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的探寻

  晚上跟MM去听了一场讲座,确切点说,是MM陪我去的。由广东天文学会理事会副理事长樊文辉主讲的《黑洞的探寻》,为庆祝世界物理年暨天文与航空协会成立。赶到学术报告厅时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人,咋看还以为我们学校真有那么多的天文爱好者,细看之下才发觉不少人手里都捧着本词汇书。“不少人是被逼来的吧”,MM看见此景小声地对我说。对此我已经习惯了,意料中事,在广东这样一个经济大省,要想静下心来搞天文学这种理论基础研究,难啊!
  看了几张爱因斯坦的相片之后,老师开始进入正题(BLACK HOLE)。听了一会儿,大多都是一些我已经看过的常识性东西,一经提醒我马上就想起来了。这时我发现旁边坐着的MM开始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在那一刹那,我觉得有些惭愧,为自己的自私。就因为我喜欢天文学,而我又喜欢跟MM在一起,于是就把对天文学不怎么感兴趣的MM拉来陪听“黑洞”了。于是我跟她说“要不咱们回去了?”,听到这话MM仿佛一下就来了精神,似乎是为了鼓励我继续听下去,“这样子走出去不太好吧,还是继续听一下吧,其实他讲得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我今天下午没睡午觉,所以有点困了”。不管MM是出于何种原因而打算听下去,我还是很感激她这么做,起码让我觉得心安了不少。在那一刻,我很想对MM说,“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却没说出口。
  讲座八点二十分左右就完了,接着进入提问环节。提问很踊跃,我也提了三个问题,但老师的回答并没有使我觉得满意。也许,只有自己找来的答案,才会真正的产生一种成就。九点左右,我就跟MM回宿舍了。在路上,MM向我提出了诸如“白洞”、“虫洞”和“宇宙的外面是什么”之类的问题,不知道我的回答她是否感到满意。
  下面,贴几张黑洞的相片以为念。
  
  图一:宇宙中超大质量的黑洞天体发生高能离子喷射时的效果图。左侧图片为美国NASA钱德拉X射线太空望远镜(Chandra X-ray Observatory)观测到的黑洞进行能量辐射时的实际情形。
  图二:哈勃太空望远镜早先拍摄到的黑洞(3C 270)图片(左),它是距离地球三十亿光年远的处女座星系中一颗处于星系核活跃期的类星体黑洞;2003年哈勃太空望远镜再次拍摄到的该黑洞最新图片情况(右)。

标签

发表评论

2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