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孕产凶险媒体报道更应懂基本医学常识(转载)

  “湘潭一产妇剖腹产后大出血不幸离世”的新闻成了这个周三上午整个中国互联网最轰动的话题。新闻本身及其反响这里就不累述了。笔者在这里只简要的说明两个问题。
  简而言之,羊水栓塞就是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由于羊水中含有各种各样的污染物质(胎儿胎脂、胎粪、毛皮)和促凝成分,既可以直接阻塞血管,又可以作为强凝物质,引起急性肺栓塞、严重的休克情况。
  引发这个急症的原因一般是子宫收缩过强,导致胎膜破裂,羊水从子宫创口进入血液循环。至今人类医学的产前检查对此仍没有找到查出先兆的办法,也就没能研究出足够的措施来预防。然后胎膜破裂后病人发作很迅速急迫,抢救往往来不及。
  很多人都不太能接受,在医学昌盛的今天有孕妇死亡的现实。但其实孕妇分娩的风险,虽然在当代医学帮助下大大降低,即使在发达国家,孕产妇死亡率也有约十万分之十左右,也就是万分之一。
  就中国而言,全国万分之二,大城市不足万分之一的孕产妇死亡比例总体来说已经很低,但落在任何一个家庭仍是天崩地裂般的大悲剧。
  从目前视频报道和描述的分娩和抢救过程来看,因胎儿个头过大,医生一开始建议剖腹产,家属坚持顺产;后来产妇太痛(子宫收缩过强),被迫转为剖腹产,婴儿生下后,发现羊水已经进入血液循环,产妇陷入危险。
  家属对医学不了解,没有及时同意转为剖腹产,这是导致羊水栓塞未能避免的主要原因。而在病情告知后的家属的进一步应对失措,则是孕妇死亡、未能救活的直接原因。
  同样是由于家属对医学不了解,医生下达病危通知,建议摘子宫保大人,家属特别是媳妇的婆婆反对,说“这以后还怎么生二胎,做不了就转院”。可这时还能转院吗?
  而且这是在协和医院这个中国最顶级的医院,得益于北京这个超级城市的多个血站资源。很多小城市整个血站都没有备有这么多的单一血型血源。
  实际上,当天下午,整个湘潭市医疗系统都在为抢救这位孕妇在努力。从下午1点一直抢救到晚上9点,可谓是尽了全力,尽到了救死扶伤的医者天职。
  当然,家属遇到这种天崩地裂的悲剧,说什么做什么,甭管对不对,心情可以理解。但一些媒体这么报道,就是严重的不及格。
  限于时间,往往很多连门都没入的媒体人就开始根据自己极有限的学识、很狭窄的知识结构体系(相对复杂的世间万物来说)开始对世间万物夸夸其谈了。
  家属可以没有医学知识(当然事先有所了解的话最好),但受过高等教育的记者,在承担“社会公器”这一神圣身份的时候不应没有。事先不知道很正常,可以快速的简单学习一下,请教一下专家。
  尤其在医患矛盾突发的今天,自称“社会公器”“道德良心”的媒体记者在报道这些案例时要格外谨慎,不要轻易直接断定这是医生和医院的责任。最起码,要先咨询一下专业医生和医学界学者,不要闹出“羊水栓塞为何没有事先检查出来”的无知笑话。
  医患关系走到今天,虽然各方面都有很大关系,但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也是其中推波助澜、无中生有的很重要一环。还记得八毛钱治结肠闭锁、助产士缝肛门、医院“烤婴儿”等等事件吗?
  
  
  

标签

发表评论

seventeen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