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之风,愿吹动风铃阵阵1

  小山村的西面则是小溪水源的来源之地,可以说是一面陡峭的悬崖,瀑布从悬崖的顶端奔流而下,洁白如玉,又如同倾泻而下的牛奶。注入下面的潭水中,溪水又从潭水中溢出。你看不到青白色的崖壁,他被一团团的藤条,苔藓,树丛所覆盖。青葱翠绿但又是那么的浓密,藤条上点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布谷鸟,杜鹃叫声不断,蝴蝶蜜蜂百花之间纷飞乱舞。氤氲之息弥漫在周围,又有薄雾环绕,如同仙境。
  白天人们穿梭在阡陌交通,熙熙攘攘。各个家里面的人都出去劳作了,男人牵着牛拉着犁前往山麓下的一片片耕地上打理自己的农活,有的妇女们也在地里帮自己的男人干活,有的三五个一起,右胳膊挎着篮子,篮子里面装着自家人的衣服,前往溪边,借着棒槌混着清澈见底的水敲打衣服,其间可听见她们谈论家事,聊点流言蜚语。亦或者是晚上和丈夫打情骂俏的话。不时的捧腹大笑,就这样消遣时间。过着平凡而又充实的日子。老人们则一伙一伙的坐在一个某一个人的家门口晒着温暖的阳光,夸夸其谈,滔滔不绝着自己当年的峥嵘岁月,享受着生活的宁静与天伦之乐。孩子们也是三五结队的在河里摸虾捕鱼,嬉笑追逐打闹,奔跑于花草之间。经历着属于他们的童年。无忧无虑,只有想着办法追寻着他们的欢乐。整个村子里面人们安居乐业,一片祥和宁静的场面。
  白天那热闹的场景,在所有人看来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习以为常,可有个叫做顾风的少年却时常一个人坐在远处,孤独地观望着这一切,他羡慕那么多的孩子摸虾捉鱼,到处嬉戏,他想和他们一起玩耍。一起爬到树上摘那飘香的槐花。他羡慕人们其乐融融的场面。但人们不愿意和他见面,见面就说他晦气。在他出生的时候,是一个晚上。但奇怪的是那天晚上的月亮被一团乌云遮住了,外面的一切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而顾风的妈妈将这孩子生出来之后,孩子的肩膀上有一个骷髅头一样的纹身,这个骷髅头冒着邪气,好似在邪魅的笑。孩子的父母和帮忙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急忙叫当地的一位长者,看这是怎么回事,长者看了之后便说,“这孩子命中注定不是这个世界来的。”便把孩子的父亲叫出去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父亲进屋之后神色凝重,脸上愁云密布,像是有很重的心事。但他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孩子。”过了一会,黑云消散,孩子肩膀上的骷髅头邪气消失。但那个骷髅头并未消失。它似乎在接受着月光的滋养。从那之后,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秘密,都害怕看到顾风。认为他会给自己带来不幸。可多少年过去了,并没有什么怪的事情发生,人们也不在躲着顾风,但也不会和他待在一起。

标签

发表评论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