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滴血的剪刀(二)

二.撕裂
   上了初中,日子也过的不紧不慢,我还是那样一成不变的生活:上课,回家,学习,吸烟。只是感觉学习上稍微有些压力了,学科多了,而且毕竟是重点中学,竞争也很大。不过,对我影响不大,我在班上一直徘徊在前10名,自己也觉得满意了。
   那时候和同学们迷上了Michael Jackson,一天到晚就看着VCD学他跳舞。自己倒是自我感觉良好,但其实跟跳大神没什么区别,一个字:丑!!!有事没事还在大街上摆个他的招牌POSE,自以为很酷,实际上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堆狗屎。
   在我正投入的时候,门开了,我回头一看,是二姐回来了。她走到我面前,还没说话,就是一个大耳光。
   “有病啊你,声音开这么大,震死人了。邻居不要过了?又不是这个家的人,谁叫你随便开电视VCD了?”
   她说完,把电视和VCD关了,自己进房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那。
   过了一会,思绪才会过来,到底怎么了?我究竟做了什么天大的事让她如此生气?不就是音响声音大了点么?以前我也这样过,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还有那句“又不是这个家的人”到底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是这个家的人了?
   “良,过来吃饭了。”爸叫我了。
   我看了二姐一眼,她也看到我了,白了我一眼,继续吃她的。
   “哦。”我答应道,开始吃饭。
   “爸,我出去散散步。”
   出了门,走到广场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掏出香烟,点上,大口的吸着。
   接下来的日子里,二姐对我非常冷淡,有事没事就吼我,骂我两句。我每次都想问清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她都那样了,我还能问什么?问了更找骂。
   因为大姐上班远,所以在单位旁边租了个房子,平时也不回家的。偶尔和她的男朋友回来看看爸妈。
   “哟,你那头是什么?一片云啊?象个鬼一样。”二姐的声音。
   整个过程我没说一句话。
   一会,大姐进来了。
   我起身。
   大姐听完,脸变得严肃起来。
   我听完,犹如五雷轰顶。
   底下的话我都没听进去,我只觉得身体麻木了,脑子僵了。她说什么我都以“哦”回答。
   说完,她在桌上放了50块钱,出去了。
   深夜,万籁寂静,我睁大着眼,睡不着。掏出香烟,点上,大口的吸着。一支灭了,再点一支。在烟灰缸里出现第八支烟头时,我的喉咙对我发出了警告。
   我拿过爸爸给我的剪刀,盯着它,揣测他给我的原因和用心。
   记得好象在哪部电视剧上看到过,男主角当他心痛的时候就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用体痛代替心痛。我也想试试。
   痛!!!
   血流满了整条手臂,滴在地上。我拿了件旧衣服,把手臂包了起来。用纸巾把地上的血擦干净。
   我又做梦了,还是小时候那个梦,但梦里的小女孩也长大了些,和我一样大,我们依旧坐在秋千上,她依旧对着我笑…………
  那以后,我的学习一落千丈。在学校,我不再一个人埋着头学习,而是和成绩差的孩子一起到处玩,打电脑游戏,抽烟。班主任找我谈过几回话,我都是应付差事的躲避过去。在家里,我少言寡语,躺在床上发呆,吃饭就吃饭,不说话,吃完了继续回床上发呆。
  晚饭的时候,我夹了一块肉到碗里,我从小都不能吃肥肉,一吃就恶心,要吐。所以,我把肥的部分剔掉,把瘦的部分吃了。
   我把肉从桌上夹起来,放进碗里,混着饭把它咽下去了。
   心,又痛了。我把剪刀拿出来,重复了那个动作。当剪刀拉到头的时候,我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我身上?我究竟要怎么面对这一切?我的亲生父母呢?他们又在哪里?为什么不要我?
   手痛,心也痛。我又一次拿起剪刀,在手臂上再添了一条横。
   门开了,我抬头,爸爸走了进来,他看见了我的左手,看见了我眼里的泪,他呆住了。我把头低下,继续用右手抱着头。
   过了良久,他终于开口了。
   摸了摸我的头,出去了。
   她是我姐姐?她有把我当做弟弟么?她在知道了这一切后有坦然的接受我么?难道就因为她是我的“姐姐”就可以目空一切的侮辱我,诋毁我?
  
   终于,我选择了逃避。
   爸在考虑了两分钟后,答应了我的要求。第二天,我便在朋友的帮忙下,搬进了学校附近一个胡同里。
   我回到屋里,坐在床上发呆。这是个单间,和学校里的寝室一般大小。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连衣柜都没有。没有厕所,厕所在屋外,几个房子的人共用的。
   日子就这么过着,我每天都和一帮不学习的同学去打PS(游戏机),玩到很晚,回到宿舍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猛抽烟。白天上课就打瞌睡。学习成绩很快滑到全班40名。班主任在无数次的和我交涉未果后,终于找到了我爸,告诉他我的情况。爸爸也和我谈了,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理着。他大概也知道我心里的情况,也找不到什么适合的话来劝说我,因为他本身,也处在一种尴尬里。
   很快,中考的日子到来了。以往考试的时候我都很谨慎的,如临大敌,别说这么重要的考试了。可是这一次,我很坦然,只是在考试前几天随意翻了会书。我知道,我已经放纵了。
   接下来的暑假,也许是我人生到目前最难过的暑假。
   爸爸依然是忙着工作应酬,妈妈依然是对我的不屑,二姐依然是打骂不断。
  
   相识
   就这样,报了名后,学校分配了宿舍,我拿着钥匙,拎起东西,走向了那个影响我接下来几年生活的宿舍。
   “XX的,刚才那个MM长的还真不错。”
   “XX,你懂个屁”
   我打开门,里面有三个人,他们停止了喧哗,转过身看着我。
   “恩。”我应道。
   “1班。”
   “良。”
   “他是涛。”又指着旁边的高个子。
   “哥们,一个人来的?”涛问我。
   “你好象不爱说话。”猴子说。“和我们在一起没什么拘束的,不要象个婆娘一样,我们就是学校里最坏的那份子了,放开点,啊?你抽烟不?”
   “恩,谢了。”我接过烟,点上。
   “就是就是,以后都是兄弟。”飞附和着。涛只是在旁边微微的笑着。
   “呃,我忘了我和涛还有点事,飞,你搞定。”猴子挺聪明。
   “XX的叫你弄你就弄,屁什么话。哥们,我们先闪了啊。”说完就拉着涛一起出去了。
   两张上下铺的床,只剩下一个上铺了。
   “好,你小心点啊,别掉地上弄脏了。”说着,我爬到上面去了。
   “哟,还挺滑。”他给我捡了起来。
   “对了,你们初中也在这里念的?”我问飞。
   我摇摇头。
   “我不混的。”我加强了“混”字。
   “不是,我是本校录取的倒数。”
   “呵呵……”我笑了。
   “谢了啊。”
   “行行,知道了,来,抽支烟,休息会。”我递了支烟过去。
   “老婆?你看我象二十老几的人么?”我也点上烟。
   “哦,没有,还没谈过呢。”
   “打架?小时候打过,大了就没有了。酒也不太会喝。”
   “至于么?没老婆不打架不喝酒就是废人?”
   “…………”我无言了。
   正说着,猴子和涛回来了。
   “恩,弄好了。”
   “好。”我回答。
   “行了,我他妈知道了。”我用他们的方式回答。
   “好啊,可是我踢得不怎么样,你们得带带我。”
   “行了,只要长着脚就行,换上鞋,走吧。”说完,他们都开始换鞋了。
   “我有两双,借一双给你,你多大脚?”涛开口了。
   “我的42的,问题不大,凑合着先踢吧。”
   “XX。”飞骂道。而涛,只是微笑着。
   “恩,看出来了。那你呢?”我问猴子。
   说完,我们便出发了。现在是下午四点十几分,操场上人不是很多。我们找了块空地,开始随意的踢。
   人慢慢多了起来,我们开始组织比赛了。我和飞一起打后卫,猴子踢前锋,涛坐镇中场前腰位置,还有其他一些不认识的,都是球友。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比赛也结束了,两边打成了平手。我倒在球场上,大口的呼吸着,两眼望着黄昏的天空,这种感觉,太棒了。
   “没事,没事,只是好久没这么累过了。”
   “好。”我接过手,他一用力,把我拽了起来。
   回去一起到学校浴室洗了个澡,其间,猴子依然是对飞不停的“叫骂”着,涛有时也附和两句,但更多的时候依然是那标志性的微笑。而我,话也开始变多了,开始和他们打闹,嘴里的脏话开始递增,也许,我开始融入他们了。
   “去哪家吃?”猴子问。
   “XX的,谁问你了,涛,你说去哪?”猴子把脸转向涛。
   “随便吧,惠姐就惠姐吧。”涛回答。
   “我也随便,你们说哪就哪。”我倒也无所谓。
   最终,我跟着他们去了惠姐饭店,是学校旁边的一个小饭店。一进门,感觉是挺干净,很清爽,我赞同了飞的眼光。
   “恩,菜你就随便上吧,以前我们经常点的那些,酒嘛,先来一箱吧。”猴子对她说。
   “哎,先来抽支烟,饭前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啊。”飞说着把香烟掏了出来。
   “我他妈高兴,行不?我高兴饭前作神仙。再说,老师也没教过这句话。”飞反驳。
   我把自己的烟点上后,把火机递了过去。
   “8x年x月的,16,你们呢?”
   “恩,看出来了,光看外表就知道谁最小了。”我转脸笑着对飞说。
   “XX的,都他妈的欺负我,长的矮是错么?要有情操,有品味才行。”飞抗议。
   “好了,别提这种伤心事伤小飞同志的自尊了。”涛说话了。
   “你不说话真是太好了,等会奖励你两块肉。”猴子的嘴是厉害。
   门开了,服务员端菜过来了,酒也送过来了。
   “我?我不怎么喝酒的。”
   “行行,我自己动手。”
   晚饭算是结束了,我头比较晕,但还是能走,他们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脸都很红。猴子把帐结了,然后我们一起打闹着回宿舍了。
  
   “我操,这衣服真他妈的土。”猴子骂着。
   “哎。作孽啊。”他感慨。
   无聊又枯燥的生活就此开始,稍息,立正,跑步,正步,几天下来搞得疲惫不堪。不过我们和教官的关系倒是拉近了很多,尤其是猴子,一到休息时间就拉着教官到 台后面抽烟,我们也顺带过去噌一支。教官也就是一个态度,休息时,随便怎么玩都可以,但训练时,你们就得给我好好训。我们也算配合他。
   9点左右,我们4人在宿舍里海阔天空的吹,从他们打架打得多厉害,哪个哪个女孩多漂亮,哪个游戏又是多好玩。
   “谁是猴子?”为首的那个身材较壮的人问到。
   “啪”,那人没说话,直接对上去给了猴子一个响亮的耳光。
   费了一会工夫,涛终于把两人拉开。
   “你打我弟,你没病?他怎么得罪你了,你要打他?”
   “过来”他叫那两人中小的那个过去。
   “哦,这个小XX啊,他抢我朋友的老婆,我帮我朋友出口气。”
   “那你倒说说你是谁。”
   “老子等着你,小XX,我怕你到时候跪着求我。”猴子也不示弱。
   过了一会,猴子说话了。
   “恩。”涛回答。
   “高中部老大,也是学校的老大,我们经常一起玩的。”涛回答我。
   “不用了,我和涛就行了。”
  
   “他们没事吧?”我问飞。
   “哦。”我不再多说了。
   “那小XX,看见我和宏去找他,脸色都变了,马上给我道歉,说什么当时不知道我是谁,最后还买了包中华给我。”猴子笑着拿出香烟在我们面前晃。
   “我?我还能怎样,人家都道歉了,我也不能得理不饶人吧?我还故意问他,那下午放学后还要不要到校门口等着了?你猜那傻X怎么说?”猴子很得意。
   “‘不要了不要了,要不下午放学一起吃顿饭吧,我请,不打不相识嘛’。”猴子学着说。“我就说,算了,以后知道我是谁就算了,下次打人记得查清楚对方底细。哈哈哈”说着,给我们一人递了一支中华。
   “我操,你怎么现在才想起问人家?”飞搭话。
   “哈哈,没关系,和我们在一起这种事多着呢,你以后习惯就好。哈哈哈。”猴子笑了。
   “昨晚要不是涛把你们拉开,我肯定把那XX打趴下。”飞一边做着动作,一边大声说。
   “我操!我是高手,不轻易出手的。”飞还在扯淡。
  
   第一次
   我和涛坐在后门旁边的最后一排,猴子和飞坐在中间的最后一排。
   “行了行了,别唠叨了,头都快炸了,该上课上课,该干吗干吗,烦不烦啊。”猴子不耐烦的小声说。
   生活在继续,我们还是每天不学无术,上课要么看小说,要么睡觉,放了学就去饭店吃饭,喝酒,晚上就在宿舍海聊,猛抽烟。我的烟量是最大的,已经达到每天两包烟了。
   “我?我也不知道,无聊就抽呗,烦了就抽呗。”我回答。
   “去你妈的,说点好话。”
   “我操”…………
   成绩下来了,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囊括了倒数前4名,当天晚上在听完老班的教诲后,我们到饭店着实的大撮了一顿,庆祝我们前4名的成绩。
   从饭店出来,往宿舍走。飞象是干了一天的苦力活一样,走的有气无力的,但走的路还是直的。我们三就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走。
   我们回头,飞正对着旁边三个人吼着。
   “钻你XX的,我不会走路啊?往你脚下钻。”飞继续骂道。我们听的非常清楚。
   “咻”我感觉旁边一阵风声,猴子已经冲出去了,手里拿了块砖头。
   这时,涛已经象影子一样晃过去了,两个人带一个有气无力的飞对三个人。我依然站着不动。
   要换作平常,见到这场面,我还真有些怕,但毕竟喝了酒,酒性上来了。我冲过去用左手从后面楸住猴子身边一个家伙的头发,把他头拉转过来,然后右手把拳头握紧了,使劲的朝他脸上捶,第二拳时,我已经看见红色东西从他鼻子飞出来了。
   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涛和猴子已经把那两个放倒在地上了。借着路灯,我看见猴子脸上有块青的,估计是中了一个老拳。涛倒是完好无损。
   猴子问那个踩飞的人:“你们跟谁的?”
   “霖哥?是不是高二(x)班那个?”
   “哈,回去问问你霖哥,猴子是谁。妈的人家混你也混,你他妈眼睛怎么就不放亮点?”
   “和宏结拜的兄弟,都是朋友。”涛回答我。
   “知道今天错了么?打你服气么?”猴子继续问。
   “这他妈还差不多,去,给我兄弟道歉去,挨个道歉!被你踩的那个叫飞哥,这个是涛哥,那个是良哥。”猴子还不放过他们。
   “算了算了,猴子,走吧,都是小兄弟。大路上的,一会人多了不好。”涛跟猴子说。
   “好好,兄弟放话了,我还能说什么,滚吧你们。以后眼睛放亮点。”猴子大声说。
   “哈哈哈,小XX。”猴子大笑着。
   “你这傻X,要不是我们在,你都给人打死了,哈哈哈。”猴子笑骂着。
   回到宿舍,头上开始感觉有点疼了,我用手轻轻揉着头。
   “没事,给他捶了一下。”
   “当时也没多想什么,反正不是他倒就是我倒,就使劲搞就是了。”我一边点烟一边说。
   “是啊,这是我第一次打架,小时候那种不算。”我说的很平静。
   “呵……对了,那些家伙明天不会搞什么花样吧?”我问猴子。
   “好”我答应着。
   “你看这没出息的东西,我他妈怎么会认识这种兄弟。”不知道猴子在和我说还是在和涛说。
   “恩……”猴子点头。
   “恩,睡了。”
   夜,深了。飞和猴子的呼声此起彼伏,涛是不打呼的。我两只眼睛瞪着天花板,脑子里又浮现出了在家时的一幕幕,忧郁又涌上心头。
   “今夜的寒风将我心撕碎,苍惶的脚步我不醉不归……”我哼起了伍佰的《痛哭的人》。
   “恩。”我小声的回答。
   “心事?也许吧,也许有,也许没有,我也不知道。咳……”我含糊着。
   “哦?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好奇道。
   我们都不再说话,抬头看着夜空。
   “是吧。”我象征性的回答道。
   “我和猴子是从小玩到大的,飞是我们在初一认识的,一个班的。”他的回答很简单。
   “朋友?哪种?象你们这样的?”
   “以前有一起玩游戏机的,象你们这样的,没有。”我很坦然。
   沉默…………
   “恩,知道了,好梦。”
  
   “今天我把你介绍给他们,以后,在学校不会有人敢找你麻烦。不过如果再发生昨天晚上那种事,也没办法,先收拾了再说。现在小兄弟都是这样的。”猴子对我说。
   “呵…………这倒是。走了,抽烟去。”
   “没关系,迟到对我们还不是家常便饭嘛。走。”他对时间不屑。
   我们到厕所后面抽烟去了。
   “报告。”
   “拉肚子”
   我们回到座位上,涛正埋着头看书。
   “你XX的就是低级趣味,《寻秦记》,科幻武侠小说,看过没?”涛头也不抬。
   “行了行了,滚蛋,别烦我看书。”他不耐烦了。
   “嘘,良,喂。”过了几分钟,猴子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他指着趴在桌上的飞,对我阴笑着。
   “看着。”猴子小声说。
   “噢……噢…………老师,我没睡觉,我只是听课听得有点累了,稍微趴两分钟而已。”飞的声音全班都听到了,前面的同学都转过头来看着他笑。猴子已经是笑的快滑到桌底下去了。我也是笑的脸都快变形了。涛一边笑一变骂了句:“傻X。”
  “飞,你有病啊?是不是要去看精神科了?站门口去清醒下!!”数学老师下处方了。
  “睡得爽不爽?”我问他。
  “哈哈……”我和涛笑的趴在桌上。
   日子缓慢而规律的过着,我们的日子每天基本都一样。我依旧是在爸的要求下每个礼拜周末都回家,一回到家的我,就立即恢复了那个本应的我,心情忧郁,被家庭的事所缠绕,让我透不过气。不说话,只是呆呆的躺在床上。我在想:我在学校的作为算是逃避和发泄么?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到街上一家酒店订了一个包间。我和涛还有飞先过去了。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个人没到,一会吧。”我说。
   过了约摸十分钟,猴子来了,还带了人来。
   “大家好。”雷跟我们打招呼。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雷,比涛略高些,但身体没有涛结实,属于正常的,脸倒是长的很标志。
   “小事,小事。”飞应道。
   “良,你看。”猴子从他身后拿一个大圆盒子。
   “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大家一起准备的。”猴子说。
   “谢个屁,你他妈又来了。自家兄弟,谢什么谢。”飞发话了。
  “我操!”飞出口成脏。
  “行了,行了,我他妈不说脏话了,好了不?”
  “就是就是。哈哈哈。”我们四个人笑了起来。
  “是17了吧?”猴子问我。
  17跟蜡烛插好了,他摸出火机把蜡烛全都点燃。
  我虽然小时候生日,爸也买过蛋糕给我,不过都是巴掌大的小蛋糕,意思意思的那种。要算真正意义上的蛋糕,这是第一个。许愿?我也从来没做过。今天可以试试了。
  “呼”我一口气吹灭了17跟蜡烛。
  “你许了什么愿?”飞很鸡婆。
  “呵……”我笑笑。
  “生日快乐,干杯!”大家都我说着。
  菜也上来了,我们吃着,喝着,抽着,聊着。
  “恩,他就这样,不擅言谈的。不过他人非常狠。比如要打人,他一定是把人往死里打那种,就象疯子。”猴子说。
  那天晚上,飞是彻底喝高了,现场直播了好几次,不过播完以后也就好多了。猴子也喝晕了。涛还好,雷也没什么问题。而我,早就喝躺了。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是他们第二天我醒来告诉我的。这是我第一次醉成这样。
   一天晚上,涛和飞都回家去报道了,雷去给他一个什么妹妹过生日了,我和猴子在宿舍抽着烟,无聊的聊着天。
   “哥……是我……齐。”是猴子表弟的声音,还带着抽泣。
   “刚才宿舍里的同学跟我借作业抄,我不借他,他就骂我,我还了两句,他就把我按在床上抽我耳光。”
   “就是我们班的。”
   “恩。”
   “哪个XX不想活了,敢打我弟?”
   “不是他们,是另一个,刚刚还在的,现在不知道哪去了”齐上来说。
   “找,老子今天一定要找到他,我倒要看他肚子里长了几个胆。”猴子真的怒了。
   “没有,只看见出去,没注意往哪走的”其中一个回答。
   “不是,分开的,4楼有几个,5楼也有几个。”
   “小齐,你跟着我吧。”我对小齐说。
   我和他在2楼他们班的每个宿舍都找了,不在,又跑到楼下去在宿舍楼旁边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人影。
   “恩。”
   “就是他。”小齐说。
   我走到他面前。
   我提起棍子就往他身上猛抽,他一边叫着一边缩到床上去了。旁边的两个人呆呆的站着。
   “你XXXX,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谁?妈的连他家人都没打过他,你XX的你算老几,敢打他?老子叫你打!”猴子怒吼着。用脚把他踩在床上,两个拳头朝着头就砸。
   “错?错你XXX,老子叫你打。”猴子不理他。继续着他的动作。
   “哥,算了,打过就算了,再这样要出事的。”齐一边拉一边说。
   “算了,差不多了,给他点教训算了。”我对猴子说。
   “你知道我是谁不?”猴子问他。
   “你他妈知道还打我弟?想试试我拳头有多硬是啊?”
   “哟,你个欺软怕硬的小XX,你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不要说打,你要是骂了小齐,我只要听到有人告诉我,你就主动去楼下宿舍找我报道,听见没?”
   “知道了,猴子哥。”
   “不要了,我还有作业要写。你们去吧。”
   回到宿舍。
   “好了好了,打也打过了,气也出了。还骂什么。”我对他说。
   “行了,才7点半,我们去哪潇洒?光坐这也太空虚了。”
   “PS?电脑?”
   “好。”
   “老板,两台机。”
   我和猴子坐在一起,联机玩红警。
   “XX吵个吊啊,没看我大部队开过来了?闪开,人间大炮来了。”
   我们俩边打边叫,非常投入。
   这时,我转头看隔壁的人,他好象在上网。
   “哟,好象是的,我去问问老板。”猴子看了一眼,站起来对我说。
   “那就叫他给开通呗。”
   “好了,可以了。”一会,猴子又回来了。
   突然我眼光被隔壁的的屏幕吸引了:他在看黄网!!!
   我跟着他看了一会,他也发现了,回头看了我一眼,继续他的。
   “我给你打吧。”他站起来,到我的机器旁边,在键盘上敲着。
   “嘿,猴子,看,爽的。”我叫了猴子。
   “隔壁的哥们给的,爽吧?”
   一幅一幅暴露到极点和极其淫荡的图片在我的鼠标下不断的滑过,我的神经被强烈的刺激着,生理也起了变化。
   “我觉得还行,要看电影去租VCD回家看去,还要上网干吗?满足吧你。”我头也不抬。
   “不打不打,没看忙着呢么?”我不耐烦道。
   “……”我不理他。
   “才他妈几点,再玩会。”
   “什么?十点二十了?我操,时间过这么快。算了算了,走吧走吧。”我关掉网页,站起身。
  
   第二天,在班主任一番罗嗦的交代之后,寒假算是正式开始了。
   “xx路。”我回答。
   “恩……”
   “怎么?有心事?”看到我刚才还嬉笑的脸变凝重了,猴子问我。
   “他肯定是在挂念哪个MM,一个多月的假呢,想着见不到了,自然失落了,哈哈。”飞在旁边叫着。
   “少来,没交过女朋友的人,跟我说这个?扯鸟淡!”
   “恩,记得打电话找我。我先闪了。”飞利索的跳上一辆的士。
   “哎,对了,雷呢?怎么没看见人?”我问猴子。
   “又有辆车,你们先还是我先?”涛问我们俩。
   “恩,好,电话联系。”涛说。
   我们俩上车了。
   车子开动了,我望着车外发呆,心烦意乱。
   “没有,我能有什么心事,有点累而已。”我强颜欢笑。
   “没打算,就在家吧。”
   “呵……那要不你有活动的时候打电话叫我吧。”
   车很快就到我家了。
   “恩,滚吧。”
   车开走了。
   现在是中午11点47分,爸妈他们都应该在家。
   迟疑了几秒后,我打开了门。
   “恩。”
   “吃过了。”其实我没吃。
   “…………”我低着头,不说话。
   我始终站在旁边低着头,听着他说话。至于说的什么,穿耳而过。
   我冷冷的看着她,手里书包带捏的紧紧的。
   我的手捏得更紧了。
  我转过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
   大年三十了。
   “哟,你干脆不要起床了嘛,一直睡,睡到明天早上。”二姐的讥笑声。
   “爸,我出去逛逛。”吃完后,我对爸说。
   “有。”说完,我换上鞋出了门。
   我叼着烟,在街上曼无目的的走着。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4点了半了,我开始往回走,找了个小店随便买了点鞭炮和烟火。
   “哦。”
  一切都弄好了,人也上桌了。妈把红酒打开给每个人把倒上。
  我们也把酒杯端起来。爸在对二姐说祝工作顺利的话时,我已经把酒全倒进了肚里。
   二姐拿眼睛白了我一眼,妈没有表情。
  “再倒小半杯吧,我也祝下你。”爸把酒杯对着我。
  “祝你学习进步!”爸说。
  “你哑了?爸祝你你不会说话?”二姐对我说。
  大家这才把酒干了。
  7,8分钟后,我下了饭桌,没有说任何话。
  7点50左右时,爸进来把灯打开。
  “我不想看了。”
  “我感觉没什么事”
  “恩。”
  模糊中,我感觉有人开了门。
  “哦,好。”我爬起来,揉揉眼睛,往客厅走。
  “噼啪噼啪……”
  
   恋爱
  上课的前一天晚上,我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门。
  “恩,知道了。”我关上门。
  还没走到宿舍门口,已经是远远的听见了飞的大呼小叫。
  “又是哪个MM这么讨你喜欢啊?哦,对不起,说错了,好象只要是女人你都喜欢。”我打开门。
  “你他妈嘴里就不能出点好听的啊,才刚过完年。这么说话你小心生儿子没屁眼。”我回道。
  “死一边去。猴子,有烟没?我忘买烟了。”
  我把烟点上。
  “行了行了,是又怎么样?你能把她当饭吃了,当烟抽了?”涛说。
  “就你?你他妈赶紧去拿盆撒泡尿照照,身上有哪点是吸引MM的资本。”我嘲笑他。
  “XX的,你好,还不是一副鸟样,连女朋友都没交过,还好意思说我,起码我有过女朋友,怎么样?”
  “你要追到了,我包你一个月的饭。”飞表示对我的不屑。
  “那你要是追不到呢?”飞问我。
  “好,就这么定了。猴子,涛,你们听到了啊,你们给我作证,这小子要是到时候耍赖,海扁之。”他学我说话。
  “没问题。”
  我还从来没追过女孩,我能行么?用猴子的话说,我长得也就一般好点,人家看得上么?万一人家不答应,我不糗大了。再万一如果是个很丑的MM怎么办?我对飞的眼光没多大信心。
  怕个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烦它干嘛。睡觉。
  
  “喏,那个,穿白外套,短发的那个,看见了没?”猴子指者站在前面的一个MM对我说。
  那MM和我差不多高,不胖不瘦,挺匀称。
  “还真没看出来你哪里象老板,土倒是看出来了。”
  “我还没看着正脸呢,急个屁啊。”
  解散后,飞拉着我往那MM前面赶。走到她前面后,我回头看她。
  比较普通的一张脸。
  “行了,少废话,脸你也看了,现在给你最后的机会,还赌不赌?”飞瞪着我。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走,抽支烟去。”
  “文。”
  上课时,我就在想,怎么跟她表白,直接上去说吧,太尴尬,而且万一人家当场就回绝我,那不是更丢面子。叫别人去说吧,也不妥,怎么办呢?
  “啊?直接上去说咯。”涛的脸还埋在小说里。
  “哦。你怕丢人啊,那写情书。不用当面,多好。”他还是没抬头。
  “有信纸没?弄张给我。”我问他。
  “那我用什么写?”
  “这……这样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行行行,你看你的书,作业本撕一张给我。”
  “哥们,拿个本子撕张纸给我,谢了。”我拍拍前面的同学。
  烦那么多干吗,就象涛说的,表达个意思嘛好了。
  “诶,涛,你看看,怎么样?”我把情书给涛,想让他先看看有没有问题。
  “还行。就这样吧,放学去给她。”涛很快看完了。
  
  快到校门口时,我走了上去。
  “恩?是你啊,什么事?”她转过头对我说。
  “喔。你等等我。”她对那个女生说,然后跟我到旁边来了。
  “这个……什么?”她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我。
  
  不知道她看了那封情书是什么感觉。
  那是为什么?
  突然,我感觉有人在推我的手臂,我抬起头。
  “喔。好的。”我有点紧张了。
  我站起身,跟在文的后面往外走。
  “你给我的信我看了。”文正视着我。
  “呵呵,怎么了?害羞啊?”文笑了。
  “没怎么想啊,你真的喜欢我?”笑容依然挂在文的脸上。
  “那你喜欢我什么?”
  “呵呵,那好吧,我们先试着交往一下看看吧。”
  “恩。”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哦,这是第二节课下啊。”我这句话真是说的太有水平了。
  我也跟着后面进了教室。
  “搞定,有人要请我吃一个月的饭了。哈哈哈。”我很兴奋。
  “恩,呵呵,不过我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啊。”
  “恩,对,你说的太对了。放学我就去。不过不知道她是走读的还是住校的啊。”
  “恩,就这样。”
  再看文,越发的漂亮了…………
  放学后,文正收拾书包,我走了过去。
  “住校的呀,在家里太没自由了,在学校里舒服点。”她一边收拾一边说。
  “那一起吃晚饭吧,好么?”
  “去惠姐吧,我们在那吃的多,味道也不错。”
  “呵……那个是其他班的。看来我们是太显眼了。”
  “哈哈哈,过奖过奖。”
  “哈哈。”
  说笑着,已经到惠姐了。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随便吧,你决定就行了,千万不要梅菜扣肉那一类的啊,我不想长胖。”
  “哟,今天带了个女生来,女朋友啊?”惠姐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女朋友还真蛮可爱的。”惠姐一边看着文一变笑着说。
  “拜托,惠姐,你听到我说什么了么?随便来两个菜,不要肥肉。”
  “你怎么把人家骗到的?”惠姐又转过来对着我。
  “好好好,我走,给你们二人世界。”惠姐笑着忙她的去了。
  “恩,我知道,我偶尔也过来吃饭的,知道她对人很好,只不过她没在意过我罢了,呵呵。”
  晚饭结束后,我送她回了宿舍。
  “飞,纳饭来!”我打开门,枪口直对飞。
  “几顿饭?妈的一个月,算了,也不为难你了,要不你说我这作兄弟的欺负你,请一个礼拜算了。”
  “你他妈少肉麻,再肉麻一个月的饭,一顿没得少。”
   “谢了谢了。”
   “这个,先谈谈试试吧,合适的话就谈吧。不合适再说。”我对猴子说。
   “酒能一口喝掉,妈的烟你能一口干掉?”飞在找骂了。
   “恩。干!”
   夜,深了,抑郁的心情重新回到了心头。我点上一支烟,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左臂上的伤痕,借着门外走廊昏暗的灯光,我看着那不规则的纹路。我,想家了。不,应该是想拥有家的感觉了,而不是现在这个所谓的家。
  如果我和她能有发展,如果她有一天知道了我真实的情况,她会怎么看我?会鄙视我么?会嘲笑我么?
  
  我很感激她,这样的女孩,很好。我也越发的觉得她美丽了。
  “我们去那边坐坐吧。”在走了两圈后,她指着旁边的台阶对我说。
  “良,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当初会答应你?”坐下后,文突然认真的问我。
  她两眼温柔的看着我,不说话。
  “良,你太孤僻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你,只是觉得你很神秘,你身上有一种其他人没有的东西,但我说不出来那是什么,那种东西吸引了我,想要去了解你,以前从来没有人给过我这种感觉。虽然你平时和猴子他们一起疯疯闹闹的时候,象个小流氓一样,可是,当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身上那种特有的感觉就迸发出来了,这种感觉告诉我,你本不是那样的人。比如你叼着烟两眼望着天空的样子,又比如你经常坐着用右手轻抚左臂的样子,那时候你的眼神,非常复杂,非常深,深得我看不见底,让我着迷。”文一口气说了很多,依然是温柔的看着我。
  “良,不管你心里有什么事,不管你曾经发生过什么,别忘了,现在你身边现在有我。如果你觉得太难受,太痛苦,就说出来,那样会好受些。”
  “呵呵,我是不是太罗嗦了?”
  “那你呢?你当时为什么追我?你喜欢我什么?别再象上次一样答什么都喜欢啊。”
  “喔。”她的语气告诉我,她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
  “呃。你想要什么?”
  “…………”
  “好的。”
  文握住了我的手,看着我,眼睛里那种温柔的眼神让我怦然心动,我有种很温馨的感觉。
  突然,我有了吻她的冲动。
  两片嘴唇碰在一起了,我用右手抱着她的头。我并没有接过吻,我就努力的回忆电视上看到的情景,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其实我也很紧张,因为,这是我的初吻。
  “对不起,我……我刚才忍不住……”我解释着。
  “你是第一次么?”我问得真蠢。
  “我说是,你相信么?”
  “呵…………”
  “恩,好。”
  夜里,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文对我说的话,我感到有些不安。她早已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我以后该怎么办?该把实话告诉她么?这两年来,我一个人苦苦的撑着,我感觉我自己都要分裂了,如果真的有个值得信任的人在我痛苦的时候听我倾诉一下心中的烦恼,我想我的心也许会好过些。但如果真的告诉她,她真的会象她说的那样,不管怎么都会陪着我么?她有着幸福的家庭,又是独女,还会继续接受我这个‘捡来的孤儿’么?
  哎。越想越烦。点了支香烟。
  我想着,右手不自然的又在轻抚左臂。
  
  “晚上你要上自习,我们只能在学校吃了。”我对她说。
  “嘿嘿,你也会撒谎。那我们去街上吃吧。你想去哪吃?”
  “那好,我上课想想。我先过去了啊。”
  “急什么,晚上自然给你。”说着,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下午放学后,我打了个车,带她到市中心的一家休闲西餐厅。
  “是啊,怎么,你不喜欢?”
  “那我们换一家吧,吃中餐。”我准备往外走。
  “给你给你,你黄世仁啊?!”我从包里拿出给她买的礼物,是件橙色的外套。“生日快乐!”
  “是啊,干吗?不喜欢啊?”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服务员礼貌的把菜单递给我。
  “随便,和你一样吧。”她看着我。
  “行么?”我看着文。
  东西很快就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
  我转身,是个小女孩,7,8岁的样子,手里抱着一桶玫瑰。
  “多少钱一束?”我问她。
  “喔。拿10束给我吧。”我开始掏钱。
  “给你钱。”我把钱递给她。
  “送给你。永远年轻漂亮。”我把花递给文。
  “谢什么,傻丫头。”
  
   “是回学校还是?”我问文。
   “恩,那我带你去个地方。”我想起和猴子他们经常去的一个酒吧就在附近。
   “你?拜托,我就是要卖也卖个漂亮点的,卖你估计我要倒贴的。”我很潇洒的说。
   两个人互相挽着走,我的速度突然变慢了。
   我索性停住了,眼睛朝着右边呆着。
   那是一家4口人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爸爸妈妈坐在椅子上,姐姐和弟弟在他们旁边嬉戏,爸爸妈妈帮他们拿着零食,其乐融融。
  “不是,我在看后面的那个刘德华的广告牌,我偶像。”我回过神来,不过我骗了她我在看后面的广告牌。
  “都说了是看广告了,走吧!”我挽着她继续走。
  酒吧很近,和那家餐厅只隔了一条街,我们很快就到了。
  “恩。”我回答她。
  “嘉年华。”我说着,拉开了酒吧的门。
   我带着文走到角落一张桌坐下。
  “想喝什么?”我问文。
   “我喝酒呀,你也喝?”
   “好好,我怕了你了。你喝啤酒还是其他酒?”
   “蝎子。”
   “鸡尾酒。”
   “不行,这是烈性酒,你不能喝。给你点个度数低点的吧。”
   “一杯蝎子,一杯天使之恋,再来一份爆米花。”我对服务生说。
   我开始望着吧台里的调酒师发呆,脑子里都是刚才那一家人的情景。
   “啊,没有……没有,怎么会……怎么会。”我结巴了。
  “呵……也许吧。”我的回答很模糊。
  “猜到什么了?”我看着她。
  “呵呵……”我挤出一个笑容。
  “先生,您要的蝎子,天使之恋,还有爆米花。请问还有什么需要么?”服务生把东西放到了桌上。
  “好的,请慢用。”他退了下去。
  “漂亮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喜欢它的味道。”我端起酒喝了一小口。
  “呵……那种酒就是专门给你准备的。”
  “不行,这酒太烈,不适合你喝。”
  “…………好吧”我把酒杯递给她,她拿起酒杯轻轻的泯了一下。
  “呵……没事吧?跟你说了你不信,非要以身试法。”我继续喝我的。
  “因为里面有威士忌,我喜欢那种烈烈的感觉,这种强烈的刺激让我感觉到畅快。”我看着她缓慢的说。
  我掏出香烟点上,看着文吃爆米花的样子,我笑了。
  “恩?你笑什么?”她一边往嘴里塞爆米花一边问我。
  “可爱你的头。”她继续吃着。
  “干吗?困了?想睡觉?”文的声音让我又睁开了眼睛。
  “没有你闭着眼干吗?不想看见我?”
  她停下了动作,有点意外的看着我。
  “因为我爱你。”说完,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她把头轻轻的靠在我肩上。
  

标签

发表评论

eleven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