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人民医院伪造、篡改、隐匿病例及违法违规的治疗行为

  我女儿王女士 42岁 北京企业职员。她曾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也曾热爱书法与绘画。美丽善良,却在一次医疗损害中蹊跷死亡。2016年3月4日,因子宫内膜癌在北大人民医院由王建六等二人行腹腔镜下子宫内膜癌根治术,术后诊断1AG2(早期)。所有器官未见癌侵犯,腹腔冲洗液未见癌细胞。然而术后20天,3月24日彩超就提示可疑复发。“术后盆腔断端上方包块待查,盆腔积液”,而王没有进一步检查治疗,只开一瓶甲羟孕酮,延误了病情。4月21、28日复查发现CA125高,61.22,腹部疼痛。而王对患者的诉说听之任之。对于常规检查已提示异常情况下,未做进一步的病因鉴别检查治疗。只开两盒康妇消炎中成药,误诊误治,错过最佳治疗时期。
  患者腹胀不断加重无法进食,病情危急无奈出院。到外院急诊求助,立刻就给穿刺引流腹水,并让每天只放1000多毫升,并输液补充蛋白,使病情得到缓解。 然而医方又通知入老院化疗科治疗,谁知是个骗局。5月10日入住,主任是李小平,主治医生沈晓美。11号让患者放完腹水,给打白介素。等放完3000多毫升,又不给打。后来又莫名其妙说钾高并频繁抽血,光检查不治疗,始终不给治疗腹水。医方从未给患者腹部用药化疗,从没有用过伯尔定加生理盐水稀释静点,却伪造一个操作记录,一个签字进修医生卢从未见过。
  在5月13日输液中又让放腹水,一夜放了4000多毫升。早上人已虚脱,还要再抽两管血。让沈电话问李先不抽行吗,李说不行要抽。要求输血,李说“不低于6g血不能输”。抽完血后人已快休克,血压下降心跳快。主治医生沈说他是实习生,一人值班(星期六还叫一个同学帮忙),无法输血不会抢救,让患者转新院6C重症监护室(心外科)。5月14日11点转科过去,下午看望病人平稳。15号想出院,可11点不等家属在场和同意的情况下,强行把患者转入四层妇科重症监护病区。家属只能下午3点才能探望。问及情况,只知每天要放4000-5000毫升腹水,并未给腹部用药化疗和采取可替代的辅助治疗。想转院,可17号早上能吃喝,为什么要给患者插上胃管?违反诊疗规范。谁知晚上21:40,说因憋气给插上呼吸机,然20:00为何要封住引流管不打开?当晚看望她被镇静药物镇住,呼唤只能恍惚抬头,无法说话。听说她当时惊慌失措并高烧40度,病历记录却未提及,就这样她永远离开她的亲人。
  1. 患者去世16天,医方不给办转出院手续,不给复印病历。询问出院窗口,电脑显示结算数字还在变动,家属几次催促无果。在强烈要求封存复印病历,又足足等了五个多小时,部分病历才从病房取出送医务处。归档时检验报告单才匆匆送到,已延迟十六天归档,有篡改病历时间。
  3. 检验报告单送检科室全改成“妇科病房35床”,5月14日转6C重症监护病区的原始病历被篡改。
  5. 检验单第16页,配血浆400的血型复检报告时间是5.14. 18:05。输血记录第一页,发血时间是5.14 16:12:10。医嘱单17-18页,输血浆200,输血时间 5.14 .14:29。输血浆200,输血时间5.14. 14:30。这就意味着血型复检报告还没出来就已经配血发血,还没有取血就已经输完血的奇怪现象。
  7. 输血记录单第二页,少白细胞红细胞200,取血时间 5.16. 13:40。医嘱单第25页,5.16 09:54输压积红200,同样未取血已经输血。
  9. 输血记录第三页,科别白4G病区43病房(老院),老院从没有给患者输过血,医嘱单等病历没有记录。第三页红细胞配血日期是5.14. 12:13:44,取血时间 5.14. 12:40。11:00 已转科6C重症室,还配什么血、取什么血?况且检验单第15页,配血型复检报告时间 13:44,即未出报告就已配完血取完血?纯属伪造
  11. 5.14. 11:29 转科志的病历记录:竟然记录 5.14. 17:31 才出报告的DIC全项是检验单第26页,申请时间是 5.14. 13:35。即还未申请就已经知道结果,违背逻辑常识。11:29 记录 17:31 的检验单证明提前6小时补签病历,违反了《病历书写基本规范》。
  13. 5.15. 12:40 吕副主任代查房,此时已转妇科重症监护病房,而没有转科记录。本记录5月15日的全细胞分析,病历中未见此报告单。记录5月15日生化,总蛋白37.8......病历中也没有此报告单。
  15. 5.17. 06:56 记录今晨血气 PH 7.425 …… 是检验单第8页,报告时间是 5.17. 08:55,接收时间 5.17 08:44 。而本记录提前两小时已知道结果,违背逻辑常识。
  17. 5.18. 07:00 值班志记录今晨血气7.356......是检验单第65页,血气报告时间 5.18. 08:53,接收时间 5.18 08:39,提前快两小时预知结果。
  19. 病历中《输血知情同意书》诊断“低蛋白血症、低钾血症”,此时5月14日早晨应有低钾检验报告单回报,而医方隐匿销毁不提供。并在后续治疗中一边大量用氯化钾补钾,一边又大量用胰岛素降钾,严重损害患者的身体,致其死亡。
  医嘱单第27页 5.16. 21:45 氯化钾4.5克泵入
  医嘱单第28页 5.17. 09:16 氯化钾4.5克泵入
  医嘱单第32页 5.18. 02:00 胰岛素40单位泵入
  医嘱单第33页 5.18. 08:00 胰岛素40单位泵入
  20. 医嘱单老第14页 5.14. 09:04-5.14. 11:25 共14行,患者还在老院,老院护士已签字,医生却是新院妇科重症室刘芳签字。

标签

发表评论

19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