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集《熊乎孩子的夜晚故事》全篇搬家帖

  本来发过阅文的,结果被封禁了,我于是过来发一下,连着作品信息、介绍一起,权当多个保存的地方,以后也会在这更,我不是专业作者,希望以后可以继续完成这部书。
  编辑分组:

  6512
  收藏:

  作品标签:轻小说,学生,单纯,穿越,生存奇遇,
  无论是哪个世界,童话都是骗人的;无论你拜什么神,都不能全按你想的成事;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得不到全然不计利益的交往和情谊。这便是人生,我写我的字,争作女版《故事新编》罢。
  扉页寄语:
  卷首的话和作为引子的故事

  正文部分

  分卷名称

  一个比较简单的故事,关于一条来自外星的狗和一个民科疯子“博士爷爷”。

  ”轰!“
  这本应是熟悉的感觉、熟悉的重力、熟悉的加速度、熟悉的星球,可是如今却那样陌生,陌生得让人觉得孤独。
  令人不可思议的强烈震动感,通过缓冲层沿着固定的座舱真真切切地传来,整个飞船仿佛调酒师手里的摇酒壶,翻滚着晃动着扑向一片浩瀚无垠的蓝海之中。
  傍晚,烟台山北乱石丛生的海滩,几个站在大礁石上拎着桶准备打道回府的钓友,在赤红偏紫的晚霞中看到了流星。没有人会注目,他们只是拎着桶和钓具涉水回到岸边,然后跨上二八大杠,吱呀吱呀地各自骑回家去。
  1998年6月10日凌晨,中国,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太平湾码头外不远的海上。
  一个若隐若现的登陆舱被层层海浪卷着滚到了昨天钓友们钓鱼地点不远的石滩上,随即像展开的蜈蚣一样伸出几十只细小的脚,快速向岸边爬去,在一片石壁的裂缝处正汩汩地向外流出污水,想必这是一个排污口吧!这登陆舱犹豫了一会儿,就顺着排污口蹭了进去,它顺着污水逆流而上,穿越又黏又臭的污水井壁,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躲过大汽车轮子横穿北马路,顺着烟台日报社后墙角的阴影疾行。
  终于,它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华茂小区桃花街第三排楼后一片长满荒草的地方,四周有破烂的单排砖矮墙围着,这个地方明显已经荒废很久了。
  “吱嘎吱嘎……”楼后,一扇长满铁锈早就废弃的表柜,迎着阳光打开了一条缝,一条银色的闪电咻地钻了进去。
  登陆舱缓缓地解压并且展开。犬大王默默地看着这一线天的阳光,愣神楞了很久。
  一扇小小的太阳能条板堵住了这一线阳光,随从们正在忙不迭地把仪器和设备从登陆舱中卸下来。
  现在的太阳高度,和纽约对不上,和东京也对不上,和伦敦还是对不上,设备还没装好调试好,定不了位。他们中间竟然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哪。最简便的方法就是等到傍晚时候化形成人,在街上去随便找个人问问这究竟是哪儿,是什么时间年月。
  太阳慢慢的偏西,远处传来小孩吵嚷喧闹的声音,北河街小学和道恕街小学的小孩都放学了。
  不远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啪嗒!”这是一双脚落地的声音,有两个小姑娘翻越了那单砖的围墙,进入到这片废弃的空地来。她们仿佛发现了新天地,一会儿拔草,一会儿从地上捡起树叶,撸出梗子来“比梗”(夏秋季节的一种小孩子常玩的游戏,一人找到一条树叶的梗子,各执各自的梗子两端,使两个梗子十字交叉往两边拉,梗子拉断的输,未断的赢),一会儿捡起砖头砸碎了磨砖头面和泥。
  忽然,那个较小的女孩发现了这个废弃的表箱:“看!这有个柜门!另一个小孩也跑过来,两个小孩一起用指甲抠表箱的边缘,想把表箱打开。”这个柜门可以作为我们未来藏东西的地方,东西放在这,谁也发现不了!“较大的那个女孩说。”比方我们可以攒十块钱,存放着攒够了,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买一只兔子养在里面。“那个较小的女孩抢着说。
  表箱的那一道门缝,依然还是那么宽窄,两个女孩手指都扒得有些红了,仍然没扒得动一丝一毫。
  表箱的门,早就被犬大王他们从里面锁死了,登陆舱展开之后,表箱内部就是一个绝对与世隔绝的空间,这是最起码的安全常识。
  表箱里搭建的临时工作站中,犬大王透过舷窗把两个小孩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两个亚洲面孔的小孩这他妈的说的是哪国语言?到底,这是什么语言???
  这种语言让他完全听不懂,听起来好像唱歌,充满了奇怪的发音和声调韵律。跟这个语言比起来,他在”穷得有理星“习得的地球语言,简直就是一大堆鸟语。(犬大王在开启灵智之前就离开了地球,并且从未来过中国,也未见过中国人,所以从未听过现代中国汉语)
  天渐渐黑了,两个小孩又磨了一会儿砖头面,就各自回去了。
  半个月亮悄然爬上了夜空,随即被一片乌云遮住了,淅淅沥沥地飘了一点小雨,下得那乌云渐渐的淡了。
  雨停了,空气里充满了潮湿而青鲜的气味。
  犬大王缓步走出工作站,轻轻一跃稳稳落到了草地上。化形的时刻到了,变化成人是最容易探听消息的。
  一个奶油般白净的俊俏少年穿着合身笔挺的T恤西服,搭配一条养得极好的原色牛仔裤。这是犬大王第一次化形成为地球人,他略微调整了一下表情,却除不掉自己眉眼间那种怪异难解的神秘风情。
  这时候的北马路已经基本没什么车,偶尔会有一两辆车驶过。
  北面的海风吹来一股海腥味儿,犬大王穿过马路,从一条小路向北走去,海浪击打码头浮桥的声音越来越近,咚咚得很有节奏。海边几堆垃圾一样的平房门口,几个男女正在光着身子,提着桶,站在小路的中央洗澡,看见犬大王走进他们也不羞臊,仍然旁若无人地自顾自洗澡。
  “嗨,请问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嘛?”犬大王问,他说的话好像希腊文一样让人听不懂。
  那几个男女依旧自顾自的光着身子洗澡,没有人理他。
  犬大王继续顺着小路向北走,他走到了码头,一脚踏上了浮桥。海浪在他的脚下有节奏的呼吸,港里的船,仿佛都睡着了,不远处成群的小鲅鱼迎着水面反着光一闪而过,更远处,停着一艘大点的艇,里面似乎有灯光,犬大王顺着拴船的的桩子找到了缆绳,他轻轻拉动缆绳,绷得缆绳从漆黑的海水里挺了出来。
  好沉!好油!他看着满手的黑油污,使劲的搓手,想把油污搓掉。
  一声尖叫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这是同类的尖叫!犬大王出于本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马上顺着那个方向飞奔过去,可当他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
  夜色中,远处两个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急匆匆赶路,她们的车筐里用单布包了几层,里面似有什么活物在动。
  这几天打狗队风声紧,好几家的狗都被抓了,平时谁若是看不惯别人养狗,可有举报的机会,这时候,一举报一个准。所以农村认识人家的,有的都会把狗送去农村寄养或者干脆送过去,总比被抓去了强。
  被单布包裹的一条比熊和一条京巴正在恐惧中瑟瑟发抖,这狗的语言与情感,犬大王听得真切。他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世界就要崩塌,狗生没有希望!他吓得赶紧就不顾一切的往回跑,恨不得把自己的四条腿全都用上,一边跑,一边还惊削削(jing xue xue,指惊惧)地东张西望,生怕有打狗的忽然出现!

  .犬大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片荒废的草地的,当翻过那堵砖墙的时候,他瞬间泄掉了绷在那儿的一口气,现出原形,瘫倒在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拿狗命不当命的世界,他的三观崩塌了。
  犬大王再次醒来已经是躺在工作站里,几个随从拿着本就不多的急救体能补充剂滴给他用。他满脸都是绝望,已经不在乎这用一次少一次的体能补充剂,已经没多少可以浪费了。
  转眼又是下午,那两个小女孩又在放学时刻翻墙而入。表箱里的世界,仍对她们充满了吸引力,她俩一个人扶着,另一个人就用砖头使劲的砸这个柜门,直砸得柜门变形,瓢起来(瓢起来就是翘起来的意思)了一块,就捡了地上的树枝棍子来撬。砸也砸累了,树枝棍子也撬断了几根,就停下手来,准备翻墙回去,忽然,那个高个子的女孩看见砖墙高处有个黑色油污的狗爪印,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这里怎么会有一个狗爪印?”那较小的女孩说“可能是这个砖头在砌墙之前被狗踩过吧。”他们就翻墙各自回家了。
  已经三天过去了,犬大王还没下床,四天前在地球上首次化形为人,使他感觉有点力不从心,毕竟,在“穷得有理星”上的日子太过安逸快活,既没有天劫也没有灾病,而地球完全环境不同,这个地球上充满了各种危险和挑战,困难太多!他躺在那里安静地回忆他化形为人的所见所闻,忽然,一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条竖线,贯穿一个方框。
  这是什么字,好像马上就要想起来了!这字形若立旗,似柱上之鼓,意思是……
  它是“中”字!犬大王急忙跳起来,使随从中能断文字者,推测这到底是哪儿。
  “难道,这里是中国?就是那个两百年前征服了整个太阳系的国家?”其中两个随从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犬大王问。
  “小的叫贵宝。”
  “小的叫富才。”
  “你们俩赶紧去资料库查找中国语言翻译系统,找到了给每个人备一个;再从说明手册的副本里看看有没有对付中国的信息。”
  “得令!”富才、贵宝退下。
  犬大王安静地坐在那,他在寻找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独揽头功,又切实可行的特殊方法。
  如果他恢复成功,可以像在“穷得有理星”一样在白天和黑夜连续化形,行为谈吐达到与普通人一般无二的水平(甚至拥有一点常人没有的特殊能力),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和被实现压缩打包发送到其他时空维度、世界各地的“穷得有理星”人取得联系、协同作战,获取一个在地球上的合法身份,甚至建立世界范围内的民间势力和组织,比较方便地密谋颠覆地球政权,比较“环保和卫生地”毁灭人类,并把地球改造成适合“穷的有理星”上的人和物种大规模“移民”的环境。
  问题是,现在他根本化形不了了。每当他想到“打狗队”来临的惨状,他就感觉自己快要魂飞魄散。他根本不敢回忆那一晚上他听到的一切,但是那个晚上就像噩梦、像幽灵,每天缠绕着他,久不久突然对他显露出一点,仅仅这冰山一角的回忆,就足以对他的心理造成致命打击。
  他希望这个时候谁给他一针,就是那种“可以打进去瞬间清掉负面情绪”的针,但他残存的理智告诉他,“清虑定”的效果十分有限,且对他的恢复没有实质性的作用。他生无可恋地躺下,等贵宝和富才给他带来关于中国的信息。
  “大王。”贵宝和富才推门进来。
  “怎么样?快告诉我你们查到了什么?”
  “按照您的描述,现在应该是90年代的中国北方某个港口城市,现在定位系统还没调试完成……”
  “语言是否能翻译?”
  “翻译不了。我们在携带语言翻译系统的时候,并没有这个时代的中国普通话语言翻译。”
  “完了!”犬大王深刻地感觉到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艰难!他的心里再也提不起“毁灭人类、完成使命”这回事。语言都不通,化形化不成,到底应该怎么办呢?他感觉自己就是一条普通的流浪狗,储存的食物很快就会被吃完,地球上的环境终将会耗尽他千年前修行的成果,自己也会落入生老病死的轮回,成为生死更替浩瀚长河中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尊敬的犬大王,我们或许有其他方法。”贵宝一句话,打断了犬大王消沉的思绪。
  “嗯?”
  “我的意思是,可能会有不用化形也不用通语言就能完成使命的方法。”
  “不!”犬大王有点不耐烦。
  “大王!”富才有些急切,“我想我们应该……”
  “你们别说了,方法是不存在的,不要蒙蔽我。”犬大王偏过头去不想看他们。
  夜幕悄悄降临了,又是一个晚上。不知不觉就晚上了啊!白天放学时候的喧闹、还有那两个怎么都想打开这个柜门、每次都差点发现他们的世界的小女孩,仿佛都没有经过似的。
  定位与通讯的仪器还在有条不紊地调试着,只是没有办法联系到降落到地球其他地点的“穷得有理星”登陆舱。这边尚且这样艰难,他们那边估计也不好过吧!
  远处的路灯闪了一下,熄灭了。
  犬大王忽然一激灵,有什么靠近了。他一下子走到出口处,在昏暗得仿佛化不开的黑夜里,一双黄绿色的眼睛正在缓缓靠近。
  犬大王抢先一步闪身出来。
  “嗨!我是猫毛。李大仙家的猫毛。”猫毛特地把“李大仙”三个字说得特别重而缓慢。
  “猫毛,你好。”
  猫毛舔了舔鼻子,邪魅地似笑非笑。
  犬大王十分惊奇猫毛看起来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只黑猫,道行不过十年,居然可以通过“动物修行的通用语言”跟自己对话?她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在“穷得有理星”语言的壁垒足以摧毁一个国家。

  第四章“大仙?”

  “噢谢谢,明天见。”
  犬大王遥望着猫毛的猫步,扭得仿佛旧社会窑姐儿里的头牌,不禁轻哼一声,折回了它的“临时洞府”。
  李大仙是这一带几个小区远近闻名的大师,李大仙的闻名史,甚至可以追溯到盘龙街拆迁之前的平房大院时代,从那么早的时候开始,李大仙的居所就成为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最灵验而最神秘的所在:小到孩子起名,大到公司集团的选址规划,都不能不造访这个昏暗的、终日被数不清的香炉烧出来的香的烟雾填满的小房间。李大仙供奉的神像,是一大堆的绸帛卷轴,每一个卷轴都在墙上挂着,挂得满满得好像外贸服装店墙上的衣服,上面的神仙或坐或站,但都被烟熏燎得看不清面目了,每一位神仙的画像面前都有一座铜香炉,香炉里的香要是烧完了,总是会及时地续上。离供神的屋子不远的地方,就是猫毛的猫窝所在,有时候猫毛会溜到神仙们的屋子里,偷食香火,或偷师大仙。
  “一线天”的缝隙渐渐由暗灰变为纯黑,变为灰绿再变成白色。犬大王等得有些焦急。他招呼富才和贵宝过来,帮他准备一下。
  这个位置是昨天猫毛停留的地方。
  一进这个门,犬大王就不由得打喷嚏,屋子里烧香的烟雾简直可以比得上1952年的伦敦,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进了这个房间仿佛就等于自己不断地嵌进去一个固体,鼻子、眼睛、耳朵、嘴巴乃至五脏六腑,都被迫地被这个固体给填满了。犬大王已经好久没遭这份罪了,嗯,起码得有几百年没遭这个罪了!上次好像是六百年前在“穷得有理星”上的那个洞府着火了,嗯虽然呢只是地毯的一个小角烧糊了,地板都没烧坏……不过那可是死了上千人拿尸体堆出来活生生把火压灭的呀!那会儿犬大王他都没遭这种程度的罪啊!也不过就是被异味儿熏得呛出了一点鼻涕眼泪……而已!
  当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条石凳上,阳光从参天大树的枝叶间影绰地照下,已经照得自己面颊发烫了。他坐起来,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手、腿、脚竟然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犬大王发疯似的狂奔,终于在街边上看见一个摩托车的反光镜,他捧着反光镜照了又照,看着镜子里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心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是谁啊!”犬大王忽然被惊了一下。
  犬大王再看去时看这小女孩虽然穿得破旧,头发也乱糟糟,可是长得也算个清秀,她黝黑的眼睛就那样瞪着,竟让人有点不知所措。
  姜梦昂着头站上去晃动着麻绳,把秋千荡了起来,秋千越荡越高,姜梦的长发散开了一半,随着她飞在空里,日光从树荫漏下来,照在姜梦的身上和脸上,就跟化妆似的,显得这些光都好像从姜梦身上发出的。犬大王感觉姜梦一时间竟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仙女。

标签

发表评论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