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外乡间路

夕阳在落山时的那片紫色的晚霞令人赏心悦目,麦田、桃林尽收眼底,右侧是通往北京城区的公路。斜阳照射着村庄,房顶和道边田地中泛着金色的光芒,村庄显得分外宁静、优美,远处一辆辆汽车在公路上奔驰。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真正离家,住到乡下。这里对我而言是全新的世界,从小到大我都成长在城市,没有到过真正的农村。那时候社会上流动人口很少,很少有人会到农村去租房子住。我这个城里工作的陌生人在村里租房的消息,像新闻一样很快传遍全村,家喻户晓。每逢在村子里头行走,迎面走过的村民都热情地与我打招呼:
  “大哥,这里条件可没有城里好,住的习惯吗?”
  “还可以,谢谢!”我总是礼貌地回答。
  不过我可没有心思注意这些,保持一种神秘和陌生这是我在这的生活原则,许多事情都在等着我去做呢。
  “这电线夏天会不会把雷引到家里来?”邻居村民问。
  就这样,终于把测量大地电流的电线拉进家里,将电线连接在桌子上面的表头上。
  什么亲眼看见我在地下埋起来两台精密仪器……。
  我在这个外界各种干扰小的僻静小村,建立起一个业余地震观测点。随后,自己又陆续制作了磁偏角和磁倾角仪,观察唐山大地震后的余震对磁场和地下电流产生的变化情况。我每天坚持使用无线电接收机,监听地震电磁波对无线电传播的干扰程度,进行地震观测和地震预报。
  村里还住着一位高人,这个人就住在李师傅介绍的另一农户家。当时,他和我一样都是租房户,他是现在执教于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导师张祥龙博士。张祥龙租的房子是一间过去用来当厨房的小耳房,比我租的房子要小。那时候张祥龙和我同在一个铸工车间,他是磨砂轮工,从事的工作又脏又累。张祥龙是个极有头脑,白净脸,留着小胡子,一看就是很有性格的人。他喜欢打篮球,是我们车间篮球队的主力中锋。他是六八届中专毕业生,文化大革命中,北京学生分成两大派组织四三派和四四派,他是《四三战报》的总编辑,曾经与他哥哥一起写过一篇文章叫《论新思潮》,其中有这样的观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次权力和财产再分配,是为了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去除特权阶层,让人民直接参与国家管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主人。”“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从无产阶级与地富反坏右的矛盾转变为人民与特权阶层的矛盾。”等等。于是被上海《文汇报》批判,被扣上“现形反革命”帽子接受学校批判,两次被专案组关押,自然被划成“问题学生”一类,参加工作和分配工种受到影响,就这么进了铸造车间,当上磨砂轮工。张祥龙为人清高,在工厂很少讲话。张祥龙住在农村,是为了有更多时间学习,他在攻读和研究西方哲学。他的父亲是中国某部委的高级总工程师和我的母亲同在一个单位上班。他的父母都是解放以前的大学毕业生,属于那种世代书香的知识分子家庭。
  粉碎“四人帮”以后,沉闷的国家呼吸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人们压抑很久的各种思想开始萌动,人们开始重新思索,讲起话来也不像以前那样谨小慎微。
  在文化大革命中毛 提出,要全国人民学点哲学,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在中国知道的人不会占少数吧,即使不喜欢学习的人恐怕也是略知一二。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并不等于善恶,而且无所谓善恶,它们只是哲学上的两种学派。从近代以来,唯心主义在西方世界思维中始终占据主导地位。什么是唯心主义?精神第一,物质第二。这里我们不必争论谁是第一才正确,比如:“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总是对的吧!精神作用于物质,精神第一。再举例子,你使用无线电观测地震的方法,提出地震电磁波的设想,然后进行研究探讨,这就是用孤立、静止、片面、表面的观点去看世界,也是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观点。其实在许多科学发明和科学发现中,科学家们都要用形而上学的观点去设想问题,研究未知领域科学家常说一句话“提出问题就等于解决问题的一半”所以形而上学观点是科学发展的必经之路。哲学家曾经这样形象比喻:
  物理学是树干,
  目前,地震预报没有理论,人们正在探讨和寻求这门知识,当你偶然间,发现地震能量场对无线电传播有影响时,第一时间你就提出地震电磁波干扰概念,并顺着这个思路每天去观察和分析,这样你很快熟知了北京地区上空无线电传播正常变化情况和规律,也掌握各种电磁波干扰的基本特征,就有可能从干扰信号叠加的异常电磁波中,分辨出地震电磁波。
  什么是世界难题?因为它确实存在,它离人们思维方式很遥远,很陌生,很古怪。世界难题的研究当前是否到了转换观念的关头?因为你已经习惯了分析型、证实型的科学思维,只有打破常规才有新思路产生。场与场之间的作用产生的影响,不是线性规律变化,而是几何规律变化,就像“正方形的对角线不能用边来测量”一样。思维进行的样式,行为选择的方式等,在一定意义上规定着明天和将来。
  在科学实验中,对于光的波(波动)粒(粒子)二性,微观粒子测量的不确定性、粒子能量的量化等,用牛顿力学的机械论是无能为力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玻尔用“互补性原理”加以说明,这一思想得益于阴阳互补,所以玻尔要求以“太极图”来象征自己的发现。
  听了这一番有指导意义的讲话,至今仍然让我感到是那么雄辩有力,那么深刻,好象给人们某种灵悟。
  平坦舒适的人生就像一条平淡直线,生命在于体验。人的一生如果只是去观看别人的精彩,自己就感受不到人生的真谛。在农村两年的时光,也长也短,人生的许多往事已随着时光流逝,渐渐地遗忘。但是我心灵深处对这个小村庄的印象却怎么也挥之不去,让我总也不能忘记。
  
  

标签

发表评论

1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