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恋

明洪武年间,湖南常宁州有个叫薛贵的秀才,是远近闻名的孝子,但孝顺不能当饭吃,眼看就要过年了,家里别说鸡鸭鱼肉,就是盛糠的缸子也快要见底了。
这天晚上,愁眉不展的他无意中来到城外的一个梅园,望着月光下盛开的梅花凄然泪下。忽然,不远处有动静,他定睛一看,在一棵梅树旁,有一个女子在往篮子里采摘梅花。他感到很奇怪,这时,那个姑娘也看到了他。 “这位大哥,你也是来采梅花的?”姑娘柔声问道。薛贵不敢抬头,说:“不是,小生是来逛逛的。不过,请问姑娘,你夜采梅花是入药啊还是观赏?” “我以为你知道呢。”姑娘看看四周,确信无人才说:“你不知道前天菩萨显灵的事啊?” 薛贵说:“惭愧,小生不知。” “我看你也是老实人,就告诉你吧。”
姑娘说,菩萨显灵时,她正在寺里烧香,她听见一个声音对她说,如果采摘子夜前带露的梅花放到枕头里,枕着睡觉,如果睡前想什么,梦里就会梦到什么。薛贵虽不太相信,但好奇心驱使着他,也采了一些梅花,用长袍兜着,回家放到枕头里。躺在枕头上,他首先想到了过年的东西,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果然,他梦到一个老者对他说:“孩子,明天来我这里,过年的东西就有了。”
第二天,薛贵早早起来,按着梦中的路线,来到城外的一座山上,在半山腰找到了梦中的一个山洞。他试探着进了洞,立即一股难闻的气味传来。随即,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谁……呀?” 薛贵循着声音走过去,见一个骨瘦如柴的老者躺在一堆稻草中间。老人说,无儿无女的他原是山下的猎户,因为借了高利贷,被迫将房子卖了,住到这山上。前几天,他突然生了重病,原以为会死在山洞里,没想到菩萨给他送来了好人。说完,老人便咽了气。
薛贵只得跑下山,借了一把铁锨,用自己的长袍将老人裹起来,背到一个向阳的山坡,找了一块有土的洼地,准备将老人掩埋。想想自己是来寻过年的东西的,现在却搭上了自己的长袍,他苦笑起来,自己老大不小的了,竟信一个姑娘的瞎话。忽然,薛贵觉得铁锨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小心翼翼地在四周挖了几下,露出一个陶罐。打开盖子伸手一摸,里面竟是一串铜钱。虽然不多,但一家人过年买肉还是绰绰有余。薛贵喜不自禁,他掩埋了老人,又给老人磕了三个头,才带着铜钱下了山。
晚上,薛贵又来到梅园,想看看那个姑娘还来不来,但等了一夜,也不见人影。以后,薛贵又曾三番五次地来,依然没有姑娘的影子。除夕夜,薛贵家破天荒地包了猪肉水饺,又放了一挂鞭炮,过了一个好年。
这天,薛贵刚出大门,就听街上人声喧哗,一问,说皇上不知啥原因,正在派兵血洗湖南,北部已是血流成河。再有几天,就杀到常宁州了。看到别人都争着逃命,薛贵的父母也劝儿子快跑。薛贵想,自己的父母都年龄大了,已受不了颠簸之苦,如果自己跑了,父母咋办?晚上,薛贵躺在炕上,辗转难眠。自从那次梦到过年的钱后,薛贵告诫自己不能贪心,于是,他就将那个梅花枕头放到了柜子里。今晚,他忽然有了冲动,悄悄打开柜子,拿出了那个枕头。迷迷糊糊中,他好像正站在金銮殿前。一个穿着龙袍的人正在大怒:“胡闹!谁让你们血洗湖南的?快马传朕的旨意,立即停止杀戮!” 只见一手下人跑出去了,那穿龙袍的人又说:“我只是听说湖南街上有人辱骂皇后,才一气之下说了‘湖南街杀’四字,这些酒囊饭袋,竟将朕的意思理解成‘湖南皆杀’,真乃荒谬至极!”……
不管这次梦里之事是真是假,薛贵都决定不再逃命,第二天依旧出门去找事做。但大街上人去店空,已找不到糊口的活计,他只好回到家。这时,街上有马的嘶鸣声,屠城的官兵到了。父母让薛贵躲一躲,他反而开了大门来到街上,指着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大声说:“大人不要乱杀无辜了!”
那官员一见有人竟敢阻拦,提马来到薛贵的面前,把嘴一撇道:“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刁民?老子杀人是听皇上的旨意……” “可皇上并没说将湖南人全杀掉!”薛贵大声说,“皇上是说杀湖南街上那些肇事的人!” 那官员哪听这些,嘴里骂着举刀就要砍。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马上之人高喊:“袁天增听旨!” 那官员连忙收了刀,滚鞍下马,跪在大街上。薛贵一听,果然是皇上下旨停止杀戮。袁天增接完旨,重新上马,对手下人说:“来呀,将这个小子带走!”
来到县衙,袁天增喝退左右,问薛贵是怎么提前知道皇上的圣旨的。薛贵说梦到的,袁天增哈哈大笑。他说:“老实告诉你,就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如果告诉皇上,你将有灭门之灾!我知道,民间奇人异士很多,我是个爱才的人,不愿看到你被灭九族。如果你肯与我合作,我保证,不会将你的事告诉第三个人!” 薛贵只好将梅花枕的由来告诉了袁天增。袁天增让人去薛贵家取来那个枕头,打开一看,里面的梅花鲜艳得好像是刚采的,他不得不信。袁天增立刻又找薛贵密谈。
原来,成吉思汗南下的时候,曾将一批珍宝藏在附近的山上,但很多人都寻找未果,袁天增听说薛贵的梅花枕有此功效,就要挟薛贵替他找到宝藏。薛贵恨透了这些恶官,但一想到家中的二老,薛贵又没了主意。当晚,薛贵又来到梅园,对着梅树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不一会儿,那采梅的姑娘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微笑着站在薛贵的面前。薛贵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姑娘想了想说:“你不用怕,明天你就带袁天增到麒麟山,那里的悬崖峭壁上有一个山洞,你只管带他上去,待他进洞后,你立即顺原路返回。记住,你手里的梅花不要丢掉,不然,你也会困在洞里。”
说完,姑娘一下不见了,薛贵的手里多了一朵鲜艳的红梅花。第二天,薛贵带着袁天增来到麒麟山,按照姑娘说所,找到了悬崖峭壁上的一个山洞。为了不让更多人知道寻宝的事,袁天增并没有带随从,只是右手紧紧攥着刀把,跟在薛贵的后面。两个人很顺利地爬到洞边。袁天增探头往洞里一看,里面金光灿灿,惊得差点叫出声来。见袁天增冲进洞中,对着那些宝贝哈哈大笑,薛贵立即转身往回走。走了一段,他听见袁天增大声在后面骂:“死小子,你用的什么障眼法?那些金子怎么变成石头了?想跑?看我不宰了你!……哎?妈的,路呢?路哪去了?”
薛贵回头一看,也吓了一跳,他身后哪里有路,袁天增正站在洞口,隔着万丈深渊指着他骂。薛贵惊出一身冷汗,他赶紧下山,到山下一看,悬崖上袁天增的身影已经变得很小…… 当晚,薛贵迫不及待地来到梅园,对着手里的梅花说:“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朵梅花在他手心里动了动,一个声音说:“我没有名字,我就是一朵梅花。我修炼千年即将成为人形,但这次发功损失了五百年的功力。还是祖师说的对,我是花你是人,即使我有意你也未必有情,即使你有情,我们也未必有这个缘分。五百年后我又可以变成人形了,但那时你又不知转世去了何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