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基层的三种笑脸 让我“久别重逢”

日刊 发表于: 08-23 18:18:35

  累,怕,迷茫;

  我在这里,我能做什么?

  客居异乡的人啊,如何断了那份魂牵梦绕的思家乡愁?

  在祖国边疆最基层,作为一名初来乍到的驻村干部,最大的感受莫过如此:迷茫与孤勇中不断徘徊,不解与清醒间来回交错,怨气与元气频繁切换。只有慢慢地融入基层工作,不断去经历,努力去充实,勇敢去生活,大胆去发现,才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样别有洞天的喜悦,庆幸的是,我现在能由衷地讲述:基层,让我巧妙有趣地与三种笑脸相逢。

  轻轻回眸,垂髫孩童稚气未脱纯真无邪的暖心笑脸,与我重逢的是那最初最真的“赤诚之心”。“小颦微笑尽妖娆,浅注轻匀长淡净”。都说,孩子可爱童真,笑容天真无邪,在他们清澈的眼里,任何事情都是新鲜的、有趣的,对一切充满好奇与向往。当我在电脑前码字完善资料时,他们可以安安静静地在一旁望着我微笑,仿佛我在玩神奇的魔法游戏;当我走村入户搜集民情时,他们可以和我一起在村头巷尾里开开心心地来回穿梭;他们跟在我的后面,可以毫不避讳地对着他们眼里的“大人”直接说“这是我姐,我们特别喜欢她哦”,总是引来一阵阵笑声。这些暖心纯真的笑脸,恰如基层生活的“兴奋剂”,驱散所有的负能量,与那颗“赤诚之心”重逢,让一切都充满希望。

  惊鸿一瞥,而立青年全力以赴奋斗不息的阳光笑脸,与我重逢的是那充满激情的“干劲之力”。“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常听到,奋斗者是幸福的,年轻人是最有干劲的,但工作在基层、生活在村里,工作的繁琐、偏远乡村的艰苦,会让人像得了“慢性病”,不断吞噬人的精神气,慢慢消耗年轻人的干劲,磨砺锻炼成了漂亮的口号,把奋斗变成了“山高皇帝远”的“管不着”“无所谓”。农忙时村里的青年头顶月光、昼夜不停地收割青稞小麦,还能向我投来不知疲倦的大嘴笑脸,让我怀疑手机上的时间错误;那些长期生活在牧区,赶着牦牛和绵羊的“阿旧”,朝我挥舞着手臂,仿佛牧区就是牛羊和他们在人间的天堂;那些天还没亮就起来喂牛忙活的“阿佳”,有时会笑着拉着我去家里喝一杯热乎乎的“酥油茶”,看着我的背影消失在村路尽头,再回家继续忙活。所有累忙、枯燥与乏味,在他们投来阳光热情笑容的那一刻变得不值一提。“阿佳阿旧”教会我“韶华不为少年留”,我们在路上,困难在路上,风险在路上,脚踏实地,与激情向上的“干劲之力”重逢,美好未来在路上。

  蓦然回首,白发老年久经风霜豁达超然的温和笑脸,与我重逢的是那用爱传递的“幸福之声”。“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在入户了解民情时,村里最高寿的奶奶坐在门口,一直拉着我的手,讲述她八十多年来的故事。尽管老人家手脚不便、身体瘦削,却用特有的方式描绘了一部活的“历史书”。“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喜欢他们友善而调皮地吐舌微笑,喜欢他们那一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豁达超然,喜欢他们历尽风霜仍然积极勤勉毫不颓废的生活方式,喜欢他们热情洋溢绝不冷漠对人的态度,好像,她,他们,才是青年,他们才是七八点钟的太阳……与传递爱的“幸福之声”重逢,昭示顽强、勇敢、通透的生命力量。

  村里的工作生活,遇见孩童、青年、老人三种笑脸,是鼓励,是信任,是未来,让现在的“我”与曾经、未来的“我”“久别重逢”。我来这里,我看这里,我更愿意在这里,细水长流,青春正如他们,期望与喜悦可以很多,共之不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