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养生之反思

  中医养生之反思
  摘要:本文从国内权威教材出发对其中的中医养生观做了认真分析反思,在肯定中医养生的同时,纠正了时人中医养生观之误,还中医养生之原貌。
  近年来,人们在谈到养生时,首先想到的是“保养生命”,其次是“保健养生”,再次是“中医养生”。现代社会的主流养生观,似乎就是三者的组合。虽然“中医养生”的历史非常悠久,但中国古代既缺乏完整的“中医”一说,更没有系统的“中医养生”概念。作为一个完整概念,它的形成是在现代社会,作为一门系统的学问,其完整的体系尚在建立之中。“中医养生”一词,是“中医”和“养生”两词组合而成的现代新名词。该词及其相关概念的出现,大约始于20世纪90年代,它是一个随着现代需求而建立起来的新概念。从字面上看,这个概念本身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其内涵是否符合传统养生本义,否符合中医本义,是否经得起科学检验,却鲜有人提及?如果它不是建立在传统文化以及科学研究基础上,而是一些现代的所谓中医养生专家们在书斋里做出的想当然推论,问题就另当别论了。那么,这个概念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本文依据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七年制规划教材《中医养生康复学》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类别全科医师岗位培训规划教材《中医养生保健学》两本大部头专业教材,从两大权威养生教材给出的“中医养生”概念出发,对上面提出的几个问题做一分析探讨,希望从权威养生教材中,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这部书的上篇《基础理论与基本方法》第一章进一步写道:“中医养生学,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探索人类生命规律,总结中国历代心理、生理保健经验,研究养生理论和养生技术,以实现人类增强体质、预防疾病、延长寿命目的的实用科学。”接着又说:“中医养生不能简单地等同于预防疾病,其学术领域除了预防疾病之外,还包含了延缓衰老、增强智力、调适心理、美容养颜、提高性生活质量、促进人类与自然及社会的协调能力等功能,比之现代的预防医学,其内容更加广泛,技术更加多样,动机更加积极。它适用于所有的健康人以及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人群。”
  而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类别全科医师岗位培训规划教材编审委员会《中医养生保健学》编委会马烈光主编的最新版《中医养生保健学》一书中,“养生”被进一步列入“中医养生保健”之列。
   马烈光先生所持的养生观,比一般观点更进一步的是,他不仅坚持一种“保养生命”和“保健养生”一体化的养生观,同时,把“养生”等同于“中医养生”,等同于“保养人的生命”,等同于“保健”。最后,他建立了“中医”、“养生”、“保健”“三位一体”的所谓“中医养生保健”观。
  对此,我们不禁要问,这类观点符合传统养生本义,符合传统医学本义吗?其科学依据是什么呢?关于这一点,以上两本大部头权威教材均采取沉默不语的做法,未给予任何诠释。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大多数现代中国人心目中,中医养生,是一门研究如何通过中医促进个人和群体生命健康的学问,即一种以中医为特色的养生方式。
  众所周知,由于中医和养生本身均存在许多伪科学问题尚未解决,因此,中医养生与中医和养生一样,都处在一个“术”的发展阶段,还未达到“学”的高度,它们都是一门正在建设的古老而又崭新的学科。
  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看,“中医养生”是“中医”和“养生”相互结合的产物,两者可以是从属关系,也可以是交叉关系。
  在交叉关系中,养生与中医存在部分交叉内容,两者在促进人类健康方面具有共同点,存在部分交叉的地方。
  中医可以养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医养生也存在上述所说的许许多多局限性,对其中的很多养生内涵,需要进一步通过科学和实践双重检验加以验证,需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科学化建设过程,以便消除其中隐含的伪科学成分,使其达到科学养生的高度,否则它永远都只能是一种“术”,而非“学”。
  中医和养生的混乱,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两门学问本身都缺乏真正的科学养生体系,其行业或职业缺乏一套系统的行业标准,以至于伪科学泛滥所致。因此,当务之急是建立一门符合养生本义的科学养生体系,把养生提升到科学的高度,反伪养生,倡中医养生,正身除恶是关键。

标签

发表评论

4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