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四行孤军的前尘往事

日刊 发表于: 08-24 00:30:42

88师是国军三个德械师之一,士兵训练有素,武器装备精良,担负着防守闸北的重任,在淞沪战役中损失极为惨重。官兵战死后补充兵员,补充后再战死,战死后再补充,如此五次,等到湖北通城保安大队抵达时,524团每个连只剩下七八个人,不足一个班,真可谓死伤殆尽。

因此,四行仓库守军主体就是湖北通城县的补充兵,四行仓库保卫战是一个广东军官率领着一群湖北士兵保卫上海最后阵地的故事。

四行孤军的前尘往事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地。(视觉中国/图)

近十年来,每年都去四行仓库凭吊。一般都是下午去,先看一圈抗战纪念馆,然后走上西藏路桥,看看桥下平静的苏州河水和下游方向的花团锦簇,最后踱向西墙,默默仰望战争伤痕。

最近《八佰》上映,正好带着儿子观影后重访战地,发现今年的访客多了不少——这是好事!

“劳卿担负全责”

走进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巨大的八行笺,被刻在了石板上,上面是谢晋元将军写给妻子的家书,敬录如下:

巧英吾妻爱鉴:日内即将率部进入沪淞参战,特修寸笺以慰远念。我神州半壁河山,日遭蚕食,亡国灭种之祸,发之他人,操之在我,一不留心,子孙无噍类矣。为国杀敌,是革命军人素志也;而军人不宜有家室,我今既有之,且复门衰祚薄,亲者丁稀,我心非铁石,能无眷然乎!但职责所在,为国当不能顾家也。老亲之慰奉,儿女之教养,家务一切之措施,劳卿担负全责,庶免旅人之分心也……

谢晋元是梅州山区的客家人,曾就读于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毕业前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四期,自排长积功升至营长,八·一三淞沪战役期间升为团附(副团长),故被全国抗日军民尊称为“谢团长”。他本系一介书生,文字功底扎实,自不待言。 我曾以为信中这位“巧英吾妻”是他在老家娶的夫人,参观之后方知不然,奇男子背后往往有奇女子的坚毅支撑。

谢晋元夫人全名凌维诚,是出生于上海的镇江人,其母在徐家汇开一爿面店,供养三个女儿完成学业。凌维诚是老二,学的是音乐,大学毕业那年给闺蜜做伴娘,伴郎是个北伐军连长,颧骨高耸,说一口难懂的广东官话,倒也相貌堂堂男子气概十足——“凤凰男”谢晋元(谢晋元之子谢继民的说法)和女大学生凌维诚便如此相识了。

谢晋元一生中三次与日军作战,除了一·二八、八·一三两次淞沪战役外,早在1928年他就率部与日军在济南发生冲突并身负重伤,被送往汉口疗伤,一年后才痊愈。凌维诚从上海赶赴汉口照顾,日久生情,最后于1929年9月不顾家人反对,在汉口大华饭店与谢连长成婚。

谢晋元与凌维诚先后生育了两女两子。1936年春,驻扎在四川万县的资深抗日军人谢晋元奉调抵沪,便装侦查日军布防情况。他深知中日必有一战,上海迟早将陷入战火,说服妻子从上海举家迁往他的老家——位于粤闽赣交界山区的广东省蕉岭县,一是因为那里群山环绕,相对安全,二是谢晋元兄弟二人,兄长已亡故,无人照顾家中父母,只能委托太太尽孝。

这也就是他信中所说的:“门衰祚薄,亲者丁稀”……“老亲之慰奉,儿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四行孤军的前尘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