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前生,要你今世——移动医疗和民营医院怎么谈恋爱????

  时间点到达3月30日,在这个三月无论是团队还是个人都经历着暴雨似的清洗(桃花癫前期症状),脑洞一次又一次的被刷开填满填满刷开。我们的可穿戴智能设备硬件调试工作正在进行,部分指标的精准度还没达到我们期望的水平。在监测精度上我们无法容忍哪怕一点点的瑕疵,我们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头天逼疯自己,然后在第二天满血复活后继续偏执的去完成我们的设计。因为我们知道为了你们,这一切是值得的。请你们为我们点赞,笔者会转告我们的硬件工程师,给他们打打鸡血:)
  急待转正的偏房(民营医院的洗底需求)
  我们先来简单扒一扒民营医院的前世,毕竟很多年前就有个大咖就说过“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的悖论(刻舟求剑的道理这大咖不懂)。民营医院发迹于改革开发之前的游医,以莆田系为例,最初通过全国各地游走行医(多点执业的雏形啊,绝对的行业先驱)积累了大量财富和无数骂名,注定了民营医院多金少心的基因。有钱了就不想再过被人追被人赶被人威胁被人铲的日子,于是土豪们开始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而且大部分集中在皮肤科(之后的性病科大部分是从皮肤科细分出来的)这样不用设备不用手术涂涂抹抹就收钱搞定的偏门上。当时公立医院这大奶绝对没有想到二奶居然能在这么不起眼的领域里做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再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民营医院全国布局,男科、妇科、眼科、产科等专科医院相继成立,覆盖范围之广涉及专业之深又一次刷新大家的世界观。但伴随民营医院高速发展的各种批评和抵制从未停止。莆田二代的精英大佬詹、陈、林、黄四大家族(有人说莆田现在应该称三代了,但个人认为三代还在长身体,现在的主流还不是他们)这些年做了很多事情为民营医院洗底。感觉他们现在对赚不赚钱要求不强烈(此局很大,后篇详述),情怀似乎成了他们共同的一个卖点。此次莆田系与百度之间的对抗至少给出了两点预判:
  ●?预判百度依然会保留部分优质民营医院的广告份额,这种保留更多的是基于百度自身健康产业发展的需求而非基于营收考虑。于此莆田系将分化为两个系统――保守派和反对派。继续和百度合作的保守派最终必将成为百度医疗生态链中的参与者和利益共享者,而反对派的未来更充满想象。
  无论是偏重用户的春雨还是偏重医生的丁香,抑或一直在做重度垂直的U糖、爱家康(平安好医生一类的保险业大佬,后篇详述)。这些移动医疗界的先驱们现在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活下去”,活到对手都死了就是胜利。公立医院的大腿很难抱,频送秋波后换来的是无尽的白眼,人家不缺流量、不缺医生、不缺贴补,可能唯一缺的是假期。找不到立足点,谈都是空谈。那民营医院呢,惯于用广告拉动流量,用服务提升留存率的二奶似乎更适合移动医疗企业这个偏偏房的胃口。一个要发展、一个要生存,这真是一场说干就干的恋情呢。笔者认为在今年此轮风潮后必将出现民营连锁医院+移动医护企业联合体,合作方式预判有以下方式:
  ●民营医院为移动医护企业提供后端流量(治愈离院的用户),移动医护企业对此类用户形成完备的健康干预并获得高粘性,最终形成局部医疗环节联通的格局。
  绕不开的大奶(公立医院的冲击)
  但最终大奶会向我们示好的,哪怕她并不心甘情愿。
  期待与您交流,想吐槽想拍砖请加

标签

发表评论

1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