无一得手。前方指挥员认为出现内部叛徒,后经肃查并无此事。经过实地调查,我方情报人员得知,每次突击前对方总能听到未知名的犬吠,位置飘忽不定,我方多次搜寻未果。
  我指挥部领导认为,这是敌人的一种新式生物武器,至今无法捕获,请首长指示。
   198X年4月7日
  
  
  
  
  
  
  夜,是英雄的眼眸。
  连绵不绝的大山像长蛇一样爬行在幽深夜色下,四数木、望天树、橡胶树、龙竹等树木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山脉。猫头鹰的诡异叫声从林中深处传来,乳白色的月光穿过参天古木的茂盛枝叶撒在草地上,像撒了一地白花花的盐。
  有人轻微地喊了几声“卧倒”、“卧”。
  远处传来几声凄厉的狼嚎声,在群山中一波波荡开。虽是初秋,可云南潮湿闷热的天气丝毫不减,噬血的蚊虫像轰炸机一样对着黑影们俯冲下来。月光下,23岁的中尉白歌趴在草丛中,轻轻捏死两只盯在唇边的蚊子,沾了一手的血花。
  白歌的右臂上绣着一个臂章――两条橄榄枝缠绕一把利剑,这个臂章证明了官兵们的真实身份:他们隶属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特警部队。
  “妈的,这个烟鬼。”白歌心里笑着骂了一句。不过一想起今天的任务,他就笑不出了。
  “警犬和战士一样重要,”徐指导员平静地对他说,“警犬班交给你,不能给我损一兵一犬。”白歌一个立正,“是!”现在想起指导员的指示,他觉得肩头沉甸甸的。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是“黄魔鬼”!
  这只名叫“咆哮”的狮头藏獒刚一出生就被现任指导员徐跃国从老家青海高原抱回中队,今年7岁了,处于犬类的中老年阶段。开始所有人都以为在云南的水土养不活这来自高原的神犬,可没想到在中队训导员的精心调养下,不但将它训练成一只屡历战功的优秀警犬,今年初还繁殖出了下一代。中队领导考虑到警犬在配种后体力和精力都会受到影响,去年底就让它退休了。但此次抓捕凶猛的豹子,白歌再三考虑后还是把藏獒又带上了战场。
  “黄魔鬼”好像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它在粗大的树枝上慢慢徘徊着,过了一会儿就小心翼翼地走下树干,它的前爪刚刚落地,忽然全身僵住,随后弓起身体,发出低沉的啸声。月光下,它脊背上的黄毛都竖了起来。白歌心里一惊,难道被它发现了?他回头看看莫少华,莫少华摇摇头,忽然,一直沉默的“咆哮”睁开了眼睛,微微张开肥厚的嘴唇,露出又长又利的牙。莫少华扔掉手中的烟,示意训导员赶快命令它卧下。“咆哮”眼睛里烧着怒火,极度不情愿地趴下了。
  豹子突然一声长啸,树叶哗啦啦地响着。突然,大树旁的灌木丛中蹿出一条黑影,这条黑影比“黄魔鬼”要小一圈,动作却很迅速,它猛地扑向“黄魔鬼”的腰。
  “黄魔鬼”与黑影都站在了圈外,一个回合下来,它们都明白对方不是好对付的。
  莫少华贴在白歌耳边轻声说,“是狼。”
  一只灰色的野狼在月光下半张着长嘴,口中插满了小匕首似的牙齿,它拖着尾巴转了几圈以后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盯着豹子。野狼的身材比“黄魔鬼”要小,它不急不燥,胸前的鬃毛随风飘散,昂着头,两只黑眼睛闪闪发光,似乎在寻找“黄魔鬼”的破绽。
  当它转到野狼侧面时忽然发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
  野狼一口咬住豹子的脖子,“黄魔鬼”的颈血扑哧狂喷,它疼得松开口,气愤之下抬起前爪去拍野狼的脑袋。可它没想到野狼见血就收,一击得手后立刻松嘴,向后跳开,躲过了豹子的利爪。
  豹子“黄魔鬼”的血染红了脖颈周围的毛,月光下看去仿佛带了一条红色的围巾。它遭受重创后疲惫地蜷缩在树下,一边扭头舔伤口一边紧张地注视着野狼的行动。野狼的屁股伤得也不轻,生生被豹子啃下一块巴掌大的肉,它每走一步身子就疼得颤一下,可它仍然昂着头,围着豹子慢慢转圈。
  野狼忽然看到树动了一下,意识到中了圈套。它想就地打滚闪开,可已经来不及了。“黄魔鬼”积蓄已久的力量爆发了出来,豹子的后腿狠狠蹬在树干上,像支黄色的箭扑了上去。豹子用锋利的牙齿死死咬住野狼的脖子,野狼呜呜叫着,拼命地用前爪撕扯着豹子的胸口,几下就挖出了两个血坑。豹子忍着疼,铁了心不松口,抖着脖子甩来甩去,野狼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无奈而迟缓地挣扎着。
  “这是母狼。”莫少华小声对白歌说,“受伤的是公狼。”
  武警训导员们发出攻击的口令后,四条饱嗅狼血和豹血味道的警犬像四颗子弹一样从草丛中跃出,狂叫着向前冲去。“风翼”的速度最快,它一下就扑倒目瞪口呆的母狼,藏獒“咆哮”带着高原犬与生俱来对狼的仇恨心情,一口咬住母狼的后腿。另两只警犬分别扑向动弹不得的公狼和豹子,各自在它们身上咬了咬,又回头加入战团。可怜的母狼被四只训练有素的警犬围攻,小声哀叫着求饶。白歌和莫少华带着其他战士赶过来时,母狼已经被警犬们咬得奄奄一息了,警犬们的训导员喊“停”后,“咆哮”叼着母狼的小半截腿向主人跑去。浑身是血的母狼躺在地上,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光,一条断腿露出森森白骨。白歌掏出几块牛肉扔给警犬们,他看着可怜的母狼,动了恻隐之心,又想想最近没有什么狼害的报告,就对莫少华说,“算了,让它自生自灭吧。”
  公狼流血过多而死,而“黄魔鬼”的腰早让母狼撞断了,它是死不瞑目,两只眼睛睁得又大又圆。莫少华对白歌说,“咱们这回是‘巧借狼风’了。”
  莫少华挠挠头皮,说道,“按理说,狼都是群攻性动物,遇到敌人时有几只上几只,怎么今天母狼等了这么久才出手……”
  “发现什么了?”白歌问。
  “到底是什么?别着急,说清楚。”
  白歌和莫少华赶到草丛中时正看见“风翼”和“咆哮”对峙着,那只小狼,不,小犬正被“风翼”拦在身后,怒视着叼狼腿的“咆哮”,张牙舞爪地不停狂叫,若不是“风翼”阻拦,恐怕早就扑上去和“咆哮”拼命了。
  莫少华右手高举,手心向前,喊了声“定!”警犬们立刻不动不叫了,吐着舌头仰头看他,仿佛在等待一个裁判。
  小野狗大约有半米长,耷拉着尾巴站在两人面前。它全身披着细细的绒毛,后背呈青黑色,淡黄色的四肢比一般幼犬略为粗壮,小黑鼻子又尖又长,耳朵笔挺挺地竖着。肉落下来,它的两只前爪瞬间牢牢按住牛肉,低头闻了闻,立刻呲出小牙,咬起牛肉,仰头吞进嘴里,大嚼起来,两只琥珀色的眼睛却一闪一闪,警惕地盯着白歌。
  白歌摇摇头,仔细端详着吃肉的小野狗,自言自语道,“小家伙怎么跑狼窝里来了?”他忽然发现小野狗的额头中间有一小撮长长的银毛,在黑暗中仿佛闪闪发光。“好像在哪见过。”白歌对这只犬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他想了想,回头看莫少华,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恩,真是罕见。”莫少华说,“我还没见过额头上生银色毛发的犬。”
  “你是排长你说了算。”莫少华还是那句话。
  莫少华没想到白歌出了这么一招,一只小野狗还能带回正规的警犬班?警犬班的规矩是绝对不收留任何野狗,怕血统不正、怕传染疾病,怕影响其他警犬训练,虽说这只小野狗从体态特征上看像是中国昆明犬的后代,但毕竟是在狼窝里发现的,被狼养大的犬还能说是犬吗?可排长话已出口,自己又不好顶撞,但又不能不说,莫少华犹豫了一下,提醒道,“白排,这样不太好吧?这是野狗啊。”
  白歌和莫少华带着警犬走出草丛,受伤的母狼正在地上慢慢舔着断腿。它看到了白歌怀中的小狗,竟然一骨碌歪歪斜斜地爬了起来。四只警犬刚要冲上前,莫少华右手抬至迷彩服的第三纽扣,五指伸开,手心向左,喊了一声“坐!”,四只警犬憋着力气,立刻又坐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牛肉,奖励四只警犬。
  白歌紧紧地抱着小野狗,借着月光,他看到母狼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嘴巴微微张开,一只被血染红的尾巴讨好地摇着,似乎在对白歌说,我刚失去了丈夫,求求你了,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吧。他恍然大悟,说,“原来母狼怕小家伙受到伤害,守着窝不肯走。”
  莫少华没理他,低着头把一块一块的牛肉放在母狼旁边,口里念叨着,“自己救自己吧。”
  打扫完战场后,白歌站在一片空地上召集战士们列队集合,大家带着“黄魔鬼”和公狼的尸体踏上了返回中队的路。临行前白歌回头看了一眼母狼,他看到一双充满无奈和怨恨的狼眼,里面隐隐有闪光的液体滚动。在白歌看来,犬是一定不能被狼来养的。所以,尽管母狼凄惨绝望的哀号声在森林里响了很久很久,尽管小犬在他怀里又扑又叫又咬,他始终硬着心肠,带领战士们沿着森林中长满青苔和杂草的小路坚定地向前行进。
  
  2
  那晚白歌在做战前部署时,以班长莫少华为首的老兵就开始对他的处心积虑表示不屑。“白排,不就是一只豹子嘛?”莫少华扬着脑袋问,“还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把‘咆哮’放进林子,24小时内叼着豹子的脑袋来见你。”“咆哮”曾咬死过两只成年野猪,热带丛林中按“一猪二熊三豹”的说法,它对付一只豹子是绰绰有余了。
  可随着白歌的深入部署,莫少华心里暗暗吃惊,这小子没自己年龄大,实战经验没自己丰富,想得倒还真缜密,连天气变化对警犬情绪的影响都考虑到了。“果然是科班出身,有两把刷子!”可他还是装做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低着头半睁着眼,却将白歌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里。白歌表面上胸有成竹,其实心里也没底,他时不时看看莫“犬王”的反映,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一个新兵打断了白歌的思路。他看到一个新兵急匆匆地跑到莫少华身边,对着他耳语几句,莫少华英俊的脸上顿时升起一团愁云。他侧身悄声对白歌说,“白排,‘小见’出事了。”
  白歌和莫少华赶回中队犬舍时,狼窝带来的小野狗身上血迹斑斑,它被麻绳捆了个结实,扔在墙角。另外几只幼犬已经被转移到旁边的幼犬舍,不时发出尖尖吠叫。两个新兵在给它们逐一检查伤口,一个叫王昆的上等兵训导员捂着流血的右手,蹲在犬舍前低声抽泣。
  “排长,那只野狗把‘小见’咬死了。”王昆红着眼睛说,“养一只藏獒不容易啊。”白歌心里一惊,又觉得不太对劲,“小见”是藏獒“咆哮”的后代,4个月零7天大,一般警犬是6个月大开始接受正规训练,而藏獒因为体形发育太快,通常是4个月便开始训练,“小见”的身体极为强壮,体形巨大,上星期已开始进行正规训练,怎么可能被一只体形比它小一半的昆明犬咬死?
  “捆它时咬的。”
  两个新兵拖出了藏獒“小见”的尸体,两人低头细看,越看越心惊,“小见”的脖子上有一道两尺长的致命伤口,凝结着黑色的血痂,四肢和躯干布满深深浅浅、触目惊心的咬痕和爪痕。
  白歌没说话,走到小野狗跟前。小野狗立刻昂起头,眼睛里露出桀骜的凶光,端着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好象在对人示威,怎么了?是我咬死它的?你们想把我怎么样?白歌轻轻拨弄着它捆成粽子一样的身体,它伸长了脖子,还想咬白歌,可嘴巴也被绳子捆住,小黑鼻子顶着他的手,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闷声。
  莫少华见白歌不说话,还以为他在寻思对策,凑上去恨恨地问,“白排,你说怎么办?要不咱们把这家伙杀了?也好对中队领导有个交代?”
  “其他幼犬身体良好,没有伤口。”一个新兵立刻回答。
  白歌微微一笑,弯腰抱起小野狗,转身向中队宿舍走去。
  
  “白歌!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必须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停了你的职!”队部办公室里,中队长段辉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茶缸震得嗡嗡作响。
  白歌面无表情地站在办公室里,任凭中队长段辉的批评像雨点一样砸在他身上。他却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连反驳的心思都没有。段中队长快调职了,希望“功德圆满”的心情可以理解。白歌侧脸望着窗外的蓝天,他觉得反正事已如此,只要能保住小野狗,什么都无所谓了。
  “警犬的名额是有编制的!他奶奶的!你说!死了一条藏獒,怎么向上面交代?”肩膀上扛着一杠三星的段中队长气得双手插腰,呼哧呼哧直喘气。段辉今年28岁,山东潍坊人,性格刚烈耿直,黑红的脸蛋上挂在着两道浓眉,站在那里就像一座铁塔,1991年参军入伍,因综合素质突出被直接提干。白歌和他接触虽然没多久,却觉得此人是条汉子,敢说敢做,敢骂敢笑,嘴边上正天挂着“他奶奶的”,训练起来却一点儿不含糊,战士做得他都做得,五公里越野、四百米障碍样样精通,还有一手给警犬治病的绝活,自封为“兽医”。经常在中队对战士和警犬训话时说:“日他奶奶的,治不了你们我还叫兽医?”也不知道他是对人还是对狗。
  段辉怒气冲冲地喊,“日他奶奶的,谁啊!”
  犬舍在中队的后操场上,是一排错落有序的桐木屋,屋后有一大片开阔地,周围用木篱笆围起来,这就是警犬的活动场。三人跑近犬舍时就听见一片犬吠,等再跑到活动场前,白歌惊呆了。段辉和徐跃国当了十几年兵,两人也没见过这种场面。
  白歌知道,“风翼”站得越牢,接下来的动作就越迅速,它正在积蓄力量。白歌还看见,那只惹祸的小野狗,就站在“风翼”的旁边,一脸仇恨地盯着“咆哮”。
  白歌站在旁边忍了忍,没有说话。
  活动场上的“咆哮”突然咆哮了!
  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可它没有想到,旁边一个小小的黑影忽然飞了过来。
  段辉、徐跃国、白歌和莫少华看傻了,观望的战士和训导员傻了,围成圈的警犬傻了,三只在外围转悠的昆明警犬停下了脚步,伸长脖子瞅着圈内,连准备进攻的“风翼”也傻了,不知道是该扑上去还是呆在原地。
  此刻,小野狗在拼尽全力扒住“咆哮”的大脑袋,用小小的犬牙费力地刺着它额头上粗糙的皮肤。“咆哮”的眼睛被小野狗的肚子盖住了,头上又剧烈地疼痛,使得这只来自高原的警犬狂性大发。它本来是一只善于攻击人和大型野兽的警犬,结实的肌肉和发达的四肢让它成为警犬中的佼佼者,可面对这只速度奇快、敢于拼命的小野狗时,它却有点懵了。训导员从没教过面对小动物时的本领,也没有哪只小动物敢跃上它尊贵的头颅。它所经历过的大小战斗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它不知道该怎么甩掉这个可恶的小东西,只好用两条强壮的后腿蹬住土地,使出吃奶的力气摇动脑袋,可小野狗就像一颗黄黑色的钉子,死死钉在“咆哮”的脑袋上,它的后半身在空中荡来荡去,口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前爪,还有前爪!“咆哮”在短暂的慌乱之后想起自己还有能击碎石头的前爪。它是一只自尊心极强的警犬,本不屑对小野狗这种晚辈下毒手,但这个小野种是杀害自己孩子的凶手,又当着警犬们的面戏弄自己,“咆哮”的心被仇恨和恼怒缠绕着,它后腿一撑,低头站了起来,抬起锋利的前爪向头上的小野狗拍去。
  “咆哮”刚想反扑,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定!”。
  白歌跑过去一点点扳开小野狗的身体,他看到“咆哮”一双愤怒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小野狗。小野狗依旧不屈不饶,对着“咆哮”狂吼。赵楠上前摸了摸“咆哮”的头,俯在它耳边嘀咕了几句,又低头看看看它的伤口,丢给它一大块熟牛肉。“咆哮”叼起牛肉,压抑下满腔怒火,跟在赵楠的脚步向狗舍走去。
  “风翼”开口了。它冲着藏骜“咆哮”的背影,低沉地吼了几声,仿佛在说,算了吧,忘记仇恨吧。另外几只外围的昆明警犬跟着“风翼”叫了起来,它们叫得响亮狂暴,“风翼”转过头,脖颈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喉咙里低沉地发出“呜呜”的威胁声,那几只不知好歹的昆明犬立刻安静了下来。
  小野狗停止了吠叫,在白歌的臂弯里扬着脑袋,小黑鼻子一颤一颤着,像个胜利的将军。
  4、
  白歌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小野狗趴在一间单独的狗舍里,用警觉的目光注视着铁笼前的军人们。警犬班长莫少华马上接过话茬,“就是!段队,现在不杀它,等它长大了没准能吃人呢!”这话一出口指导员徐跃国和白歌同时回头看了他一眼。两种不同的目光下,莫少华暗暗后悔,白歌的目光他不在乎,一个新排长还能咋样?可他一看到徐跃国的怀疑眼神心里就不太自在了。莫少华立刻不说话了,他知道由于自己的多嘴,已经让指导员发觉他在有意针对白歌。在部队里,士兵给干部“下绊子”是绝对敏感的事情,就算有,也要憋在心里,烂在肚里。其实,莫少华满肚子都是气,自己的小藏獒被咬死了,“咆哮”又受了伤,他恨不得立刻宰了小野狗,以泄心头之恨。同时他还有一种担心,什么担心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隐隐约约觉得这只野狗会对自己产生威胁。
  “你会训吗?训犬可不是养犬。”段辉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白鹰,点上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娘的,这小家伙一直盯着我呢,真够倔的!”
  段辉点点头,说,“听你的,我没意见。”
  白歌心里打了个转,他想干什么?
  5、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白正林低头看了看座机的屏幕,立刻拿起电话。
  “找我有事?”
  “没有那我放电话了,现在忙。”
  “又是你和小陆的事儿?再告诉你一次,你妈绝对不同意,一个女特警,整天风吹日晒打打杀杀的,能娶回家做老婆吗?再说你现在也是特警,将来结婚生孩子谁来照顾……”白歌在那边将电话举得离耳朵远远的,半分钟以后,他小心翼翼地端着电话说,“爸,您说的我都明白了,这次不是为小陆,而是为小狗。”
  白歌哭笑不得,忙说,“您误会了,不是人,是只小狗!”
  白歌在电话里一五一十地把小野狗的故事讲了一遍。他最后对父亲强调,“我需要您的支持和帮助。”
  白歌早预料到会父亲会这样拒绝自己,他也漫不经心地说,“恩,既然这样,那我现在问问小陆,不行把小犬转移到她那里。”
  白歌将早已准备好的话拍了出来,“爸,我要是能养这条犬,我就答应你,不娶陆芳菲!”
  白歌高兴得大喊,“Thank you sir!”
  
  

标签

发表评论

twelve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