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当我与世界不期而遇

日刊 发表于: 08-23 23:21:15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世为天地,界为法令,人如尘埃。天地宽广无垠,浩瀚无边,加之以情感、法令来约束、规范世俗情感,控制人的欲望。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世界,繁华的都市被欲望塞得满满当当,孤凉的山村,被荒芜压得令人窒息。

我想改变它,有人笑我痴狂。

我以为世界是离我很远的,下一秒钟,我却与它撞个满怀,身体中的倔强叫喊着疼痛,它竟削去了我尖锐的棱角。

他们说:“你只有先去适应这个世界,了解它,才可能改变它啊!当你对你的敌人一无所知时,怎么可能打胜仗呢?”

于是,我试着去理解它,有人为我引航。

我以为世界各处皆是一样的,它却对我发出不屑的笑声。原来除了海天盛筵还有食不果腹,原来除了和谐社会还有是有战争。都市里有肆意挥霍金钱的,也有辛苦挥洒汗水的。前者住在后者汗水垒起的别墅里,走在后者汗水铺成的柏油路上,坐在后者掘出的地铁中,还不遗余力地对后者表示鄙夷和嫌弃。

我在怀疑自己的双眼。

对于这个我所不能理解的世界,我选择了逃避。

未被开发的江南,女子在河边浣衣,用软糯慵懒的吴侬软语低声交谈。过后,直起身来,抚去衣上的水珠作文https://wWw.ZuoWenwang.Net/,踩在青石板上,那仿佛已铺了几世纪的青石板吱吱地轻响着。水乡静谧,居民微笑以示欢迎。它不同于都市,不被世俗浸染。人们知足,欢愉,平和地生活。没有什么不好,没有什么值得变更。

江南使你的心变得波澜不惊,世界原来还可以这样。

在离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不远的一处山村,泥筑的墙为衣衫褴褛的孩童遮蔽风雨,桌椅在门口摇摇欲坠,他们是这个浮躁社会中知识的信徒,最虔诚的信徒。

无人告知他们应该怎样对待这个世界或对待他们自己,他们只是仰着头用清澈的眼睛望着山区清澈的天,他们向往外面的世界,那个纷繁复杂的世界。这样贫困的山区广泛地分布在全国各地,令人感叹、痛惜。

雪域高原上盛开的雪莲,它不被污浊沾染。一朵花在世间,花开花落,不知疲乏地恒久轮回。开放不为让谁叹,美丑自知,凋谢不为叫谁伤,尚有来年在。

白雪洗涤人心深处的贪婪,藏经由喇嘛轻喃淡却内心的欲望,雪莲开又落如世事轮回。

世界原来是这样……

我想改变它,却需先理解它,试着去理解时,却又渴望远离;离了繁华越远,我便越清晰地看清自己。

世界本就无处不在,而我与之同在。不用刻意,我与它总能不期而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