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州12岁女孩产子,婴儿父亲为邻村74岁老人

  
  [导读]12岁女孩思思两个月前生下一名女婴,孩子的父亲是谁?思思称,去年6月起三名小学老师曾先后多次对她强奸;警方介入后,经dna鉴定认为,一名74岁的老人才是事件的元凶。
  生子留证
  “那个老头连走路都不方便,怎么可能强奸我女儿?”李春生听闻后愤慨。
  74岁老人致幼女怀孕在坊间也成为争议话题。有人对此质疑,也有人从时间上推算,认为三个老师致幼女怀孕的说法亦不靠谱。并由此怀疑可能另有隐情。
  思思诉称三个老师强奸她的时间,分别在去年6月、7月和9月。整个8月,思思对记者的说法是,“放假在家,没见过他们(三个老师)”,“也没和别人有过”。
  也有当地人认为,12岁还属儿童,怀孕本就不正常,也许用一般的常识去分析也不合适。
  这期间,当地干部多次找李春生夫妇,劝他们把孩子打掉。并向他们承诺,引产费用由镇上出,此外还给家里三个“低保”指标。
  5月7日上午9时15分,思思在祁东县妇幼保健院剖腹产下一女,体重6斤,身长50厘米。
  女婴生下后,李春生多次上访,警方通报中称,“在没有其他证据下状告学校三名老师性侵,并且要求对所生小孩重新做鉴定。”
  警方材料称,“其父母提出,要先把已判决被告唐冬云从监狱提出,并当其面采血后方能对其女及女婴采血,另外所采血样要给他保留一份。还要求进行DNA鉴定当天,要同时让唐冬云到DNA机构中心当面见证。这些要求与有关规定不符,因此采血无法进行。”
  至今,这场缺乏信任的“拉锯战”仍在胶着。
  6月20日,警察再次来李家,将思思带到梅溪镇派出所。办案人员拿出12张老师的照片复印件,让思思辨认。
  随后办案人员又将思思带到镇中心小学,让她指认“哪个是哪个的房子”,李春生说女儿也全部都指认了。在学校门口,一名办案人员把他拉到一边,“他劝我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了,我说如果我不搞大,你们也不会调查。”
  “我问他们,女儿已经指认了三个老师,为什么没有对他们展开调查?警察说,小孩子说的话不能成为依据。”
  这却让李春生充满期待,“我们一直想见那几个老师,这次是个机会。我们全家人都会去,到时就能和他们当面对质了。如果冤枉了他们,我愿意道歉。”
  未了的“真相”争议和悬疑之外,处于风暴中心的思思和她产下的女婴,两个“孩子”的未来却一直少人关注。
  李春生说,还有人想出10万把孩子买走,但他都没同意。女儿现在没有抚养能力,暂时只能由他们来养。至于将来,现在还管不了那多。
  “出了这个事,女儿肯定不能再上学了,也不能在家呆了。”父亲说,下一步,他准备带女儿去外地:

标签

发表评论

fifteen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