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奴棒打薄情郎》:郎本无情,卿何易与

 近读明代冯梦龙《喻世明言》,对其中的名篇《金玉奴棒打薄情郎》颇有恶感。诚然,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是大快人心之举,但作者其中一些轻视女性的描写实在让人提不起好感。


朱买臣妻:纵君慕虚荣,何须被人污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郎本无情,卿何易与 朱买臣负薪读书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这一短篇小说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朱买臣覆水难收之事、二是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一个讲薄情妇,一个讲薄情郎。然而,薄情妇贪图富贵,结局是上吊身死;薄情郎只是被打一顿,最终却攀上富贵,仕途无阻。呜呼,同是重利轻义之辈,作者为何如此不公哉!

 况且,薄情妇弃夫,乃不得已而为之,其犹可恕;薄情郎发迹后谋害发妻,人神共愤,结局为何却如此圆满?作者深受宋明理学荼毒,可见一斑。

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二程全书·遗书二十二》

 作者对妇女的态度在开篇已经言明:郎弃妻,犹可娶;妻舍夫,复何如!

枝无花时还再发,花若离枝难上枝。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观念如此,作者对朱买臣妻子(薄情妇)的描写当然会存在着不公正之处。先讲讲朱买臣吧,这个人四十多岁仍未考取功名,整日边砍柴边读书,妻子以他为羞。这倒也罢了,关键在于,朱买臣作为丈夫,却养不活自己的家人。妻子整日挨饿,最终提出离婚。虽说妻子情有可原,但是贫贱之中抛弃丈夫,仍是惹人唾弃之举。但是,在冯梦龙的笔下,朱买臣的妻子恶毒不堪、无情无义,简直是一个贪图富贵、反复无常的恶毒女子!然而,历史上朱买臣的妻子真的对朱买臣无情无义吗?

故妻与夫家俱上冢,见买臣饥寒,呼饭饮之。  ——《汉书·朱买臣列传》

 在朱买臣饥寒交迫之时,他的前妻并没有袖手旁观,而是善意地伸出援助之手。这个妇人,可能有些爱慕虚荣,但她并没有失掉自己的善良之心。跟随朱买臣,这时她就得跟朱买臣一起挨饿受冻,更别提接济朱买臣了。可是冯梦龙却故意略去了这个细节。

似此人,未见得强似我朱买臣也。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这是冯梦龙在小说中所写的朱买臣之语。可见,朱买臣前妻后来嫁给的丈夫条件也仅比朱买臣好上一些。非要说朱买臣妻子是贪图富贵之辈,不妥。她可能有些仅仅是爱慕虚荣而已,人之常情,不必苛责。

入吴界,见其故妻、妻夫治道。  ——《汉书·朱买臣列传》

 从史书我们可以看出,当朱买臣衣锦还乡之时,朱买臣的前妻正和他的丈夫一同修路。这个妇人,她改嫁他人并不是希图富贵,她只希望能够有一个勉强维生的家。她是一个朴素勤劳的女子,她愿意挑起和男人一样的重担,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生活。只是,当二人相守之时,连生活都无法维系,倒不如自此分别,朱买臣舍去自己这个负担,或许二人都能过上更好的生活。生活的重担,现实的重担,令人唏嘘。

呼令后车载其夫妻,到太守舍,置园中,给食之。居一月,妻自经死。

                                                                                ——《汉书·朱买臣列传》

 没错,朱买臣的妻子上吊死了,但是她并没有像小说中反复无常不要脸地哭求二人复原,只是在对朱买臣的愧疚中默默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冯梦龙却净加穿凿,欲显薄情妇的丑态,但反而失去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女性形象。这个女人爱慕虚荣,这个女人抛弃丈夫,但她尚有羞耻之心,依旧是一个勤劳而不失善良的女子。小说只顾一味穿凿,故事不再真实,人物趋于脸谱化,这反倒显出了冯梦龙自己的肤浅。

 至于所谓覆水难收之事,最早出处已不可考。但据我收集的资料,“覆水难收”一词早期出现在一些论述类文句之中,故事我更是找到姜太公与朱买臣两个版本。至于在最早记载朱买臣的官方文献《汉书》中,我并没有见到关于覆水难收的相应记载。所谓覆水难收,大概是后人穿凿,以显薄情妇之丑恶,从而为薄情男子寻花觅柳、抛妻弃子作辩护吧。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资料收集不全,若还有其他同时代资料证实此事,还请在评论区中留言指正)


金玉奴:郎本无情,卿何易与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郎本无情,卿何易与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一说起“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我们脑海中浮现的大概都是一副河东狮的模样。要不然,便是一副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模样。奇女子,这也是大多数人对金玉奴的印象。敢于在理学最兴盛的时代反抗薄情丈夫,这也是女中豪杰了。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1.金玉奴之出身:丐家女子,身份卑微

可恨生于团头之家,没人相求。若是平常经纪人家,没前程的,金老大又不肯扳他了。

 金玉奴出生在一个团头(相当于丐帮帮主)之家,家室虽富,地位低下,因此之后才会下嫁于穷秀才莫冀。因为家室殷实,所以穷秀才莫冀才会入赘其家;因为身份卑微,所以司户莫冀才会对金玉奴痛下杀手。在莫冀的眼中,只有名利,没有感情。

2.金玉奴之性格:深爱丈夫,受到封建思想束缚

直乱到黑夜,方才散去。玉奴在房中气得两泪交流。

 当父亲为丈夫摆的宴会被一众乞丐破坏之时,莫冀脸面全无,金玉奴也因身为读书人的丈夫丢了脸面而两类交流。可见她是关心丈夫,爱着丈夫的

同样的还有:

却说金玉奴只恨自己门风不好,要挣个出头,乃劝丈夫刻苦读书。凡古今书籍,不惜价钱,买来与丈夫看;又不吝供给之费,请人会文会讲;又出资财,教丈夫结交延誉。莫稽由此才学日进,名誉日起。

 金玉奴资助丈夫学习,这是金玉奴对丈夫的恩,也是金玉奴对丈夫的爱。可是丈夫莫冀科举及第之后,不念旧恩,不计旧爱,将金玉奴推坠水中,足见其无情无义。

才悟道丈夫贵而忘贱,故意欲溺死故妻,别图良配。如今虽得了性命,无处依栖,转思苦楚,以此痛哭。见许公盘问,不免从头至尾,细说一遍。说罢,哭之不已。

 金玉奴惨遭丈夫谋害,只有哭,没有恨。只能倾诉,没有依靠。当一厢深情付之东流的时候,玉奴如五千多年惨遭封建思想荼毒的女性一般,没有怨恨,只有以泪洗面。痴情女以泪洗面,薄情郎又怎会洗心革面?

奴家虽出寒门,颇知礼数。既与莫郎结发,从一而终。虽然莫郎嫌贫弃贱,忍心害理,奴家各尽其道,岂肯改嫁,以伤妇节?

 当所投靠的丈夫的上司一家对其说起改嫁一事时,金玉奴仍欲为丈夫守节。封建思想已深深扎根于金玉奴的脑海之中,束缚了玉奴的自由,束缚了玉奴的未来。

“老相公所说少年进士,就是莫郎。老相公恨其薄幸,务要你夫妻再合。只说有个亲生女儿,要招赘一婿,却教众僚属与莫郎议亲,莫郎欣然听命,只今晚入赘吾家。等他进房之时,须是如此如此,与你出这口呕气。”

 要注意,金玉奴从来没有生出过伤害丈夫的想法。棒打之策,是丈夫的上司提出;棒打之行,是上司的家仆所为。金玉奴在这其中做了什么呢?制止。“休打杀薄情郎,且唤来相见。”理学思想的束缚让她忠贞、让她软弱、让她无所施为。

“薄幸贼!你不记宋弘有言: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当初你空手赘入吾门,亏得我家资财,读书延誉,以致成名,侥幸今日。奴家亦望夫荣妻贵,何期你忘恩负本,就不念结发之情,恩将仇报,将奴推堕江心。幸然天天可怜,得遇恩爹提救,收为义女。倘然葬江鱼之腹,你别娶新人,于心何忍?今日有何颜面,再与你完聚?”说罢,放声而哭,千薄幸,万薄幸,骂不住口。

 哭,只有哭;骂,只能骂。但是,“今日有何颜面,再与你完聚”,她的心中还是想着与丈夫团聚。理学思想让她从一而终,理学思想让她失去个性、理学思想让她没有幸福。

 可见,金玉奴根本不是什么奇女子,她只是个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可怜人而已。

3.金玉奴之结局:看似圆满,实则凄凉

自此莫稽与玉奴夫妇和好,比前加倍。许公共夫人待玉奴如真女,待莫稽如真婿;玉奴待许公夫妇,亦与真爹娘无异。连莫稽都感动了,迎接团头金老大在任所,奉养送终。后来许公夫妇之死,金玉奴皆制重服,以报其恩。莫氏与许氏,世世为通家兄弟,往来不绝。

 前文可知,金玉奴的丈夫莫冀是个彻底的无情无义之徒。为了富贵,他可以入赘身份低下的金玉奴一家;为了前程,他可以动手谋杀发妻;为了高攀,他愿意续弦上司之女(其实就是金玉奴,被上司守为义女,但莫冀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被打了一顿之后,就“夫妻和好,比前加倍”呢?莫冀对金玉奴已没有感情,纵使复合,恐怕不久之后,便会再生嫌隙,那又怎会有如此圆满之结局呢?

 因此,莫冀与玉奴复合,只因为她是上司的义女。这样以利益结合的婚姻能有爱吗?没有温暖的爱情,只有冰冷的金钱,在这种无爱的婚姻中,可以料想金玉奴未来境况的凄凉。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红楼梦》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郎本无情,卿何易与 谢罪的莫冀

标签