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国际足联新规出台在即 国足入籍阵容有何影响?

日刊 发表于: 08-23 20:16:04

国际足联最近公布一系列新规草案,如果在下月的会议中审议通过,将对球员归化产生较大的影响。围绕高拉特效力国足“搁浅”和其他球员入籍的前景,一直关注体育规制变化的赵亮晨和郝浩宇展开了一番讨论……

赵亮晨(以下简称赵):我先用最简单的方式来给刚打开电视,不,打开版面的球迷朋友补一下剧情提要:新规规定,球员一旦因为转会(含租借)离境,在入籍国连续居住5年就要重新计算。按照这个规定,高拉特虽已入籍中国,但要获得国际足联球员转换会籍的认可,需要等到2023年。

郝浩宇(以下简称郝):高拉特短时间内无法帮助国足当然非常可惜啦,广州球迷应该大多都记得2015赛季,恒大队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只有高拉特一个外援,还是拿到了亚冠冠军。高拉特的能力毋庸置疑,本赛季租借到河北华夏后也有很好的表现。

赵:他去华夏队也跟申请转换会籍受阻多少有关。

郝:如果因为2019年的一次租借转会,在2023年都无法代表国足出战,确实非常可惜。高拉特和国家队队友都有过配合,属于无缝衔接,又是国足目前很缺的攻击型中场。我们只能希望等到2023年时,32岁的高拉特还能有个好状态吧。

赵:等等,现在虽然有点难,但也不是全无希望的。我是这样看的:一方面,新规要下个月才会通过,高拉特还有申诉的时间;而且,按照“法不溯及过往”的常理,他入籍在新规出台前,那就应该按照旧规则——新规则之所以修订,不就是因为旧规则在这方面语焉不详、有缺陷嘛!国际足联在这方面有责任,球员不该成为规则陷阱的受害者。

郝:但愿这一个月的时间能有转机。不过我注意到,新规则对入籍球员的准入标准放宽了很多, 为其他国家或地区协会踢过青年赛甚至成年队的A级赛(不超过三场),都不再是障碍了。所以,此前被卡住的蒋光太、侯永永将获得为国足出战资格,而特谢拉、埃弗拉、卡尔德克也有入籍希望。

赵:“少”了高拉特,“多”了特谢拉?这算不算塞翁失马?

郝:特谢拉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毕竟可是在欧洲证明过自己的球员,5000万欧元的身价也代表了他的实力。和高拉特相比,特谢拉的实力肯定是只强不弱。至于埃弗拉等人,有的是年龄偏大,有的是位置和现有的入籍球员重叠,入籍的意义不大。

赵:很多人说国际足联新规对中国足球是个利好……特谢拉也确实明确提过愿意为国足效力。

郝:接下来两年,国足的选择就更多了,重庆的卡尔德克,强力中锋,支点作用明显,2021年可入籍;石家庄的奥斯卡,之前中甲赛场的“大杀器”,2022年可入籍;最重要的是,他可是1999年才出生的U23球员啊,你想想这能打多少届世界杯啊!

赵:不过,新规只能说客观上有利于入籍,但其实仍有不少潜在的问题。

郝:在陈戌源出任足协主席后,他对此是持保留态度的,足协秘书长刘奕也曾表示,首发11人中最多有3到4名无血缘入籍球员。毕竟这是国家队嘛!另一方面,中超现在出了限薪令……

赵:哈哈,这两个其实是同一个问题:试想,如果一个外援,既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文化归属感,只是为了赚钱而归化,那我觉得还是免谈,不要来为好。我们球迷感情接受不了,他们踢得也不会有多投入。归化被“异化”就不好了。当然,目前的已入籍和待入籍球员名单中还没有这样的人。艾克森的国歌唱得多溜啊!

郝:同意。哪怕是国际足联放宽,国足的主要心思也应该聚焦于把手头上的几名入籍球员用好。增加入籍球员数量和提升国足水平,并不是一定呈正比关系的。

不过也想提醒一下,我们不动,不代表别人不不动,菲律宾队、叙利亚队等和我们世界杯预选赛同组的对手,都在利用归化政策扩充阵容。我们在面对他们时更要小心了。

赵:是啊,看到有网友调侃说,高拉特能不能归化不知道,国际足联主席已经被我们“归化”了——这得多乐观才说这话啊,归化政策又不是只服务于我们的。对于即将通过的新规则,有必要保持审慎和应变的态度。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赵亮晨 郝浩宇

编辑: 宝厷
国际足联新规出台在即 国足入籍阵容有何影响?
金羊网  作者:赵亮晨、郝浩宇  2020-08-23
国际足联最近公布一系列新规草案,如果在下月的会议中审议通过,将对球员归化产生较大的影响。

国际足联最近公布一系列新规草案,如果在下月的会议中审议通过,将对球员归化产生较大的影响。围绕高拉特效力国足“搁浅”和其他球员入籍的前景,一直关注体育规制变化的赵亮晨和郝浩宇展开了一番讨论……

赵亮晨(以下简称赵):我先用最简单的方式来给刚打开电视,不,打开版面的球迷朋友补一下剧情提要:新规规定,球员一旦因为转会(含租借)离境,在入籍国连续居住5年就要重新计算。按照这个规定,高拉特虽已入籍中国,但要获得国际足联球员转换会籍的认可,需要等到2023年。

郝浩宇(以下简称郝):高拉特短时间内无法帮助国足当然非常可惜啦,广州球迷应该大多都记得2015赛季,恒大队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只有高拉特一个外援,还是拿到了亚冠冠军。高拉特的能力毋庸置疑,本赛季租借到河北华夏后也有很好的表现。

赵:他去华夏队也跟申请转换会籍受阻多少有关。

郝:如果因为2019年的一次租借转会,在2023年都无法代表国足出战,确实非常可惜。高拉特和国家队队友都有过配合,属于无缝衔接,又是国足目前很缺的攻击型中场。我们只能希望等到2023年时,32岁的高拉特还能有个好状态吧。

赵:等等,现在虽然有点难,但也不是全无希望的。我是这样看的:一方面,新规要下个月才会通过,高拉特还有申诉的时间;而且,按照“法不溯及过往”的常理,他入籍在新规出台前,那就应该按照旧规则——新规则之所以修订,不就是因为旧规则在这方面语焉不详、有缺陷嘛!国际足联在这方面有责任,球员不该成为规则陷阱的受害者。

郝:但愿这一个月的时间能有转机。不过我注意到,新规则对入籍球员的准入标准放宽了很多, 为其他国家或地区协会踢过青年赛甚至成年队的A级赛(不超过三场),都不再是障碍了。所以,此前被卡住的蒋光太、侯永永将获得为国足出战资格,而特谢拉、埃弗拉、卡尔德克也有入籍希望。

赵:“少”了高拉特,“多”了特谢拉?这算不算塞翁失马?

郝:特谢拉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毕竟可是在欧洲证明过自己的球员,5000万欧元的身价也代表了他的实力。和高拉特相比,特谢拉的实力肯定是只强不弱。至于埃弗拉等人,有的是年龄偏大,有的是位置和现有的入籍球员重叠,入籍的意义不大。

赵:很多人说国际足联新规对中国足球是个利好……特谢拉也确实明确提过愿意为国足效力。

郝:接下来两年,国足的选择就更多了,重庆的卡尔德克,强力中锋,支点作用明显,2021年可入籍;石家庄的奥斯卡,之前中甲赛场的“大杀器”,2022年可入籍;最重要的是,他可是1999年才出生的U23球员啊,你想想这能打多少届世界杯啊!

赵:不过,新规只能说客观上有利于入籍,但其实仍有不少潜在的问题。

郝:在陈戌源出任足协主席后,他对此是持保留态度的,足协秘书长刘奕也曾表示,首发11人中最多有3到4名无血缘入籍球员。毕竟这是国家队嘛!另一方面,中超现在出了限薪令……

赵:哈哈,这两个其实是同一个问题:试想,如果一个外援,既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文化归属感,只是为了赚钱而归化,那我觉得还是免谈,不要来为好。我们球迷感情接受不了,他们踢得也不会有多投入。归化被“异化”就不好了。当然,目前的已入籍和待入籍球员名单中还没有这样的人。艾克森的国歌唱得多溜啊!

郝:同意。哪怕是国际足联放宽,国足的主要心思也应该聚焦于把手头上的几名入籍球员用好。增加入籍球员数量和提升国足水平,并不是一定呈正比关系的。

不过也想提醒一下,我们不动,不代表别人不不动,菲律宾队、叙利亚队等和我们世界杯预选赛同组的对手,都在利用归化政策扩充阵容。我们在面对他们时更要小心了。

赵:是啊,看到有网友调侃说,高拉特能不能归化不知道,国际足联主席已经被我们“归化”了——这得多乐观才说这话啊,归化政策又不是只服务于我们的。对于即将通过的新规则,有必要保持审慎和应变的态度。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赵亮晨 郝浩宇

编辑: 宝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