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之那些靠夸张甚至虚假宣传将观众“忽悠”进影院的电影来说(转载)

  在媒体的热炒下,这个春季档变成了国产中生代对抗美国好莱坞的保卫战。但是平心而论,宁浩、杨树鹏、管虎等中生代导演和他们的中等成本影片,显然无法与《泰坦尼克》《超级战舰》《复仇者联盟》等商业大作在票房市场上“死磕”。大家迫不及待的将他们视为国产电影的尊严,对他们寄予过高的票房希望,颇有一点强人所难的味道,同时也是极为不理智的情感冲动。
  客观来说,宁浩的《黄金大劫案》,杨树鹏的《匹夫》,管虎的《杀生》,以及即将上映的张杨的《飞越老人院》、王小帅的《我11》都各具特色,且代表了当下国内年轻导演的最高水平。比之那些靠夸张甚至虚假宣传将观众“忽悠”进影院的电影来说,这几部电影可谓可圈可点。诚然,他们在影片的创作上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的确也需要给他们成长的空间与时间。不应焦急地揠苗助长,也不应盲目地棒喝骂杀。
  说《黄金》:很可惜,这只是个不及格的故事
  凭借着《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宁浩让人眼前一亮,但是这两部电影中的故事都很薄弱,观众们看的只是热闹。宁浩自己则说:“我不是个会讲故事的人。”相比而言,“文艺青年”时期的宁浩所拍出的第一部电影《香火》才真的是一个好故事。“疯狂系列”之后,《黄金大劫案》重回线性叙事,只是这一次,宁浩却讲出了一个不及格的故事。
  赛人:宁浩以前讲的最好的故事就是他的第一部电影《香火》(2003),那个电影讲故事讲得最好。后面的两部帮助他火起来的电影《疯狂的石头》(2006)《疯狂的赛车》(2009),其实我们观众看的不是他的故事,而是热闹。这两个片子就是为了故事而故事,而不是真正的在讲故事,而《香火》的整个故事是大于人物的。看过故事之后,你开始认可其中的人物。“疯狂”系列则是人物走在前面,比如说《疯狂的赛车》中,九孔一来,就先亮相,每个人物都一直不停的在亮相。宁浩自己就是从一个文艺青年,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青年――普通的社会青年。
  图宾根木匠:我前两天刚看过了宁浩最新的那本书《混大成人》,在书里,包括时光网的专访中,宁浩一再提到,他很强调成长。我猜测他的意思――当然这并不一定是他的本意――就是他觉得多线索叙事我玩熟了,我不能老玩这个,我要成长。但是就多线索叙事这一种手法来说,你一辈子也玩不熟。不可能说拍两部这样的电影就玩熟了,就要成长。我个人觉得,于宁浩来说,对电影是不是略微缺少一些敬畏之心?
  赛人:小津安二郎一辈子都在拍家庭戏,一直拍,拍到死,还在拍,真可谓至死方休,可是他也没敢说他把这种套路的电影玩熟了。就宁浩来说,多线索叙事他还没走到那个境界。多线索叙事,我觉得最厉害的就是罗伯特・奥尔特曼(编者注:Robert Altman,1925――2006,美国电影导演,是迄今为止仅有的两位囊括戛纳金棕榈奖、威尼斯金狮奖、柏林金熊奖的导演,另一位是意大利传奇导演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全世界无人能比。他的短片集,根据雷蒙德・卡佛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好看、轻松、搞笑。

标签

发表评论

two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