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谴责珠海人民医院官僚医院和庸医害死1岁宝宝(转载)

  谴责珠海人民医院官僚医院和庸医害死1岁宝宝

  我不算一个开朗活泼的人,曾经历一些事情,一度认为自己不配拥有幸福,然而,当我了这个宝贝,我的人生又重新燃烧起来。宝贝是那样完美,光是看着那粉嘟嘟的小肉脸和黑黝黝的大眼睛已经很开心,她那样天真可爱,淘气时像只小猫咪,开心时笑得像女汉子,她日益显现的智慧和灵气,让我们每天都有惊喜和快乐!我不断提醒自己要好好保护她,让她一直快乐下去,长大不要有自己阴郁纠结的气质。可惜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珠海人民医院不负责的庸医害死了我的宝宝,我看着她在我的怀抱里哭着叫着,直到咽气!
  到珠海市人民医院急诊室后,医生说他们也没有办法救治,要转到广州,并且不同意派车送去广州,说要广州那边派车来接小孩。我们觉得这样耗时太长,怕小孩坚持不住,就恳求人民医院派车送去广州。在我们多次恳求下,珠海市人民医院同意派车送至广州。但是珠海市人民医院做出转院决定之后并没有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也没有为我们争取时间,从20点30分我们送至珠海市人民医院,到最后23点50分到达广州儿童医院,耗时三个多小时。其间我们不停催促,珠海市人民医院一直说正在准备,还给我们白眼嫌我们问多了。好不容易等到急救车来了,却说没有油,又临时去加油,等了十几分钟车加油回来了,又说医护人员正从家里赶过来,于是又浪费了十几分钟等医护人员从家里赶来,其间小孩一直在哭叫,临走急症医生跟我们说小问题、没事的。
  第一,珠海市人民医院派出了耳鼻喉科的伍慧卿医生和谢燕芳护士随车前往广州。一上车,这两位就问我们:小孩多大、什么情况、吃了什么、多长时间了等等基本的问题,可见人民医院毫不负责、视生命如儿戏的态度,准备了那么长时间,派出的医护人员竟然是无执业资格,没有进行交班、不了解小孩病情和完全没有急救常识的庸医。
  第三,急救车上配备了一个车载的氧气罐、一个移动的氧气罐和一个氧气包(氧气包是我们要求下才多带的)。除了氧气包确定是有氧气之外,另外两个都疑似没有氧气,移动的氧气罐甚至是破损的。在我们的不断质疑下,两位人员口头回答说有氧气,但一路上不停的把氧气管拔下来在三个氧气设备之间换来换去,可见她们并不懂得怎么使用这些设备,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氧气。
  第五,两位医护人员在突发情况发生的时候并没有警觉,家属提醒后也不当回事,且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正确有效的抢救。拿掉氧气面罩之后不久,我小孩的呼吸就越来越微弱,我提醒医生说小孩快没呼吸了,她们碰都没有碰我小孩,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说“脸色很好,她是睡觉了而已,放心”。又过了几分钟,我说“你们看看,真的好像没有呼吸了”,这时候医生才过来摸小孩,小孩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了,她们手忙脚乱的进行了按压和人工呼吸,由于方法不正确,车里的设备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了也不会用,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正确有效的抢救,我小孩的心跳没有复苏。而这时候距广州儿童医院大约十分钟的车程,等过了这十分钟,一切都来不及了!活生生的小孩就这样在我怀里走了。这时,跟车的两位医生跟我们说,小孩坚持了这么久,很不容易了。同是人民医院,一前一后,不同时期说出了不同的风凉话。
  事情发生之后,我们两个家庭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陷入了无限的伤痛。小孩乡下八十岁的太婆,听到消息马上脑出血,做了开颅手术,一直躺在ICU没有苏醒;家里的几个老人一夜白发;我们两夫妻非常自责,天天以泪洗面、彻夜难眠,不敢回家;小孩的外婆,也就是我母亲,因为有高血压中风的病史,一直不敢告诉她事实,害怕她一旦知道又是一个悲剧。事情发生到现在,人民医院不闻不问,装作没什么事。我们去找了人民医院,所有部门互相推诿,态度冷漠,答复不知道,病历被藏起来,当事人也没有上班。我们夫妻一直想做个守法公民,可是遇上了这个事,真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走下去。

标签

发表评论

2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