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手机游戏

日刊 发表于: 08-23 22:33:50

《脱口秀大会》播了好几期,哪怕没点开看正片,应该也或多或少看过cut和截图吧?

王勉的《饭圈女孩之歌》,杨蒙恩的“甲方爸爸变孙子”,颜怡颜悦对“催婚”的疯狂吐槽,还有杨笠最新一期的表演——“为什么有些男的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

手机游戏

这些出圈的段子,都有一个共同点:足够引起观众广泛的共鸣。

饭圈女孩,被嘲讽嘴上说着爱,却一手把偶像搞臭。甲方,被内涵无理取闹,只能被乙方当成孙子对待。催婚女性,被开炮是找优越感,还要坚持丧偶式顾家。

看过,笑过,转发过。差不多也该结束整套流程。

手机游戏

可回头想想,这些被吐槽的人……的确很少愤而跳起反驳?毕竟,脱口秀从来都是冒犯的艺术。

所以,看到杨笠吐槽男性“盲目自信”的脱口秀,让那么多男性产生了愤怒情绪或开始指点说教……我不由得感叹自己在看一场“行为艺术”。

有男性朋友在不经意间展现着“自信”

手机游戏

手机游戏

有男性朋友开始堆砌名词,让自己的点评显得专业

手机游戏

手机游戏

#实际上连“物化”的准确定义都不知道#

有男性朋友愤而进行人身攻击

手机游戏

手机游戏

有男性朋友看到女生发的朋友圈,就急着上来说教

手机游戏

当然,还有男性朋友,将所有对杨笠脱口秀有所共鸣的人,都打成“女拳”

手机游戏

#出于以往的经验,我也能预见评论区会出现类似言论#

小范围的沟通尚且如此,就别提开放平台了。弹幕用“嫁不出去”来恐吓她微博更是将“贴标签”运用到淋漓尽致

手机游戏

手机游戏

手机游戏

杨笠,到底犯了什么罪?

个人看法,这是一场完全站在女性视角来凝视男性的表演。她一开头便吐槽自己是单身,也是为了引入接下来的一段话:我是因为喜欢你们,才攻击你们的啊!

手机游戏

这段话,现场观众并没有太理解。但换个性别,一看既明:小学男生拽女生头发,是因为喜欢她;日常吐槽女朋友难看不爱打扮性格不好,是因为喜欢她;成年男人追求失败,泼硫酸泄愤,还是因为喜欢她。

这是多少女性被伤害后听到的话?

后来杨笠又讲到自己失恋,男性友人给予了一番“教育”。

手机游戏

在对方需要情绪价值时,这位友人只想着当老师。杨笠在吐槽他们毫无共情能力。

手机游戏

为何他会如此好为人师,也就是俗称的“爹味”,杨笠也分析了一番原因。

还是因为自信啊,站在世界的中心啊。

手机游戏

手机游戏

最后才表示,他们迷之自信的说教,只告诉了他人一个道理:“男的,辣鸡”(后面这词还被哔掉了)

手机游戏

如果看了完整版,应该会发现:她不止吐槽了这类“爹味男”,也说了女人无理取闹。

拿自己做例子,说她恨“闺蜜的男朋友的前女友”,要对压根不认识的“瑶瑶”赶尽杀绝。

手机游戏

如果按照高度理想化的沟通方式——安慰他人最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该当垃圾桶就当垃圾桶,想好好处理问题就帮忙分析,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都要看对方的态度。

按同样的逻辑,杨笠是不是也在冒犯女性呢?可被说“无理取闹”的女人没有跳起来,被说“赶尽杀绝”的瑶瑶也没有抗议。和自己无关,一般笑笑就过去了。

退一步讲,是不是杨笠不该那么有攻击性呢?这次满眼可见都是“性别互换”,真来换一换吧——光说这一季《脱口秀大会》,我就能找到无数关于对“女性”的吐槽。

要么说老婆喜欢宝石,虚荣炫耀,要么说女朋友除了打扮化妆,就只负责无理取闹,要么说女人只相信美颜滤镜里的自己,无法面对现实,要么说女人把男人骗进婚姻,让他们无法逃跑,要么就是最典型的说法,女人待在一起必撕。

在不少男脱口秀演员的语境中,自己都是无奈却大度包容,对象都是无理取闹、各种毛病。最典型的是这位结婚八年的“北京拆二代”。要他说来,自己希望能平分家务,老婆却一点都不愿意做。养了四只猫不给绝育,生了十二只还不管,反过来吐槽老公没人性又没本事。又说控制不了,结婚长了难免有感情,所以之前老婆疑似得癌,他的第一反应是放下手机、嘴角上翘。最后说老婆什么都好,就是不工作的时候在家里天天躺着,而她又没有工作。一个靠拆迁暴富的北京男人,愿意平分做家务,对象是个不工作还啥事不干、无理取闹的女废物。

我只觉得割裂,就好像我曾经没有看过调查数据,就好像女性的丧偶式育儿&承担大部分无偿家务都是假的。网上却充斥着女性拜金,除了购物打扮就是谈恋爱,对男人无理取闹,对女人勾心斗角。尽管如此,也并没有人感觉到这些语言是攻击性的吧?在男人成为杨笠指指点点的对象,之前。

这倒是间接说明了“女性视角”的重要性。至少女性的故事由女性自己书写。如颜怡颜悦利用双胞胎的肢体优势,吐槽媒体对女性友谊的刻画,如杨笠自嘲“敲门人”,一边吐槽“女性靠出卖身体晋升”的刻板印象,一边cue到了“女人不擅长喜剧”的歧视。又比如国外演员聊到和陌生人初次约会,原来哪儿的女性都一样,会担心安全问题。

很多事情,是姐妹之间不需要解释,就能迅速理解的。一个最好的例子,还是杨笠。每次都会被提问:为什么女脱口秀演员那么少?她便会如此回答:又不是我把其他女演员挤走的。话音刚落,张雨绮第一个爆梗。毫无疑问,这让女性艺人能够产生共鸣。

女性在行业的恶劣处境,根本原因不是女性之间的竞争。或许还可以再想深入一些,到底是什么导致的?就拿喜剧圈为例——

第一,存在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

加拿大演员Katherine Ryan,上过三年英国的王牌综艺《Mock the Week》,她分享过背后的故事:六位嘉宾只允许一位女性嘉宾,超过两位就会被担心太多;女嘉宾从头到脚的穿搭,都有严格规定,男性却连干净都做不到;她还被观众嫌弃过年纪大,不够漂亮,男演员从未经历。这些歧视隐藏在生活中各个角落,偶尔才浮出水面。比如被记者提问:女人能和男人一样幽默吗?女人会因为自己的基因,就被某些工作排除在外。

第二,女性为了成功需要面对天然更艰辛的环境。

亚裔单口喜剧演员Ali Wong,曾经上过崔娃的节目,回忆过这些。因为他们需要全国巡演,确认自己的段子是否被接受。上路的第一天就需要和四个陌生男人坐在同一辆车上,乘客体格强壮,车里乱七八糟,路途遥远漫长。女演员必然会时刻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而这,就是男性单口艺人永远不会想到的问题。

第三,女性没有掌握足够的话语权。

最好的例子还是性别转换。我曾经看过那些国外脱口秀男演员聊到女性歧视,比如女性天然要承受更多来自男性的伤害,比如鼓励女性停止生育,至少应该堕男胎,又比如男人只会听男人的话,女性长久以来的建议都不会得到采纳。

#这个段子的笑点来自于逻辑#以上的转发评论,基本看不到“女拳警告”。这般话,如果换成女性来说,又会是什么结果呢?换个性别,就能得到广泛认同,还是话语权的问题吧。

……

喜剧就是攻击规范,脱口秀就是冒犯的艺术。可笑话可以用来强化刻板印象,也可以用来讽刺强权歧视。面对高墙是勇敢,面对鸡蛋只算落井下石。

女性的感受,也才刚刚开始被允许表达,她们放在行业里很少,放在节目里也不多,总归是希望可以再多一些这样的视角。就算攻击性强,至少也能让更多人反思过去对女性习以为常的攻击,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