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江苏高考数学题更离谱的陕西高考语文题

“小阅读”要戏弄考生到何时
   转眼间高考已过去半个多月了,作为最能牵动中国人的神经的高考,从来都不缺乏关注的目光。前段时间江苏的数学卷因难度超大闹的沸沸扬扬,其实还有更离谱的。前几天抽空翻看了一下今年的陕西语文卷,吃惊地发现考生又一次被一道俗称“小阅读”(客观性阅读理解题)的试题戏弄了!
   先看第一题:
   答案是选项B:在历史上,“书”与“金”、“石”、“画”并称,它们同样因为影响深远,而在中国文化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命题者之所以认为选项B错误,可能是出于以下原因:原句的主语为“书法”,因此“对中华民族有很深远的影响”和“在中国文化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只是针对“书法”的表述,与“金”、“石”、“画”无关,选项B在表述中刻意加上“它们同样”,属于“张冠李戴”了。但是问题是这道题考的并不是仅针对句子的语法,而是对整篇文章的“理解”,眼光自然不能只盯着这一个句子,那么能否因为作者只是强调了“书法”具有“对中华民族有很深远的影响”和“在中国文化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这两个特点就否定“金”、“石”、“画”同样具备这些特点呢?这符合逻辑吗?作为一篇介绍“书法”的文章,自然处处围绕“书法”展开介绍,以突出介绍对象,由此就判断“金”、“石”、“画”不具备那两个特点未免太草率了吧?更何况“有很深远的影响”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本身就是很有弹性的说法,并无一个量化的标准,怎么能简单的用“是”或“否”去判定?
   总之,如果考语法,这种命题思路没有什么问题,可要考“理解”,这样命题会给学生的思维产生怎样的误导?我们不是教给学生“一叶知秋”而是鼓励学生“管中窥豹”。
   问:下列理解和分析,不符合原文内容的一项是:
   原文表述为:……到唐代开始文人写碑成风。唐太宗爱写字,写了〈〈晋祠铭〉〉、〈〈温泉铭〉〉两个碑,还把碑的拓本送给外国使臣。当时的文人名臣如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以及后来的颜真卿、柳公权等都写碑,这样书法的流派逐渐增多,他们的碑帖一直流传至今。其实,今天看见的敦煌、吐鲁番等地出土的文书、写经等,其水平真有超过传世碑版的。唐朝一般人的文书里,也有书法比《晋祠铭》、《温泉铭》好的,但是那些皇帝、大官写出来的就被人重视,许多无名书家的作品就不为人所知了。
   当然,这里还可能是选项中“碑版”前少了原文中的定语“传世”一词而导置“范围扩大”或其它情况,反正你很难猜透命题者会在什么微小的地方设置陷阱,但是我想问:这样命题有意义吗?这样是否会扭曲学生抓主要信息的思维方式?退一步说,即使刚才分析的那个“强加因果”成立,但这样命题是否有意弱化了文中的主要信息?因为普通人一般确实认为颜真卿、柳公权等大家们的传世碑版代表唐代书法艺术的最高水平。意识不到还有许多无名书法家其实水平也很高甚至超过了那些大家,而这不正是作者想纠正的吗?这不正是这段文字中最有价值的信息点吗?而选项C即使存在其它错误,但要传递的中心信息不正是和作者契合吗?长期做这种题,不会弱化学生抓主要信息的思维吗?
   问:下列理解不符合原文意思的一项是:
   原文表述为:真书写得萦连便是行书,再写得快一点就是草书。草书另一个来源是汉朝的章草,就是用真书的笔法写章草,与用汉隶的笔法写章草不同,到东晋以后与真书变来的草书合流。
   其实这种问题绝非个例。从“小阅读”这种题型出现以来,几乎每年的语文高考试卷中“小阅读”题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事实上今年陕西卷中这道题那种不科学的命题思路具有典型性和普遍性,并且其他五花八门的不合理的命题思路也同时存在。高考题尚且如此,各种模考、练考、检测题及充斥着市场的各种教辅资料更是可想而知,经常让人看后是既可气又好笑。命题人经常找一些阅读难度相当大的文章来出题,导致大部分学生难以读懂原文,问题设置则更是弊病诸多。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是,读懂了文章却做不对题;与之相反的是读不懂文章甚至不用读文章却能做对题,而答案往往是极其无聊甚至错误,不知道命题者要考查学生的什么能力。不客气地说许多命题者自己都没有读懂原文,或者说在这种命题思路下也根本不需要读懂原文。
   不过,我认为这种题型既然出现了也不应随便就打倒它,我们要做的是去完善它。一个关键点是明确考查目标。我个人认为通过这个题型考查学生的逻辑判断能力是一个比较好的定位。事实上我也见过不少好的“小阅读”题,比如高考前我们就带学生练过一套2010年宝鸡市高三教学质量检测题。那套题中的“小阅读”就很不错,选用的是一篇关于“绿色技术”的文章,考查了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种概念与属概念等逻辑知识,清晰明了、操作性强。当然,这样一来,有人会担心降低这道题的难度,但我们到底是要培养并考查学生的能力还是要为难学生甚至扭曲学生的思维?我想这个问题不仅应引起中学语文教育界的反思,还应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千万考生的命运更关系到我们的孩子们思维能否正常发展!
   最后我想说,如果天涯的朋友们认可我的观点,不要将矛头对准命题者,因为我说过那种不科学的命题思路具有普遍性,命题者只是秉承了那种不科学的命题思路而已,他自己也是这种题型的受害者,要怪只能怪这种“先天不足”的题型以及更深层次的东西。

标签

发表评论

eight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