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对“性保健”情有独钟,终致三年牢狱之灾?(转载)

  前些天看到的一则新闻--研究生两次要求性服务被拒后抢走足疗女手机,被判三年。据说这位研究生是学社会学的,对足疗女这个群体挺感兴趣的。因太痴迷于“性保健”,如果不去做性方面的“保健”,一晚上会自慰5次,无法自拔。由此看来此研究生在性心理上明显存在问题,只不过他没选择去医院治疗,而是选择了沐足、桑拿店。
  看到这,让我想到今年8月我在UC资讯里面看到的一则《组织打飞机南海发廊老板获国家赔偿17.4万元》新闻,大致说的是“李某武三人开设理发店,因雇请多名按摩女提供‘波推’、‘打飞机’等色情服务被刑拘一年左右,后被宣告无罪释放,三人为此申请国家17.4万元的赔偿”。
  
  或许就是因为连“打飞机”都不算犯法,所以自此之后不少沐足、桑拿店开始步其“后尘”。一些沐足、桑拿店本来就有美其名曰“肾保健”的服务项目,据说那是指顾客进得店里换了他们的衣服,然后男女对坐,让足疗女直奔“主题”,为男人按摩“命根”及周围。而到了“打飞机”不犯法之后,一些沐足、桑拿店除了“波推”、“大腿推”之外,硬是将足浴与“肾保健”结合起来。所以到了现在,甚至已经有了“说洗脚还不如说摸diao”之“生动描述”。

标签

发表评论

16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