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师院25名义务献血学子被集体感染丙肝竟无人负责(转载)

  周口师院25名义务献血学子被集体感染丙肝竟无人负责
  一、集体被感染丙肝病毒的部分周师学子的基本情况
  (二)张XX,女,汉族,42岁,河南省长葛市人。于1991年9月―1993年6月周口师专英语系就读。当时是1991级1班学生,班主任:李军征。2012年9月在长葛市中心医院查出抗HCV阳性,并在许昌市医院复查丙肝病毒RNA定量2.13E+06,并且被确诊为慢性丙型肝炎,于2012年11月开始接受治疗。在周口师专上学期间参加了92年春季学校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以后没有任何献、输血行为。
  (四)卢XX,女,1972年生于周口沈丘,于1991年---1993年就读于周口师专英语系1班,时任班主任为李军征老师。在校期间于1992年5月响应学校号召参加了义务献血活动。2013年4月底在沈丘县人民医院检查HCV呈阳性,后携全家去周口市中心医院检查,家人的HCV均呈阴性,本人复查丙肝病毒RNA定量为2.69E+07。6月11日,在郑大一附院感染科住院接受治疗。除1992年参加学校组织的献血活动外,没有其他献血、输血行为。
  (六)陈XX,女,汉,1971年2月出生,河南淮阳县人,现居周口市,2013年5月26日在周口市中心医院查出抗HCV阳性,5月30日,在周口市中心医院查出丙肝病毒RNA定量5.13E+05。被确诊为慢性丙肝肝炎。6月17日,在郑大一附院复查丙肝病毒,复制增加明显,随即住院接受治疗。于1991年9月――1993年6月在周口师专英语系1班就读,时任班主任为李军征老师。1992年5月参加了周口师专统一号召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献血地点在当时的周口中心血站。没有其他献血、输血行为。
  (八)张XX,男,1972年5月出生,汉族,籍贯:河南省民权县,现居住地:郑州市金水区。周口师专中文系1991级1班学生,班主任:王剑。时任中文系主任:张国生,党支部书记:刘明珠。1992年5月参加了周口师专统一号召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献血地点在当时的周口中心血站。2011年3月18日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心外科二病区住院做全面检查时,被查出丙肝病毒抗体呈阳性,3月21日复查丙肝病毒RNA定量5.50E+06。2011年3月至2012年8月先后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感染科、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住院治疗,耗时1年零8个月,治疗总费用近20万元。现丙肝病毒呈阴性,监测不到病毒。但仍要长期定期复查病毒抗体、含量、肝功能等。慢性丙肝给个人的精神状态、工作晋升、人际交往造成较大影响。除1992年参加学校组织的献血活动外,没有其他献血、输血行为。
  (十)苑XX,男,1971年6月出生,汉族,周口市商水县人,现住洛阳市高新区。1991年9月―1993年6月在周口师专(现为周口师范学院)中文系2班就读。时任班主任周全田,时任中文系主任张国生,党支部书记刘明珠。1992年5月参加了周口师专统一号召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献血地点在当时的周口中心血站。2004年9月,因考取研究生体检查出丙肝病毒抗体阳性,继续检查后发现丙肝病毒RNA定量5.64E+06。从2004年9月至今,在北京、郑州、洛阳等地治疗的费用总计约20万。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给家庭生活、工作学习、人际交往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除了参与1992年5月周口师专组织的献血活动外,本人没有任何输血行为和其他献血行为。
  (十二)黄XX,女,太康县人,周口师专九一级中文系2班学生,班主任:周全田。2013年5月在接同学通知,检查出为丙肝病毒感染,病毒数为10的6次方。只在周口师专参加了一次由学校组织的义务献血,家庭成员没有任何一位有丙肝病史,现在在郑大一附院住院治疗,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经济、工作、生活上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十四)李XX,男,1972年3月出生,汉族,籍贯:河南省太康县,现在太康县职业中专工作。周口师专化学系1991级2班学生,班主任:张喜英、马新科。时任化学系主任:刘子苗、石恒真,党支部书记:谢东坡,系辅导员张建福老师。1992年5月参加了周口师专统一号召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献血地点在当时的周口中心血站。2009年10月21日献血时被告知:感染有丙肝病毒,不再具备献血资格。2011年7月15日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检测到丙肝病毒HCV―RNA定量7.82E+07。2011年8月3日至2011年9月3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住院治疗,主治大夫孙长宇,其后采取定期复查,在治疗丙肝特效药派罗欣厂家在郑州的指定药房买药,回家自己打针的方式,到2012年7月1日结束第48针,前后治疗总费用9.86万元。2013年7月5日,在郑大一附院复查,丙肝病毒复发,并检查出甲-,仍要长期接受住院治疗。慢性丙肝给个人的精神状态、职称晋级、工作晋升、人际交往等都造成了较大影响。本人除有献血活动外,没有其他输血行为,家族也未有感染丙肝病史。
  (十六)吕XX,男,1972年12月出生,汉族,籍贯:河南省永城市,现在永城市第二高级中学工作。周口师专化学系1991级2班学生、体育班长,班主任:张喜英、马新科。时任化学系主任:刘子苗、石恒真,党支部书记:谢东坡,系辅导员张建福。1992年5月参加了周口师专统一号召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献血地点在当时的周口中心血站。1992年至今,没有其他的献血行为,也没有过手术或其他的可能感染的丙肝活动。2013年6月26日接到同学短信通知,在永城市公疗医院检查结论是:HCV丙肝肝炎病毒IgG抗体阳性11.469。2013年7月3日南京市第81医院肝病研究所丙型肝炎RNA病毒定量检查 8.41E+04。
  (一)丙型肝炎的传播途径和危害
  丙肝起病隐匿,通常只是感到疲劳乏力,容易被忽视,但疾病却在不知不觉中持续进展。多数慢性丙肝患者在感染患病的
  (二)人工单采血浆――1992年春的采血方式
  所谓“单采血浆”,是指把采到的人血经离心机分离,取走血浆后再把红细胞回输给献血者,使其能很快恢复体力。血球回输是乙肝、丙肝、艾滋病毒等各类病毒最主要的感染途径。当时,血站只要血浆,不要血球;一般来讲,血球占血液总体积在1/3左右,由于采集量很大,血球处理成了难题。根据北京佑安医院张可的《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描述,当时的许多血站在巨大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想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即把同种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输给献血人员”。 这也就是说,单采血浆为了节约成本,将几个人的同血型血液放在一起进行分离,几个人的血液“充分的”进行了混合,那么如果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其余几个也就在所难免了。上海复旦大学高燕宁教授在其撰写的《血殇――中国单采浆危机不完全报告》中指出,单采过程存在多个明显的血液交叉污染环节,即在采血、离心、分浆和回输过程中,献血员血液之间有交叉污染,感染机会多,甚至严重,难以避免。多数血站存在着血液交叉污染。
  (三)集体献血活动让同学们感染丙肝
  三、刻不容缓的几点诉求
  目前被发现的丙肝病毒感染者只是自发联系的极小的一部分。当年的献血动员组织活动是在全校各个系都开展的,甚至在周口卫校、水校都有开展,也已发现外校学生被感染事件。以1991级周口师专英语系参加献血的15名学生7名学生被感染的概率计算,当时被无辜感染的群体将是一个比较大的数字,这些毕业生主要分布在河南境内的教育一线。医学常识告诉我们,很多炎患者大多是在感染丙肝病毒后十余年才被发现,有些丙肝患者已经出现肝纤维化甚至肝硬化,但仍无明显不适。目前已经确诊为慢性丙型病毒肝炎的23个同学中,有12位是接到同学的通知提醒才去做的检查,发现被感染,身体没有明显不适,但病毒含量已经很高。值得注意的是,病毒还在疯狂的复制当中,有的同学4月份做的定量分析,6月份入院治疗时,病毒含量增加了10倍。伤害已经不可避免,但我们希望这种伤害能在我们的努力下,变得越小越好。希望市委、市政府,市卫生局,周口师院等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学生献血被感染丙肝这一群体事件,第一时间、尽可能多的通过各个渠道(媒体、文件、电话)通知当时参加义务献血的同学,及早检查、诊治,阻断病毒对他们肌体的侵害,让他们轻松、健康地为周口经济社会科学和谐发展做贡献。
  母校是我们成长的地方,是我们一生的牵挂和依靠。母校教诲我们“尊道贵德,博学善建”。母校教诲我们实事求是,坚忍不拔,敢于担当。20年前,因为响应学校和老师的动员和组织,我们激情满怀参加了献血活动。20年后,受了伤害,有了疑惑,我们不约而同汇聚母校,希望得到活动的组织者――母校的帮助。周口师院理所当然应当尽到责任和义务,一如既往地给予学生关心和关爱,多方收集、查找我们当年参加义务献血活动的档案资料,并从法律的角度、科学的角度,人文关怀的角度,依托组织的力量把相同经历、相同遭遇的学子们凝聚起来,集体与血站交涉,切实维护学生们的合法权益。今年6月12日,我们其中的12名被感染学生代表前往周口师院反映了此事,表达了我们的诉求。院党办主任王剑通知组织院党办、院办、学生处、医院有关负责同志与同学们座谈,并明确院办、学生处牵头负责此事。一个多月来,周师院办、学生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多次和被感染同学代表联系,了解核实情况,并以周师名义起草了致市卫生局的函。希望卫生局重视同学们反映的问题,重视周师的商请函,协调调查落实。
  周口中心血站作为单采血浆的实施者和受益者,周口市卫生局、周口市卫生防疫站作为主管部门,有责任、有义务对同学们诉求的因义务献血活动集体感染丙肝病毒的群体性事件做出回应。当时单采血浆操作流程政策规定怎样?献血前法定的病毒检测有哪些规定?单采血浆流程中是否存在同血型血液放在一起进行分离?为保障献血者不可能有感染丙肝的机会采取了何种措施?当地党委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如何界定和解决这一公共卫生事件?我们期待合理的、负责任的回应和解释。已被发现感染的慢性丙肝患者,绝大多数工作在教育一线,有的已经结束治疗,有的正在接受治疗,有的疗程结束后有反复发作,巨额的治疗费用,巨大的心理压力,剧烈的药物反应、无常的病情反复、未知的治疗结果都让他们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希望血站从住院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精神补偿等方面综合考量从经济上给同学们作出补偿,让他们感受奉献爱心之后的温暖,让他们有能力与病毒做抗争,让他们尽早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状态。
  自6月12日,到周口师院反映问题始,时间已经过去了1个多月,我们先后到学校、省教育厅、市卫生局递交材料,表达诉求,被感染人数已经由16名增加到23名,但有关部门的回应和推进并不令人满意。鉴于这一感染事件的发生地在周口,鉴于学校当时是响应当地党委政府的号召组织的义务献血活动,鉴于已经发现或者潜在的被感染者大都带病奋战在周口市教育一线,问题的快速调查落实和解决关乎广大教师的生命健康,关乎周口市的公共形象和和谐稳定。恳请市委、市政府重视同学们的合理诉求,督促市卫生局、周口师院把问题的解决落实列入重要议事日程,责令市卫生防疫站、市中心血站迅速查找相关档案,做出回应和补偿。
  四、媒体的关注及对有关回应的质疑
  8月2日至5日,《中国消费者报》唐夏记者冒着酷暑赶到郑州,对感染丙肝的10名同学代表进行了深入采访,并走访了河南省卫生厅、周口市卫生局、周口市疾控中心、周口师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治大夫,并根据采访情况撰写了深度跟踪报道《血伤-河南周口师专91级部分学生毕业20年后集体感染丙肝调查》。
  8月15日,周口师院学生处副处长郭长征致电同学代表,称:经过学院与市卫生局联系,市卫生局函复,当年同学们献血的血站(周口中心血站)不属周口市卫生局管辖,全称是河南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红十字会周口中心血站。经多次边变革,同学们的献血资料已无从查找。市卫生局一位分管新农合医保的副局长说:可以和人社部门协商提高我们报销比例,争取把病毒感染个人负担的治疗费用降到最低。
  北京佑安医院张可医生的《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记录,1992年9月8日,省卫生厅和省红十字血液中心举行了首次承包经营合同签字仪式。这个首次承包经营合同的签字日期是在1992年春季大批同学们集体参加献血之后,当时同学们献血的周口中心血站不可能叫做什么“河南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红十字会周口中心血站”,不归市卫生局(当时的周口地区卫生局)管辖归哪家管辖?退一步说,果真不归卫生局管辖,一家企业的血站,如何与学校串通,得到学校院系领导的支持和鼓动,堂而皇之窜到学校、窜到教室做献血动员,查验血型?周口师专作为献血活动的组织者要为私自动员同学们到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血站献血负何等责任?

标签

发表评论

two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