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印象漫谈

  准备写个长文,因为累积了很久的思考,正待挥发。其实,这次已经是本文的第二次重生了,因为第一次写了三万多字却由于电脑故障一下子全部淹没了,场面令人极度绝望,中间相隔半个月一直没有恢复的勇气,几万字的长文,毕竟是个偌大的工程,如虹气势一旦过去,则很难找到当初那么踊跃的文思了,只能凭印象慢慢的一一呈现。
  我想以一个客观的角度说一说我心中的日本,我眼中的日本,当然也包括他-那个令我爱极生恨的人-YOUSHIKI。前不久,去了他的国家,甚至还经过了他的家乡“千叶县”。不得不说,日本真是个值得你赞美的地方,就像是民国军事家蒋百里先生的著作{日本人}里所述的那样“气候与风景,真可以自豪为世界乐土。”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人工建筑,都是那样的精致和完美。事实上,他们的所谓景点充其量也就相当于国内的县级公园的水平,只是由于绝对的细致和原生态。成行之前,我已经读了10多本关于日本的书,而那些知识,也更增加了去日本的心情。
  从“YOSHIKI自传”中了解到,YOSHIKI每次从洛杉叽回来都是从成田机场下来,由此推断日本可能只有这一个机场,另外一个等待修建的据闻还在跟居民打官司,至今还没搞定。我们从成田机场下机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不巧的是天还下起了瓢泼大雨,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到了旅馆。日本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小”,电梯,走廊也好,客房,卫生间也好,及外面的马路商店都小的夸张。以前同胞称他们为“小日本”,赞我们自己为“大中华”,我还有点心有戚戚。愤愤不平,认为那是无知的狂妄和无由的轻蔑,如今想来,一点没冤枉。
  最先令我感受到日本人生活质量的是马桶,他们的抽水马桶上有许多按钮,大便了之后,先往上冲,再左右冲,痒痒的,屁股就干净了,再用纸揩下屁股上面的水,最后才冲马桶。在日期间,所到之处,几乎都是这样的马桶。此外,日本的自来水都是可以直接饮用的,空气也异常清新,穿皮鞋出门个把星期不擦油也不用担心有灰尘,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在经过丰田展览馆的时候,正碰上有位韩国明星举办代言活动,由于本人一向对韩国人不感兴趣,所以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知道当天人山人海,排队足有几里路,一眼看去,全是女生,热情高涨,不辞辛劳,场面之火暴,叫声之响亮,令人叹为观止,目的只有一个:跟韩星握一下手,没错,只能握一次,旁边的经纪人马上示意离开,更意外的是有个大妈偷拍被K了一顿。都说大陆女生花痴,脑残,这日本女生也不过尔尔...
  在京都游览祗园,和服会馆,见到了川瑞康成笔下的艺伎,还有插花和和服表演。对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曾经为之津津乐道的国粹艺术,我甚是无感。有个韩国学者写了一本专书总结日本文化是“浓缩,缩小”文化,就是任何细节做到极至,我深不以为然,举例说吃日本拉面要“聚其神,静其心,正其身,闻其气,观其色,先喝汤,再吃面”,玄之又玄,毫无必要。日本人动不动就自成一道,什么“花道”,“剑道”,“空手道”,“茶道”,“武士道”,“柔道”,“面道”,看似、头头是道,实则“过度解读”到了荒唐的地步。作为文化宗主国的我们是不轻易称道的,因为“道可道,非常道”。
  横滨中华一条街,平和公园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华街基本上都是饭馆,杂货店,小饰品店,除此无他,全是满目的口腹之欲,无丁点精神食粮。每到周末,各色人种,如山似海,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华人同胞蚂蚁般卑微和勤劳,总感到亲切之外还有一阵辛酸,虽然这代人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起步阶段。
  平和公园建立于二Z之后,里面有东南亚各受H国的刻字碑,惟独没有中国的,据说是由于当时没有J。对日本的Z治也是了解一点的,吉田茂,佐滕荣作,中曾根康弘都可算是比较优秀的政Z家,田中角荣来华建交时毛T祖说过一句话“任何民Z想要欺负日本,我看是很难的”,对他们的看法,我与 所见略同,日本人是很难欺负的,我站在山顶的白塔下这样想道。

标签

发表评论

5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