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蝉声唱【下载 在线阅读 书评】

日刊 发表于: 08-24 00:08:35
  • 简介
  • |
  • 目录
  • |
  • 更多信息

三十多年前,两名男婴产房被抱错,一个生活在富裕的精英家庭,一个在普通家庭中浑噩度日。
三十多年后真相被发现,转瞬间,两人身份互换,遭遇权力、欲望、情义的考验。
然而,调换了身份,却无法调换命运。

显示全部

  1. 一、血

    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鬼使神差的命。 蓝保温养了三十三年的儿子,居然是别人的。 这要感谢给儿子放血的人,感谢老天有眼,感谢医生、医学,感谢儿子蓝必旺。 腊月十一的那天晚上,蓝必旺被人捅了刀子。他在赌桌上出老千,被抓了现行。愤怒的赌徒一拥而上,对蓝必旺一顿拳打脚踢。混乱中不知是谁,拿刀子捅了蓝必旺,其中一……

  2. 二、爸妈

    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春天是上岭村一年中最美丽和舒爽的季节,像压抑的女人欲望得到满足或释放的那刻后,气色和神采一定是最滋润光亮一样。就算还有各式各样的苦恼,上岭村的男人女人都喜欢春天。他们觉得春天是老天爷或大自然眷顾和垂青人们的日子,山变绿,水变清,即使不耕耘的田地也野生出可食用的植物,赏心悦目的花朵……

  3. 三、权

    马到成功集团总裁的职位,换人了。新上任的总裁也叫罗光灯,但不是原来那个罗光灯。此罗光灯人高马大,肤色黧黑,像极了董事长罗仕马。而离任的原罗光灯则斯文弱小,白白净净,过去人们都说像他妈,现在肯定连这个都不能说了。 集团高管和部分中层干部,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的总裁罗光灯是董事长的假儿子,新任总……

  4. 四、欲

    罗光灯对一个既不通过秘书报告又不敲门就进来的女人是大为欣赏。 她像一只不用围捕便自动飞来的漂亮野鸡,让罗光灯喜出望外又有些措手不及。她径直走到办公桌的前面,鞠了一个躬,说:“罗总好!” 罗光灯说:“你是哪个?”他语气、姿态轻缓和谨慎,像是怕把她吓跑了似的。 “周文婷,”自称周文婷的女人说,“周文王的……

  5. 五、债

    河流像一条锦缎,或一条围巾,装点、缠绕着村庄。因为这条河流的存在,才使村庄显得有生气,像一个有活力的少年。河流的两岸,是密密匝匝的竹丛,绵延几十里,像河流的卫士。河面上行驶或静止着船、排筏,像是被子上的刺绣。常常有鸟在河上飞翔,都是一群一群的,且颜色分明,白的纯白,黑的全黑,像是以种族为单位的集体,……

  6. 六、朋友

    马到成功集团增加了两名干将,蓝木村和韦努。 他们是罗光灯从上岭村调来的。 这两个从上岭村来的男人,是初来乍到南宁这么大的城市。他们从汽车站一下车,眼睛就没闭过。望着一幢比一幢高的楼,他们的眼睛像探照灯,放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恨不得把城市的发达和秘密,探个究竟。纵横交错的路桥,像蜘蛛网一样严密。街道上……

  7. 七、狗

    苏莲六十岁生日这天,儿子罗光灯竟然记得或懂得回家,真是让罗仕马、苏莲夫妇太高兴了,像当年生产时知道是个儿子一样高兴。果然是父母的心头肉,冷暖、疼痛和需求,能感知和感应得到。 手抱鲜花的儿子走进别墅,像一团洞穴里的火炬,让平日冷清的别墅亮堂和暖和。这幢位于南宁凤岭貌似最旺的房子,其实只有亲人团聚的时候……

  8. 八、虫

    蓝必旺举着一把斧子,怒目圆睁,歇斯底里的样子,像一个苦大仇深的人。 他要砍掉眼前的一棵树。 这是棵榕树。它枝繁叶茂,干大根深,至少可以容纳几十号人在下面躲雨、乘凉,也至少五个人合抱,才能抱拢它。 它现在是蓝必旺的仇敌,或者说是仇敌的大本营。 从春末以来,这棵树便招引来越来越多的蝉虫,它们像顶级赛事蜂……

  9. 九、墓

    再次见到那个断腿的男人樊家宁,纯属意外。 今天早上起来,蓝必旺感到格外精神。这当然是昨晚睡了一个好觉的缘故,连梦也是美好的。他梦见自己骑着骏马,在草原上驰骋,一路顺畅。还梦见了大海,海浪雪白、温柔,海鸟呈祥。他在海里游泳,仰望云蒸霞蔚的天空。 蓝必旺找出运动服、运动鞋穿上。他已经数月没有跑步锻炼了,……

  10. 十、同学

    七月的这一天,蓝必旺看父亲做木工活。他像一名惊奇的观众,看别人走钢丝一样,已经看了半天了。 父亲在制作一个柜子,已经成形了,正在打磨之中。比常人高比姚明矮的柜子在父亲的打磨下逐渐变得光滑、漂亮,像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进了美容院,出来的时候已经让人赏心悦目一样。蓝必旺虽然是外行,但是他注意到,父亲制作的这……

  11. 十一、转行

    罗光灯当着集团高管的面,宣布他的一项重大决策。 他说:“我们马到成功集团,从今往后,将不再以房地产为主业。以什么为主业呢?影视业!” 话音刚落,众声喧哗。大惊失色的高管们按捺不住,纷纷表达了不解,甚至不满。这些房地产业的行家里手,对突如其来的变革,自然难以接受。房地产业是马到成功集团兴旺发达的强项,……

  12. 十二、钢琴

    “如果我有图纸,给你图纸,你能不能造一台钢琴的木工部分?”蓝必旺问父亲。 蓝保温仍然在为那个柜子做最后的打磨,这个上岭村最好的木匠头也不抬,说:“只要有图纸,我什么都能做。” 蓝必旺看着自信的父亲,点点头,像是父亲的话给了他底气。 父亲忽然觉得儿子问得奇怪,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儿子说:“你等着……

  13. 十三、剧本

    南宁飞往北京的航班,头等舱的十二个座位,都被马到成功集团包下了。实际乘坐就五个人:罗光灯、周文婷、蓝木村、韦努,以及新上任的副总裁李楚。 他们此行目的是去北京拜会各大影业集团或公司的大咖们,向他们取经,也希望与他们合作。 前排座位坐着蓝木村、韦努。中间一排坐着罗光灯。第三排坐着周文婷和李楚。罗光灯像……

  14. 十四、樊贞秀

    那个迷住蓝必旺的姑娘,有着一双勾人的大眼睛和一张樱桃似的嘴。她留着不长的头发,恰到好处地不让人误以为是男子,而显现着女孩子的温润和精气神。她穿着也不鲜艳,是冷色调的一件灰羽绒服,延长到了膝盖,这使得她在花花绿绿的女子中,显得与众不同。她个子也不高,但也不显矮。这里的女孩子个子普遍都不高,又不喜欢或不……

  15. 十五、地

    办理钢琴厂的手续,比蓝必旺预想的还要难。 难办的不在乡里,而是在县里。事项多,时间长。 乡政府很重视,很快口头表示支持。乡长是个年轻人,比蓝必旺的年纪还小,不到三十岁,姓蒙。蒙乡长想必急于拿出政绩,抑或是因为熟悉业务,对蓝必旺的支持热心、周到。他把接下来要上报的单位或部门,审批步骤、流程,都给蓝必旺……

  16. 十六、药

    蓝必旺热火难耐。 他想樊贞秀了,特别想。 但是他没有充足的理由去找樊贞秀。于是他设想偶遇,比如放学的时间去小学的附近或门口溜达,比如去河边看风景,希望等来樊贞秀,像守株待兔。 他果然这么做了。 但是几天都没有遇上或等来樊贞秀。 那就通过旁门左道吧,樊贞秀的父亲樊家宁,是一条接触樊贞秀的路径。何况,如……

  17. 十七、剧组

    大年初八,上岭村来了一个剧组。 这是上岭村破天荒的事件。 这个有千年历史的村庄,在二十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来过放电影的。每当电影队到来,这个村庄便像过节一样。而到上岭村来拍电影,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从长长的房车上,下来九个人:导演吴栋,摄影谢宇,美工向东,策划李楚,制片主任蓝木村,剧务韦努,制片人周……

  18. 十八、隐私

    父亲罗仕马这天很晚回家的时候,意外地看见在家中闲坐的儿子。儿子和他母亲坐得很近,却互不相扰。罗光灯在看手机,苏莲在念佛。明知丈夫回来,苏莲依然笃定地打坐,口中念念有词。 在丈夫归家之前,儿子和她有过谈话。 儿子告诉母亲,父亲罗仕马极有可能有外遇,就是说,在外边养有女人。 他是从公司的报表发现或看出来……

  19. 十九、高利贷

    钢琴厂建设的各项手续,终于办理完毕。 蓝必旺兴冲冲地去银行贷款。他计划将已购买的二十亩建设用地做质押,贷款四百万。 但是,他跑了四家银行,一分钱都没有贷到。 银行拒绝的理由是:信贷政策收缩,中小企业本年度一律暂不放贷。 这个强硬和无情的理由,像一条高压线,将蓝必旺打了回来。 他急躁不安,忧心如焚,像……

  20. 二十、弟弟

    桂秀小学超级豪华。 此刻至少有一百辆车排在学校的门口和周边,一辆比一辆名贵,像是名猫名狗的比赛和展览。它们的主人也一个比一个珠光宝气,咄咄逼人而望眼欲穿。 这些阔人毫无疑问在等待他们的儿女或孙子孙女。 罗光灯躲在其中一辆车里,望见了他的父亲罗仕马。 罗仕马已经下车,站在车头,朝着学校的门口远望。他的……

  21. 二十一、溺

    桂秀小学二年级学生罗光火失踪三天后,他的尸体在邕江里找到了。 这个八岁的男孩,全身赤裸,肚子肿胀,从江里被捞出来的时候,像一条死了的大鱼。实际上他已经死了。 他是溺死的。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他死于他杀。 他是七月十日失踪的。 那是放暑假的第二天。 罗光火留在家里,与母亲张雯雯一起。这是上午和中午。下午……

  22. 二十二、葬礼

    夏季的一个黄道吉日,在上岭村的南山,樊刚和樊忠烈士的迁葬仪式即将举行。山上山下,已是白花遍布,人头攒动,红幡高起。被惊动或识大体的鸟兽,让出它们的地盘,或转移到别的山上,或飞翔在空中,像卫戍疆土和领空的军团。树林里的蝉虫,已经开嗓,像庞大乐队各就各位的乐手,在试音。它们虽然不是今天仪式的主唱或主角,……

  23. 二十三、求婚

    秋天一到,蓝必旺觉得可以向樊贞秀求婚了。 秋天是成熟的季节,秋天也是收获的季节,这是老生常谈的废话和实在话,就像万年历中自古标明的黄道吉日,灵不灵是一回事,但不信不行。 最主要或特殊的是,樊贞秀的父亲樊家宁去世已经有三个月了,蓝必旺觉得,她的哀痛和忧伤已经平复了,再加上他时不时的问候和安慰,她的心情……

  24. 二十四、雪

    也是秋天,深秋的一个黄道吉日。 樊贞秀出嫁了。 上岭村金风玉露,层林尽染。这个悲戚、沉闷的村庄,还是有爽快和美丽的时候。所有的门庭打开,所有的人涌出来,拥抱一年中最后的美好时光,像冬眠动物冬眠之前,享受暖阳和储存热量一样。 接亲的人欢天喜地,送亲的人也欢天喜地。他们笑脸相迎,投怀送抱,像两支本不相干……

  25. 后记:献给上岭村男人的一曲悲歌,或一杯甜酒

    后记 献给上岭村男人的 一曲悲歌,或一杯甜酒 《蝉声唱》完成了,我跨时两年的小说,在秋风萧瑟中休止键盘,像一台揪心的戏剧落下帷幕。 失去父亲的悲伤,仍淤积在我的心房。他是在我未完成这部小说时去世的。他的骨灰至今仍寄存在青龙岗。在他未入土为安之前,我的哀思也无处安放。他的魂灵或许已到达天堂,或许还在我……

显示全部

  • 作者:
  • 字数:9.7万字
  • 大小:1.67MB
  • 书号:978-7-5598-1653-5
  • 出版:
  •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