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四大危害》(最终更新)

  《佛教的四大危害》(最终更新)

  只能说,世事无常,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而佛教徒就真的是人性扭曲、淡薄、甚至泯灭了。

  三、骑劫物理学上的因果理论(或者说大自然界的因果关系),建立“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体系,继而蛊惑群众信教、成佛以脱离该体系。
  举例,如蝴蝶效应(一种拓扑学连锁反应):通过精密计算,理论上,一只蝴蝶扇动一下,就可以在地球上某一个地方掀起一场风暴,而实际上,因为要考虑到的综合干扰因素很多,所以,这仅仅是理论上的情况。
  了解这个的目的是:不能否定世事万物之间那极致微小的联系。你的一动,一念,皆影响着世界。
  因果超越时空的限制:过去决定了现在,而现在也将改变未来。它超脱于任何的宗教信仰,客观的存在于世界。人类的文明历史只有区区几千、不到一万年,因此各种造神者,最多只能建基于这点、利用这点,建立其信仰体系并吸收信徒,而不能凌驾于它。
  然自然界的简单因果理论,却被佛教弄得玄乎其神(几乎言必称因果,正如前面所说的蝴蝶效应:完全忽略了干扰因素。一切唯心造,仿佛凭意念就可以实现一切),并且以此构建他们的轮回体系。这一体系是一切恶行的帮凶以及他们拉拢信徒的工具:让受苦者和罪恶者都心安理得、安于现状。为什么?
  因为一切目前的境况都是前世的重复、报应啊。所以被骗被害遭遇差也是注定的、没法改变的、甚至是应该的;
  更有甚者,做了坏事,就再去做好事,以为这样就可以存功德、对冲,以求心安。

  四、伪善狡黠、诡辩、自圆其说能力极强,故一入佛门深似海,几无再回头的可能,误人子弟众多。经过多年的发展,其派别、理论体系已经十分庞大:各种矛盾的观点都可以找到相应的经典自圆其说,因此要驳倒这套庞大的体系解悟沉迷信众太难,而要看完这套体系的书籍,恐怕一辈子都不够(和尚都喜欢写书的,不写后人又怎会记得他们呢?不记得他们又怎能崇拜他们、供养他们呢?所以佛教的书籍,是一山一山的。),因此一旦陷入这套理论,学习起来,就好难再回头了(甚至可以说,杀人不见血:断绝一个人的七情六欲,继而活生生的脱离社会,最终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表面道德高尚的傀儡。)
  伪善:佛说不杀生,杀生是要下地狱的。故而有的教派不杀生、不种地(怕无意中杀死地里的虫子),不种地吃啥?化缘啊,靠农民耕作供养,然而供养他们的人却因为杀生而下了地狱(除虫除草总得要做的),到头来,他们成佛后又成了超度农民的神,这可真是一个死循环:佛教徒总能并且心安理得的占居理论上风,为什么佛教徒不自决呢,这样就可以保证自己及他人都不用杀生?
  其实吃植物就是不杀生了吗?难道植物就没有生命?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只是没有活蹦乱跳而已。抛开植物不说,我们喝的每一滴水里面都有万千藻类、细菌,这些都是生命,所以佛说不杀生是虚伪的。在这点看来,我觉得道教说得更好,万物相生相克(说到这里必须强烈谴责那些认贼作父、脑袋被洗得一干二净的胡乱放生、破坏生态平衡的佛教徒!)
  另一个我说的伪善,就是指佛教徒口口声声说的“积德”、“功德”,他们劝人行善的这一套是带有隐藏目的的:让信众期望有好的报应,为下辈子积德,说到底最终就是为他们设定的轮回框架(一个宣称痛苦的框架)服务,好让更多的人信佛,继而跳出这个设定的痛苦框架成佛得极乐(一个不用干活就有吃有喝有人供养有人崇拜的世界)。然古代圣人教导我们做善事是不求回报的。
  狡黠:

  前面所说的三破论:“入国破国”、“入家破家”、“入身破身” 等已经有了详细的说明,但是我这里特地要补充一下的是,佛教徒善用他们的那套因果轮回报应理论诅咒、恐吓人,如果不信他们、侮辱他们的话就会有不好的结果,飞来横祸、下地狱等等,心理暗示被他们运用得炉火纯青。
  如: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这种其实就是报复心理和暗示,即诅咒。可见佛教徒的心理极其阴暗猥琐隐晦(言必称因果,念必及报应。人变得越来越卑劣、民族也变得越来越劣根)。
  说到报应,不得不佩服佛教徒的诡辩能力,因为他们拥有两样终极诡辩神器:因果与轮回。
  因果,(前面说过,万事万物皆有联系,而且这种联系是超越时空的。但是这种联系并没有佛教徒说的那么玄、唯心,只是简单的自然联系。)在你身上没发生的报应,不代表不会在你身边的人发生;你现在没有发生的报应,不代表将来不会发生。
  轮回,要是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好好的,没有发生报应,怎么办?他们就会扯上一世(上辈子积德了啊、先人积德了啊)、下一世(下辈子将会继续报应的),反正你是不可能在活着的时候去考证所谓的上一世、下一世的,人就一辈子,于是乎,佛教徒完胜。
  其实,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常八九,总会有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出现,如果这些都跟报应搭上边的话,那么报应之说几乎是无懈可击。
  有位网友说得很好:当我谤佛时,就好像在说“毒品是有害的”一样,心安理得,而且这是个正常人都有的常识,我能有什么贪慎痴呢?所以对于你的诅咒,我认为是可以无视的。谤佛对我来说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没什么严重的贪慎痴,抱歉了,我还是不会下地狱。
  说无可说,佛教徒只好拿出最后的把戏:存在即合理。我要说,佛教的不存在也是合理的:佛教传入之前华夏文明一样昌盛,相反佛教发源地民众大多改信印度教是什么道理?

标签

发表评论

fiv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