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尴尬!懒政官员因工作效率太低获“蜗牛奖”


近日,浙江丽水缙云县召开了一次别具一格的“颁奖仪式”。

但与普通意义上的颁奖不同,“获奖”的相关单位负责人走上台领奖时,往往都“抬不起头”,因为他们拿到的“奖励”,是因工作效率太低而获得的“蜗牛奖”……

大写的尴尬!懒政官员因工作效率太低获“蜗牛奖”

浙江丽水缙云县“蜗牛奖”颁奖仪式现场,图源瞭望东方周刊

县委书记颁奖 今年两单位因效率太低“获奖”

8月14日,在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2020年项目推进点评会上,当地县水利局水政科、舒宁医院迁建项目专人专班攻坚组两家单位因工作效率太低,被颁发作风建设“蜗牛奖”。颁奖人则是缙云县县委书记李一波,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正飞。

实际上,今年已是缙云县第四次颁发“蜗牛奖”。早在2018年,缙云县委办公室缙云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便下发了《缙云县作风建设“蜗牛奖”认定暂行办法》,其中明确了7项“蜗牛奖”认定标准,并确定了评选方式:

“蜗牛奖”每季度认定一次,问题线索采取公开征集、专项督查、上级交办、接受群众举报等方式收集,由县委副书记任组长的缙云县作风建设“蜗牛奖”认定小组进行核实认定。“蜗牛奖”的范围涉及推进项目工程和民生实事建设的事项、关系群众利益的事项,“最多跑一次”改革工作的质量和效率,以及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况等7大内容。

对于今年的评选结果,记者在缙云县人民政府网站了解到,由于舒宁医院迁建项目建设进度缓慢,舒宁医院迁建项目专人专班攻坚组才被评为此次“蜗牛奖”得主。

“蜗牛奖”另一得主——县水利局机关,则因内部“最多跑一次”改革工作推进缓慢,导致该局水政科也被评为“蜗牛奖”。

大写的尴尬!懒政官员因工作效率太低获“蜗牛奖”

缙云县纪委:蜗牛奖颁发不限时间,不限名额

“‘蜗牛奖’的颁发,没有固定的时间,也不限名额。”尹碧波介绍,奖项评选前都会征集线索,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及重点单位领导部门的登记意见,确定线索,再进行核查。而每一次“奖项”涉及的内容、得奖的人数,也会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及核查结果确定,但着重在诸如修路、建操场、安置房修建等民生实事领域的项目上。

除了核查和颁奖环节,尹碧波表示,对于“蜗牛奖”得主,缙云县已建立起督察销号制度,严格监督其工作作风整改落实情况、项目推进效率等等,只有达标后,才可能被“销号”,脱掉“蜗牛奖”的帽子。

对于“蜗牛奖”的效果,尹碧波也举例说明:过去村里一条道路建设工程,因政策处理困难,一条路拖了1年多难以完工。但在被颁奖后,项目立刻成立专项攻坚组,在不到10天内,就完成路政策处理工作,大大加快了这一项目的推进速度。再比如一个公厕整改项目,也是在“得奖”后,不到1个月时间就整改完成……

大写的尴尬!懒政官员因工作效率太低获“蜗牛奖”

多地颁发“蜗牛奖”专家: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除了缙云县,不少地方也在积极开展“蜗牛奖”评选工作。

  • 2016年1月7日,江苏省泰州市最早设立“蜗牛奖”,专治官员不作为。

  • 同年4月13日,泰州市向社会公布了首批“蜗牛奖”认定结果,12个市直机关、基层站所榜上有名。

  • 2019年5月,浙江省嵊州市以“作风建设年”为统领,设立《“奔跑奖”“蜗牛奖”认定暂行办法》。

  • 2019年9月,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也设立了“蜗牛奖”。

对于“蜗牛奖”,有网友评论:一个敢颁,一个也敢领。

而对于这样“赏罚分明”的措施,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表示,能很好地促进干部和基层服务人员扎实工作,提升工作作风,让人民能更切身体验到在新发展格局下,政府工作人员的新风貌和新变化。“这样的措施,我个人建议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竹立家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